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

我本来无欲无求,如今我有了浴球——永远HE

[邪凡双子]爸爸的酒不能乱喝(四)

我自己 [邪凡双子]爸爸的酒不能乱喝

@爱的战士红小萤  原文《要来份奉天团子吗》《要来只逍遥猫吗》

 @白路倾天 《谁准你摸眩者的①②》

 

根据两位道友的文续写


--------------------------------------------------------------


事实证明。

 

到了明天一切并不会变好。——地冥曰。

 

地冥捂着自己的肚子,感觉五脏六腑都要被撞出来。

 

“不可以对冥冥之神无礼!”

 

地冥觉得自己的耳膜要破掉。

 

丢下仙脚吧,还来得及。

 

地冥就这么搂着两只猫在仙脚坐了一夜,用血闇之力护住双子,不知不觉就昏昏沉沉睡过去了。地冥就是觉得很累很累,比完成末日计划还累。

 

玉逍遥君奉天收好了神谕和正法,也端坐着看着地冥,就怕他做出什么人格分裂的举动。当然最后两人也靠在一起睡了过去。

 

当真正的曙晨照亮了仙脚、唤醒了地冥的时候,地冥觉得自己的腿很重。超级重。

 

地冥还感觉自己的头饰有点歪。扯到头发了。

 

地冥正准备睁开眼睛,看看双子的情况,下定心思实在不行就来个天地法修罗场的时候,感觉又什么东西Duang地一声从自己的腿上撞到了自己的肚子上——

 

接着就是一声——

 

“不可以对冥冥之神无礼!”

 

地冥觉得自己老了。

 

没有丝毫准备就被偷袭了肚子,地冥一个失去平衡,从石凳上直直栽到了地上,还感觉两只手都带了什么东西,反正是一起摔到了地上。

 

但是事实证明你冥哥永远是你冥哥。地冥直觉上手里的肯定是很重要的东西,还都是软软的,所以在往后倒的时候,地冥用自己的手臂护住了两个圆滚滚的头。

 

地冥只觉得自己还没睁开的眼前又是一阵黑。

 

“爸你没事吧?!”栽在地上的离凡想挣扎地跳起身,但是发现自己两只脚挂在了石凳上,就只能躺在地冥手臂上对着地冥嚎叫,“爸你还好吗?!”离凡觉得自己的脚磕到石凳有点疼。我刚刚只是想给爸一个爱的拥抱没想到用太大力惹嘤嘤嘤!

 

“离凡!冥冥之神教导你的优雅呢!”地冥另一边耳朵传来一阵咆哮。邪说正半趴在地冥弯曲的腿上,身子的一半都陷进地冥的金紫暗色长袍中,显然邪说被带摔的姿势很高难度,抱大腿摔下去版本。邪说正尝试着伸手教训小弟,地冥本来护住他的头的手就滑到了他的肩膀上。“向冥冥之神道歉!”

 

不。眩者不要道歉。眩者要起来。

 

玉逍遥君奉天早就被离凡的哀嚎吓醒,现在一左一右,拖起了双子。

 

你们怎么现在才到!眩者生气了!

 

 

“你们看看你们看看,”永夜修长的手指哒哒哒地敲着红酒杯,“给点阳光就灿烂,刚恢复就来搞事情,这肉体要是摔傻磕伤了我们怎么办?这两个家伙还要得?”

 

“留下邪说。”瑟斯微微一笑——很吓人。

 

“我们应该表现出身为人父的慈爱。”命运规划主捧读。

 

“啧啧啧,血闇源头你有什么感想?”鬼谛戳了戳。

 

“爱过。”血闇源头转过身。

 

“当初谁叫得最惨呢?”永夜嘴角上翘。

 

末日十七歪头看了看血闇源头,血闇源头的披风太大了,把血闇自己的脸遮得结结实实,反倒是十七,觉得自己的眼眶有点湿润。

 

 

邪说离凡被奉天逍遥拉了起来,四个人八只眼齐齐盯着在地上光荣躺尸的地冥。

 

“冥冥之神赦罪啊!”邪说一声带着哭腔跌宕起伏的哀嚎。邪说挣脱君奉天,扑到地冥身边,先是恭恭敬敬地把地冥的手搭在自己肩上扶地冥起来,接着不失恭敬地噼里啪啦地帮地冥捯饬衣装发饰,拆发饰梳理头发戴发饰整理衣服拍灰尘甩披风闪光灯凹造型行云流水不带喘气,然后抖抖自己的衣服扶正自己的帽子表现出作为冥冥之神随从的高级素养,最后毕恭毕敬地退到一旁,低头垂眼,拎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到的小木偶,静候指示。宛如地冥还是那个冥冥之神,邪说还是那个傀一,这里还是那个剧场。

 

天了噜!

 

离凡看得一脸震惊。

 

奉天逍遥简直不能接受。

 

“堪比屈世途啊。”玉逍遥不禁感叹。

 

“一线生还不带随身跟呢。”奉天表示认同。

 

“......”我要说啥捏......离凡表示自己想喵喵喵。

 

地冥的大脑显然已经恢复正常运作。地冥看了看自己的造型,表示满意。随即幻化出一杯红酒,正想坐到石凳上,突然回想起刚刚的仙脚惊魂,决定还是站着说话。

 

“玉逍遥,既然事情已经解决,算是地冥欠你两个人情,”地冥一饮红酒,转向君奉天,“君奉天你也同样。眩者欢迎奉天逍遥的来访。”说罢手一挥,红酒消失,天边出现了逐日马车的身影。地冥看了看邪凡双子——邪说还是那么恭恭敬敬软软萌萌,OK;离凡还是那么一脸欠揍逗逼脱线,很OK——“上车,回家。”

 

“是。”邪说等地冥踏上马车后,才跟在地冥后面走上马车。

 

离凡却是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奉天逍遥:“天迹前辈法儒尊驾我就是正义大侠剑随风我和蝶仔帮过天迹前辈镇守哪个方向的力量来着不记得了哎我就是那个深藏功与名的剑客我佩服你们很久了从小时候我就躲着我爸偷偷看你们的专题报道我是你们的小迷弟哎能不能送我你们惩奸除恶的双人镭射签名海报和奉天逍遥打歌专辑蓝光画质MV?”

 

惩奸除恶。地冥眼角跳了跳。

 

躲着我爸。邪说眼角跳了跳。

 

父子俩奇迹般不一致的关注点。

 

“可以。”奉天手一挥,就是一整套奉天逍遥的纪念品,“以后还有什么新品,我和玉逍遥就帮你留一份。”

 

奉天你可以啊,当人家面前拱人家儿子。玉逍遥扶额。

 

“谢谢大掰!”剑随风一脸乖巧。

 

这就拉上亲戚了?!地冥震惊。

 

“谢谢二掰!”剑随风对着玉逍遥,也来了个乖巧脸。

 

“......”

 

“喂风仔我才是大师兄啊!”

 

“哦,”剑随风一手抱着纪念品,一手挠挠头,“我以为给东西的就是大师兄......”

 

正在剑随风决定重新叫一次“大掰”“二掰”的时候,突然余光瞄到了自家大哥的上千傀儡正向自己涌过来。

 

“别弄死你弟弟。”这是地冥对邪说最后的指示。

 

但是聪明如剑随风,立刻明白自家老爸的意思——“只要弄不死,就往死里弄”。

 

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孩子。

 

最后的最后——离凡抱着一大堆奉天逍遥纪念品,被两个傀儡一左一右拽着领口,吊着飞在半空中跟着冥冥之神的逐日马车的屁股,看了一路自家老爸和老哥潇洒的背影,终于回到了永夜剧场。

 

期间还有一只小傀儡晃晃悠悠地从逐日马车上飞下来,给剑随风递了一块云朵厚片。



 

永夜剧场。

 

“你们退下吧,去休息。”

 

剑随风正觉得手里这堆东西抱了一路真挺累的,想应了一声就去卧室的,结果发现邪说并没有毕恭毕敬地回答“是”。

 

邪说沉默了一下,还是开口了:“冥冥之神无恙否?”

 

“轮到你管?”地冥冷笑一声。

 

“邪说僭越了。”邪说说道,但是并没有退下的动作。

 

“......眩者无事。退下。”地冥背过身去。这是最后的回复。

 

“是。”邪说拉着离凡,化作一阵翻飞的扑克牌离开了。

 

所以你俩刚刚干嘛不化光啊!你知不知道我在后面喝了一路的风!

 

呵呵。冥冥之神就是想看你喝风的样子啊小弟。

 

挖苦完剑随风,邪说走进自己的房间,放下离奇,默默思考冥冥之神的话。

 

冥冥之神最近说了很多话。

 

邪说决定慢慢思考。

 

离凡对着大哥的卧室门吐了吐舌头,内心其实小小地惊讶父亲居然允许自己带奉天逍遥的纪念品回家。奉天逍遥!有名!开心!

 

 








However——

 

不用英文已经不能表现内心的情感。

 

事实证明,什么叫一波三折,什么叫——

 

“阴魂不散!”邪说看着门口递信傀儡送来的信上的落款,恶狠狠地低声道。

 

“大哥你别这么说我的奉天逍遥!”离凡表示愤怒。

 

“信上说,等会奉天逍遥要送给眩者一件好东西。”如今永夜剧作家模样的地冥对邪凡双子说。

 

邪说当然不敢拆开冥冥之神的信件。

 

果真,一会不到,奉天逍遥就来了。玉逍遥手持一张照片,神神秘秘地伸到地冥面前——

 

这不就是?——邪说一脸震惊。

 

这难道是?!——离凡一脸震惊。

 

——是——

 

——是地冥抱着邪凡双子摔倒地上的照片!

 

玉逍遥:十七啊你是不是冷?干嘛抖来抖去的?

 

君奉天:我们的拍照技术不错的。

 

地冥:你......你们......好个奉天逍遥!

 

玉逍遥:现在不兴那啥照片吗。

 

君奉天:十年后,再回到同样的地点,拍一张同样的照片。

 

玉逍遥:虽然地点不一样——

 

君奉天:——但是人还是一样的。

 

玉逍遥:十七你灵魂画手的全家福呢?

 

地冥:一点也不像!

 

玉逍遥:怎么不像了!你还是那个傲娇地冥!不就你俩儿子长大了吗?不就你头发乱了点么?这照片很好啊,就是十年后的全家福同款嘛。

 

君奉天:对,十七你看,只要把照片立起来看就一模一样了。

 

玉逍遥:对啊对啊,照片立起来立起来,来来来靠近十七画的全家福,喏,你看你摔的姿势和坐的姿势是一样一样嘚。

 

君奉天:石凳子还荣誉充当石头。

 

玉逍遥:两个儿子的姿势也很正确啊!

 

君奉天:你们狰狞的表情完全可以忽略。

 

君奉天一脸正气。

 

玉逍遥一脸骚气。

 

冥冥之神表示:所以这就是你们这么晚才拉走那两个家伙的原因?!

 

眩者——忍!优雅!

 

终于送走了奉天逍遥两位大神后,地冥看着自己的邪凡双子,一个满脸愁云低头看着木偶并为自己的冥冥之神担忧,另一个抱着一堆奉天逍遥周边外加云忘归的孤舟专辑开心得不能自已。

 

一扭头,看到了画架上的全家福,和另一边新画架上的自己抱着双子摔倒的照片。

 

突然一瞬间,地冥觉得这样挺好的。

 

就是挺好的。

 

不需要华美的修辞,不需要什么咏叹调。

 

“邪说离凡,”地冥张开双臂,“过来。”

 

地冥把自己的邪凡双子搂在怀里,就像,那天早上搂着两只小猫一样。

 

就像,当年搂着初生的血胎一样。


——眩者的邪凡双子。






 

 

 







--------------我是破坏父子氛围的分割线--------------

 

 

“呃......”

 

“冥冥之神你怎么了?”

 

“爸掰!”

 

“你的离奇。你的专辑。”地冥用下巴点了点双子手里的东西,“磕到眩者了。”

 

“离凡你又对冥冥之神不敬!”

 

“哥你看看你手里的东西再说话!”

 

“......冥令破魂!”

 

“......一剑随风!”

 

“给眩者安静!”

 

“......”

 

“......”

 

事实证明,你冥冥之神永远是你冥冥之神。



------------------------------------------


化猫篇完结,接着回是灵魂互换


终于知道了灵魂互换梗不好写,尤其还是双子的灵魂互换,尤其霹雳世界里面还有这么多称呼——邪说,小丑傀一,傀一;离凡,剑随风,龙傲天,风仔......还有冥冥的几个人格......写着写着自己都差点不知道傀一和风仔到底是谁......写到后面又开始群魔乱舞,不能控制我自己......




欲知灵魂互换详情请继续收看黄文择布袋戏!

佛皇(乱入):到底谁叫我?

评论(18)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