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

我本来无欲无求,如今我有了浴球——永远HE

[邪凡双子]爸爸的酒不能乱喝(二)

[邪凡双子]爸爸的酒不能乱喝

 

@爱的战士红小萤  原文《要来份奉天团子吗》《要来只逍遥猫吗》

@白路倾天 《谁准你摸眩者的①②》

 

根据两位道友的文,我也续写一下,大纲就是邪凡双子变成喵喵的后续,还有因为药量的问题(毕竟奉天逍遥冥冥是先天啊,而邪凡双子修为并没有这么高)而导致的灵魂互换。

 

主冥冥和邪凡双子。


----------------------------------------------------------------------------


一炷香的时间不到。

 

“十七,他们的脉象和气息一切正常,”玉逍遥结束诊断,难得摆出一副先天高人的姿态,“玉逍遥觉得,应该是他们误饮我所送之酒,方会变成如此形态。至于为什么不是像你一样先变成幼儿再变成猫,这——”

 

玉逍遥,没心没肺了几千年,难得的皱了皱眉头。

 

“这酒,是按十七你这种先天级的人物配置的;但是,以邪凡双子的修为,你是化猫一天,双子可能十天半个月也不为怪。这么久的形体异化,就有可能......”玉逍遥看着不住颤抖的地冥,觉得并不用讲下去。

 

七相狂魔。狂魔七相。

 

地冥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压制沸腾的人格了。

 

“有副作用。”君奉天决定坏人做到底,“玉逍遥也不知道副作用是什么。但是,玉逍遥配置此酒本意是玩笑之举,其中法术药理十七你也是体会过的,就算是修为不足,也并不会造成很大的伤害。所以十七你——”

 

“哈!只要眩者的邪凡双子出了一点点的问题——”地冥扯过君奉天的衣领,“我就让你成百倍地品尝——眩者内心的如遭火焚!”

 

玉逍遥切切实实在地冥眼中看到了玉离经和生命练习生的身影一闪而过。

 

我的天啊!玉逍遥觉得自己真是作死做到天堂之门和黄泉三千丈了。

 

而此时的邪凡双子,正乖乖巧巧地坐在桌子上。

 

冥冥之神好恐怖!一旁抱着离奇瑟瑟发抖的邪说喵。

 

我是谁我在哪我不是离凡。一边玩着自己的随风剑的剑穗,一边开始思考人生的离凡喵。

 

我真的带来了这么多麻烦吗?

 

早知道给老爸打一顿得了。

 

不就是一顿揍吗,剑大侠我不怕的。

 

大哥的那份我也一起挨都没关系。

 

离凡猫扒拉了下自己的耳朵。

 

七个爸爸一起上也不在怕的。

 

“喵喵。”离凡喵耳朵动了动,耳边传来一阵轻轻的喵喵声。

 

小弟你别瞎想。冥冥之神不像你想的那样。邪说蹭过来,舔舔离凡的毛。

 

你是不是对冥冥之神有什么误解?离凡喵不想理会邪说喵。

 

不可以盗用我说的话!邪说喵假装露出了小尖牙。

 

那厢地冥和君奉天正在地法交战,玉逍遥歪头看了看腻在一起的两只猫,觉得邪凡双子的关系也没有蝴蝶君说的这么差。

 

至少现在没有。

 

不过这唧唧歪歪喵喵喵喵的是在干啥?

 

玉逍遥用自己吃货+宅男的思维想了想,回想起地冥一大清早地来打扰自己吃早餐,很自然地想到两只猫是饿了。

 

玉逍遥鬼鬼祟祟地摸出了一个叉烧包,在两只小猫面前摇了摇,撕开,露出油光油光的暗红色叉烧馅料,用小指头和食指分别挑出一小块,伸到邪凡双喵面前。

 

离凡正在失去喵生的希望,突然闻到叉烧的香味,眼睛一亮,耳朵摆了摆,喵呜一声一口咬住了玉逍遥食指上的叉烧。

 

我的傻弟弟啊。邪说喵恨铁不成钢。

 

嗅嗅,叉烧确实很香,加上变成了猫,激发出了食肉动物的本能,邪说觉得自己差点也魔障了。

 

不行!不接受冥冥之神仇人的收买!

 

邪说是冥冥之神忠实的信徒!

 

“喵!”邪说喵蹭蹭蹭往后退了好几步,又是一个身形不稳,打了个后滚翻。邪说喵翻过来后,还对着玉逍遥露出了小尖牙。超凶。

 

玉逍遥看着面对威逼利诱不为动容的邪说喵和已经把整个头埋进叉烧包里嚼嚼嚼的离凡喵,有点为地冥好友挽尊的心思。

 

“邪说。离凡。过来眩者这里。”地冥结束了和君奉天的交战,把修长的手伸过这边,让邪凡双子过来。

 

刚刚双子被玉逍遥和君奉天翻来覆去地检查,地冥着实怀疑玉逍遥君奉天借着检查之机行不轨之事。

 

“呵呵,那你怎么不自己检查呢?”永夜剧作家一脸欠揍。

 

“永夜你别这样。”瑟斯还在不停地安抚血暗源头。

 

“关心则乱。”命运规划主道。

 

邪说喵一听到冥冥之神的呼唤,立即咬着小木偶的挂线向冥冥之神一拐一拐地跑过去,然后端端正正地坐在冥冥之神手边。

 

地冥翻手摸了摸邪说的毛发。很滑。手感真好。

 

邪说受宠若惊。

 

淹没在叉烧包里面的离凡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玉逍遥戳了戳离凡喵的背,离凡喵才抬起头,发现大哥已经跑走了。这才“喵呜”一声扎进冥冥之神的手里。

 

一脸叉烧包味。冥冥之神嘴角抽搐。

 

“喵喵喵!”离凡你嘴都没有擦就敢靠近冥冥之神!邪说喵咬着离凡喵的脖子就把他拖了开去,然后武力值爆发,小爪子按着离凡喵就是往旁边的茶杯里一阵猛按。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离凡喵觉得自己剑大侠的道路不长了。

 

地冥一脸冷漠地——应该是吧,毕竟冥冥之神还戴着大大的面具,邪说喵看不清冥冥之神的脸——一手拎起邪说喵,一手解救了离凡喵。举起来,放到自己面前。

 

邪说看到冥冥之神面具上的独眼,抖了抖。

 

邪说模模糊糊的记忆里面,冥冥之神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刚开始是戴着一块黑纱,四周有亮亮的水钻,就像自己的小丑傀一造型那样子的。再后来有段时间冥冥之神没有戴面具,黑色的长发就披下来,有着黑色的披风。再后来,冥冥之神就有好多造型,再后来,冥冥之神就开始戴面具。

 

可是他每次都能知道这是冥冥之神。就算这造型是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

 

他就是知道。

 

可是每次看到冥冥之神的面具,尤其是无神论冥冥之神的面具的时候,邪说总要抖一抖。

 

还好能解释为自己走路就是这样的。其实是自己抖了几下。

 

“离凡,”冥冥之神终于开口了,“是不是你?”

 

离凡在冥冥之神多年的教育下,已经能自动补全冥冥之神的话了——离凡,是不是你自己偷喝酒还带坏邪说?

 

咋啥坏事都怀疑我捏......离凡喵表现出一脸无辜:“喵喵喵......”

 

“不知道离凡听不听得懂你的话,毕竟药效要是大了点可能......”君奉天就是不怕搞事情。

 

地冥的嘴角下垂。又抿起。

 

“你有什么方法吗玉逍遥?”地冥看向玉逍遥。

 

“我已经在想解药的研制方案了。”

 

“多久?”

 

“马上。”玉逍遥回答。“这药本就不是药,又是玉逍遥所作,玉逍遥自然有办法。”

 

天啊,这么正式的说话方式逍遥哥我简直不能忍了!

 

其实,我有啥办法哦......

 

玉逍遥内心是拒绝的,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小孩子吃了大人的药,简直是作死得不要不要的。玉逍遥其实也不知道邪凡双子到底会如何。此时所说仅仅能安慰地冥罢了。

 

“我觉得玉逍遥心里没底。”鬼谛道。

 

“除此之外还能相信谁?”末日十七看着鬼谛。

 

“无妨。”血暗源头终于出声。

 

“血暗源头你不必如此。”瑟斯道。

 

“哈!”血暗源头环视众相,冷笑一声。

 

地冥把两只交给了玉逍遥:“那便留他们在这里。”

 

“你要走?”玉逍遥显然很震惊。

 

“难不成呢?”

 

“十七你起码留下来关心一下他们。”君奉天说道。

 

“不必。”地冥把长袍一甩,随即背过身去。

 

“计划的工具,不配花费眩者如此多的精力。”地冥已经踏上逐日马车,化光不见。

 

“哎哎哎!谁刚刚还如遭火焚来着?!”玉逍遥摇晃着两只猫对着地冥消失的方向,“地冥!你信不信我把他们两个丢下仙脚!”说着玉逍遥已经跑到仙脚边上,双手举着两只猫,猫脚下就是仙脚的层层白云。

 

没声音。

 

该死的小十七。

 

哼!逍遥哥是给你玩的吗?

 

这人啊,一生气就想叉腰。这一叉腰啊——

 

卧槽两只猫呢?!

 

玉逍遥一个尖叫脸。

 

这时法儒从仙脚边缘踩着云气蹬了上来:“玉逍遥你当心点。”说着把手里的两只猫交给了玉逍遥:“你又不是不知道十七。”说着看了看两只猫。

 

离凡用一双紫色的眼睛追着地冥离开的方向。

 

邪说却是扫了一眼冥冥之神离开的方向,随即用碧色的眼睛直勾勾看着玉逍遥。

 

“冥冥之神不要没用的工具,”邪说看了一眼离凡,“跳出剧本值得赞扬,但是并不值得肯定。”

 

“回归人形才是正确方向,我亲爱的弟弟,别看那里了。”

 

玉逍遥和君奉天只听到几声低沉的喵喵喵。


评论(1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