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

我本来无欲无求,如今我有了浴球——永远HE

粉证tan90°系列(二)——新年贺文《装修》·上

粉证tan90°系列(二)——新年贺文《装修》

玄黄三乘小品

灵感来自道友的霹雳工地曲子,链接见: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7224299/?from=search&seid=6704182169215022554

然后呢,就是弹幕有“八十八十”什么的,突然想起了黄大锤,然后新剧里目前谁最黄呢......答案就是——非常君(粉证已经tan90°)

然后,又看了阿止大大写冥冥的“两尺的腰”,突然觉得——我玄黄三乘的粉证都可以烧掉了......

不如把霹雳布袋戏的粉证都烧掉来得利落。

OOC......不存在的,C都没有考虑过何谈OO

最后有一些未打tag的角色掉落。

参考小品《装修》的台词和剧情,里面夹杂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东,详见Reference(下篇放出)。

最后,让奉天爸爸给各位道友复习or预习一下三角函数内容:tan90°的意思是——impossible,不存在的,因为90°不在这个函数的定义域上(这么讲可以吗其实我自己都不太记得具体怎么解释了呵呵呵......尴尬一笑......)

 

 

 

 

小品《装修》

表演者:玉逍遥、非常君、地冥、鬼麒主、地茧。

打击乐伴奏:永夜剧场

 

玉逍遥抱着一油皮袋子的叉烧包,嘴里还叼着半个呼呼冒白汽的,一步一跳地走到一个防盗门前。抬头看了看门口挂牌的数字“9”,嚼嚼口里的叉烧包,不禁暗自批斗起没有良心的物业——电梯居然还不能使用,这9层楼的高度,要不是我天哥哥帅气逼人身强力壮,哼哼!

 

把口里半个叉烧包三下五除二消灭后,玉逍遥单手夹着叉烧包纸袋,另一只手顺了顺自己帅到上翘的呆毛,做出一副“户主”的模样。“哼哼,我天哥哥在天堂之门委屈了这么久,哈,今天到了我的仙脚,我就是一身帅气的大哥!”说罢掏出钥匙,哗啦哗啦甩一甩,某台八点档的少爷都没我帅!插进门锁,一扭一开,某制作人游戏的主角都没我......我......

 

帅气渐渐消散......

 

这门咋打不开......

 

被我帅到了?

 

行也逍遥,坐也逍遥!我逍遥哥就算开不了门也没在怕的![1]

 

“黄大锤啊——”玉逍遥喊。

 

“哎!!!”只见楼梯间喷涌而出一汩金色的液体,仿佛照耀了整个仙魔小区,黄色金光中隐隐约约显露出一个人影,背着斜挎包,扛着大铁锤,“轩辕事,古今谈,装修离不开黄大锤。沉醉负白首,舒怀成大观。醒也大锤,梦也大锤![2]天大哥,砸啥?”

 

“喏,这个门啦。”玉逍遥指了指防盗门。

 

“大哥,这门不挺好的吗,干嘛砸了?”非常君掂了掂自己的大锤子。

 

“哎呦,反正装修完房子都是要换门的。”甩了甩手上的钥匙,玉逍遥又掏出一个叉烧包嚼嚼。

 

“为啥呢大哥?”

 

“别叨叨,”玉逍遥摆摆手,“吃完你手里的哈密瓜就去砸门。还有,你是不是把我买的黄色油漆踢倒了?”

 

呃......不是要出场的金雨效果么......非常君手一滑,手上的瓜就咕噜咕噜滚脚边地上了。非常君抡了抡大锤,掂量了一下这防盗门的质量。不错。像立定跳远运动员一样助个小跑、借点力,哒哒哒三二一上锤——“跐溜——”“Duang——!!!”

 

玉逍遥看着脚踩哈密瓜皮宛如霹雳车一般扛着大锤飞向防盗门的非常君,嚼嚼叉烧包,决定回家教育玉离经不要随地乱扔果皮。

 

“大锤你没事吧,”玉逍遥一跳一跳地、目不斜视地跨过非·门口地毯·常君,进屋环视了下自己的领土。宽!大!师弟一定喜欢!玉逍遥心里开出了小花花。玉逍遥又掏出一个叉烧包嚼嚼嚼:“大锤你看看我这房子漂不漂亮!”

 

非常君爬起来,看了看:“挺宽敞的,一家子住都宽敞!”

 

---------------------------------------------------------------------------------------------------------------


所以我下文哪里来的敏感词?下文放微博了,各位道友移步微博!谢谢啦!新年快乐哦~

见评论~


这里能看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5330c42d0102wx0o.html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