刘涛

我本来无欲无求,如今我有了浴球——永远HE

emmmmm一年就这么过去了


想当年我还是个只会吃粮的宝宝,现在生活所迫,开始自己产粮了,虽然沙雕,但毕竟都是HE,看着乐呵乐呵就好(好吧《十八岁那年》有点......)


18年有两篇长篇的脑洞的,但是无奈放假太少。我的脑容量比较小,开了学就憋不出文了(十月份那篇黑幕的话......是例外是例外,毕竟冥冥获奖这等大事肯定是要祝贺一下)。


19年的假期似乎过完了(emmmm没错,19年的)......(体会到了一年还没开始假期就没了的悲伤)


emmmmm其实吧......《爸爸的酒不能乱喝》那篇文我是不是更新得特别快?那是,因为我是全写完了才开始更新der......毕竟不想坑,所以呢,要嘛是全部写完了才更新,要嘛就不管多少字一发完

黑幕

恭喜冥冥之神荣获感动苦境锦旗!!!

赶出来的沙雕文,为了给冥冥之神祝贺!!!

---------------------------------------------

“黑幕!一定是黑幕!!!”

 

“到底是何人胆大妄为在背后搞鬼!”

 

“哼!”

 

“黑幕!!!眩者今夜就要让生灵涂炭,万鬼同哭!!!”

 

“呵,就让幕后的黑手好好享受最后绝望的夜晚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过分!等待吾之索讨吧!!!!!”

 

嘶.........邪说轻轻地扣上门,掏出了手机按下了一串电话号码。

 

--------------------------------------------------------------

 

话说,自从云忘归勇夺上一届的霹雳村草奔上C位出道后,云海仙门粉丝团开始痴迷于各种评选活动,什么“最美德风人”“云海仙门诗词大赛”,乃至渗透到苦境的“感动苦境”节目,宛如春风中的野狗,城管赶不尽,春风吹又生。

 

今天,正是“感动苦境”的评选大赛。

 

台上的主持人,正是霹雳村草云忘归以及他的最佳partner玉离经,两人涂着带着金色亮片的眼影,活像两位穿错了戏服的美猴王,在火辣辣的聚光灯下,bilingbiling地产生了满眼含着泪水的绝佳效果。

 

一个个模范,都被授予了红红的锦旗;一个个观众,都被感动得满脸泪水,不禁感叹:“人间自有真情在!”

 

燃鹅,有一位劳动标兵,却迟迟没有出场。

 

“难道这就是痴心劳动,不慕荣誉的人吗?”云忘归带着哭腔,激动地抹了一下流到眼睛周围的冷汗,“离经你看呐,这多令人感动啊!”

 

“是啊!”玉离经的冷汗已经控制不住它自己了,“我已经满面泪花——请导播在大屏幕上打出获奖者的照片,我们先来介绍一下这一位感动苦境的劳动者吧!”

 

“他,生于贫困,但是却心怀大志;他,生活艰辛,但是却严加律己;他——”

 

云忘归趁着玉离经声泪俱下(划掉)声情并茂的演讲的掩护,对着耳麦就是一阵无声的咆哮:“我靠!御均衡你怎么回事?!!不是叫你联系获奖者吗?人呢?!人呢?!”

 

“司卫啊你也看看获奖者是谁啊......”御均衡抱着灯光师都要哭了。

 

“我靠我管他是谁啊!我和离经刚回来就给你们拉上台!演讲词都是现念的!!我管!他!是!谁!!”云忘归爆发着,压抑着,抖动着手里的稿子,突然眼角飘到了一个名字......

 

“卧槽是他?!!!”

------------------------------------------------------------------

 

 

“天迹!玉逍遥!玉叔!天哥哥!!!你快来啊我要不行了!!!”

 

玉逍遥听着这一声苦难中叫出来的“天哥哥”,自觉受不起。

 

“额......现在情况怎么样啊邪说你先说一下......”

 

“天哥哥你快来吧......幻流星你别动!你刚刚都脱水了掉鳞片了你要冷静!......天哥哥你快来啊天g......嘟——嘟——嘟——”

 

玉逍遥脑中也是瞬间断线。

 

等到玉逍遥带着君奉天和非常君赶到案发现场(划掉)地冥的家的时候,看到的是在客厅爆发的七个地冥,再一看,是躲在角落暗自神伤的剑随风,再一看,是在安抚众多笔友的剑凤,再一看,是在豁命把幻流星按进浴缸里的......哦......不是,是自己已经身陷鱼缸啊不浴缸的邪说。

 

玉逍遥为邪说的手机抹了一大把冷汗。

-----------------------------------------------------------------------

 

 

“他,历尽千辛万苦,不忘初心;他,历经千锤百炼,负重前行;他——”

 

“离经你加油你读书多,继续编!”云忘归在为玉离经加油打气。

 

“他——”玉离经觉得今夜的星辰黯淡无光,“劳动之中,不忘阅读;他,烈日之中,不忘书写;他......!!!”玉离经眼见就要江郎才尽,无意中瞟到获奖者的名字——

 

糟了!

 

是心机梗塞的感觉!

 

“他......咳咳咳......”

 

“呜呜呜......对不起观众朋友们,离经和我,真的是太感动了,苦境有幸,有了这么好的人啊——”

 

“是啊是啊——”观众朋友们都擦拭起了泪水。

--------------------------------------------------------------------------

 

 

“玉逍遥你不要过来!”无神论看着一个个被制服的自己,用坚决不妥协大牢要坐穿的眼神盯着一步步走来的玉逍遥。

 

“我CAO!”鬼谛在君奉天的目光下挣扎。

 

“非常君,我劝你好自为之。”末日十七铁面对非常君。

 

“好笔友,不要怪我不留情。”奇梦人对上剑凤。

 

“呵,眩者为你谱写最后的剧本!”永夜剧作家向越骄子露出危险的笑容。

 

“哼,你以为这样就能拦住冥想者吗?”瑟斯的绿水晶中映出冽红角的影子。

 

“小朋友你......”血闇源头看着挂在自己腿上的习烟儿。

 

“幻流星你一定要冷静!!!”邪说在冥冥之鱼的尾巴下坚强求生人设全崩。

 

一场大战,在此难免!

 

------------------------------------------------------------ 

“御均衡!!!!!!!!”云忘归绝望的哀号在御均衡耳边萦绕。

 

“来了来了!”云忘归的肩膀突然被狠狠地摇了几下。玉离经一脸黑暗中见到了光明绝望中见到了希望的表情,示意云忘归看向台下——

 

——台下,是矜持的、庄重的、荣耀的——

 

——的地冥无神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粉丝们爆发出了一阵尖叫。

 

无神论在粉丝们的尖叫中、在观众们的泪花中,一步一步,走上了颁奖台。

 

面无表情。

 

内心抽筋。

 

一面红配黄的锦旗,印着让人眼瞎的大字“感动苦境,劳动标兵”,配着令人窒息的小字“冥冥之神信徒致敬,二零一八年十月”,被挂在了荣耀的冥冥之神的手上。

 

冥冥之神提锦旗的手微微颤抖。

 

无神论一脸呆滞,二脸懵逼,三脸绝望,四脸暴躁,精致的瓜子脸上,仿佛要把几个自己的情感全部都表现出来。

 

云忘归一拍大腿这表情可不行啊!马上上前说:“啊,这位艰苦朴素、古道热肠的劳动模范,第一次来到这么多人的面前,一是紧张,二是觉得自己其实做得不够多,还不足以荣获这么高的奖项。其实啊,地冥先生,”云忘归一脸慈祥地看向地冥,一边掉着粉底,一边说,“你就是应该获得这个荣耀啊——!大家敬给地冥先生以热烈的掌声!!!!!!!!!”

 

地冥的脸,在一阵阵啪啪啪的掌声中,似乎有崩塌的迹象。

 

“呜呜呜......我没有选上村草,也没有选上感动苦境,呜呜呜......大哥你说我怎么追上老爸的步伐啊呜呜呜我太没用了......”剑随风趴在邪说怀里哭着。

 

邪说的脸,在一阵阵嘤嘤嘤的哭声中,似乎有崩塌的迹象。

 

--------------------------------------------------------------

 

“哎......”

 

幻流星在巨大的浴缸里游了两圈,看了看奋笔疾书的永夜,修剪花草的血闇源头,配制香氛的奇梦人,上网坑人的瑟斯,扎君奉天小人的鬼谛,以及在安慰蹲在墙角的无神论的末日十七,看了看被冷落在沙发上的锦旗,突然觉得大家今天也是很努力的。

 

咕噜咕噜。

 

我为了我自己的新造型也是很努力鸭~

 

幻·命运规划·我不胖·鱼·主·流星如是想。

恭喜道长pick c 位出道!!!

@

小江山的美妆也是很厉害di!!!!

这叫什么……自己掉进坑?!

今天一回宿舍,发现舍友在看霹雳惊涛的抢先骗?……还在模仿红椒的“觉君……我回来了……”

……

虽然她过了几秒钟又回去看别的剧了……

所以,我安利了四年都安利不出去的霹雳布袋戏居然……就这么……(′゜ω。‵)

她说,她是听一首古风歌曲,看到了“清绝”一个词,百度一下,看到了御清绝,然后看到了霹雳布袋戏。

原来,霹雳布袋戏都是自己掉进去的吗?
虽然她似乎没有真正掉进去,但是毕竟她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还有霹雳布袋戏,而且并没有表示出讨厌。

看来,真是要缘分的。

从高一的10月份开始看霹雳,到现在,大二上学期了。霹雳虐我千百遍,我爱黄大如初恋。

所以……要不要打tag?……

复习英语到质壁分离

然而看到了我家非常君们!!对就是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生态美食家!!想到了道友写的《你美食家就是你美食家》(名字没记错趴?……)红椒在鬼域看啥吃啥真的生态到不得了!!!可以吃的!!!可以吃的!

配了一个手机系统自带的贴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图片来自微信群……

妈耶!!!!我见到了大大文里面的老大仔!!!!老大仔我要做你的小弟!!!! @莫折木辛

大大你能看到图吗?就是一只很霸气的老大仔喵!!!!!

十八岁那年

高考作文题,纪念霹雳的(并不是)十八岁。


-----------------------------


玄尊十八岁那年,云鲸还是一条在吐泡泡的小鱼苗。所有故事的主人公都还在不知道哪个异世界。




君奉天十八岁那年,有了一个偏头痛的师兄,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师妹和一个呆萌的小师弟。这时候玄尊已经不知道几千岁了。同样几千岁的云鲸每天都甩动着长长的胡须来吓唬新来的玉逍遥。




地冥十八岁那年,第一次走出那个黑黑的洞穴,第一次见到那个会下金雨的同修。这时候君奉天和玉逍遥比他大很多很多岁。玄尊的脾气和岁数一样向着不可捉摸的方向发展。云鲸已经睡着很久了。




习烟儿十八岁那年,他觉得自己还是这么矮。觉君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好友不可啊。饺子依旧在外面搞事情。天地法三个几千岁的人每天都有打不完的架。这时候玄尊已经离开很久很久了。云鲸的眼角有点湿润。




剑随风十八岁那年,梦到邪说对他说:“恭喜你离逼婚又跨进了一大步。”吓得他从床上跳起来,一整晚都睡不着。这时候玄黄三乘的故事已经过去不知道几个十八年,也不知道有几个十八岁的少年人还能记得天地人法的故事。也不知道云鲸如今埋入哪片云中。





任平生不知道几千岁那一年,他开着直播,分享着自己十七岁时候的故事。



高考吃糖

高考is coming。╮( ̄▽ ̄")╭我的高考简直就是......不堪回首,说多了都是泪。希望各位道友们能通过高考实现自己的梦想!奉天和大宝贝为你们打call啊啊啊啊!!!!!

-------------------------------------------

君奉天矗立在讲台上,俯视着一群在六月的骄阳(乱入:谁叫曌?)中烤得蔫了吧唧的小地瓜,清了清喉咙,威严的声音在并不凉爽的电风扇的哗啦哗啦的噪音中分外明显。

“高考马上就要到了。”

同学们埋头刷题。

君奉天继续说:“注意事项我再说一遍。”

同学们埋头刷题×2。

“你们都认真听清楚了,要不考试题全做对了也没有用。”

同学们埋头刷题×N。

玉逍遥不知道从哪面墙躲过了监控,跳进了学校,跑到君奉天的班里,看到奉天和一群沉迷刷题无法自拔的孩纸在冷战。

“第一,带好准考证和文具。”

“要是忘了就来找你们奉天粑粑!”教师门口突然有个搭腔的声音。

君奉天的眉头跳了跳。

抬头放弃刷题的同学+1。

“第二,不透明的水杯不能带进考场。”

“印有天哥哥头像的水杯可以带哦~天哥哥为你们考试加油!”

抬头看君奉天的同学+2。

“......第三,一拿到试卷先写名字。”

“不写名字就会像我的仙脚一样被人冒脸抢走的嘤嘤嘤......”(乱入:你不配直视曌!)

“第四......字迹工整,不要涂改。”

“就要像我天哥哥写的字一样这么潇洒好看。”

“......第......下一点,考试的时候不要紧张。”

“多喝水多运动哦~用天哥哥小课堂教你的方法,各种招式都能迎刃而解~~~”

所有学生放弃刷题,目光投向君奉天——

身后的逗比。

“下......最后......最后就是......”


“哎呀最后就是充满信心去考试啦~~~~就像奉天逍遥组合一样天下无敌,奉天降杀啦!!!”举着一根白粉笔直指青天的玉逍遥。

学生们开始叽叽喳喳。

要不是学校严禁带手机,这群兔崽子要翻天。教导主任如是想。

“......玉逍遥。”

“奉天~~~~~~~”

“玉逍遥。”

“奉天啊~~~~~~~”

“打扰学生学习,滚出去。”

“......”

玉逍遥默默地把手里的粉笔掰成一段一段的,然后一段一段地抛进粉笔盒里,赖着不走。

“......要不就下去做五三。”

“嘤......”

玉逍遥在教导主任的淫威之下,乖乖地下去和同学们一起做题。

“你们看你们看,有我天哥哥陪你们一起刷题,高考绝对没问题!”

刚刚抱着一大叠试卷准备发下去的奉天脚下差点滑倒,看了看挤在一群小地瓜中的玉逍遥,还有在教室后门探头探脑自以为没人发现的两只塑料花,想着高考完以后要带群老神仙去哪个考点改试卷。

一人一万份高考卷吧。

反正那群老神仙不改试卷就会闹腾。

这就是奉天粑粑连续十年成为高考改卷顶峰的原因。

----------------------------

两位没有tag的塑料花老神仙:。。。。。。君奉天拖欠改试卷工资啊啊!!!!!!

仿佛最接近冥冥之神的一天!!!!永夜剧场(并不是……)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