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

我本来无欲无求,如今我有了浴球——永远HE

[邪凡双子]爸爸的酒不能乱喝 (六)

续上文

------------------------------------------------

不过呢,感觉全世界最镇定的应该就是邪说了。邪说就如往常,默默服侍地冥。只不过是顶着剑随风的外壳罢了。 

冥冥之神说过“小丑是剧场里观察得最透彻之人。”

邪说不要什么,邪说也不管什么,邪说只要自己的名字变成冥冥之神的骄傲。

什么灵魂互换,什么都不重要。

只要在冥冥之神身边,只要有自己的舞台为冥冥之神效力,就够了。

邪说一点也不怕冥冥之神把自己和离凡弄乱。

我们终究走向殊途。你随风而去,我留下黄泉。离凡的躯体,不会阻碍邪说的道路。

邪说要成为冥冥之神的骄傲。


“哇!哥你是把整个元素周期表都抹脸上了吗!”离凡在落地镜子前,托着自己的脸,蹦蹦跳跳的,“哥你不怕中毒身亡啊!爸你也不怕吗?”

死离凡。邪说心里把离凡刮了一万层皮。

“离凡别闹,”地冥难得温柔了一回,从化妆台上站起身,拖动着长长的衣摆缓缓走近离凡,用清晨略带凉气的手指慢慢勾起离凡的下巴,送到自己面前,“别弄花你哥哥的妆。”

哥,爸以前对你这么......宠爱的吗......这动作有歧义啊!

离凡抖了抖:“哦......”

地冥笑了笑。

这回邪凡双子都抖了抖。

“走,去找玉逍遥。”













捉奸现场×2

只见仙脚云气茫茫,玉逍遥一如既往地接受着亲亲师弟的叉烧包投喂,手里刷着微信,正在讨论今晚去K歌的事情。

“叫上忘归还有风仔,我觉得你大徒弟一定能和风仔对着喊麦。”

“嗯。一个《孤舟》一个《随风》很配。”

“还有啊,我拉上意琦行和绮罗生吧,让他们来飙一首《醉寒江》。意琦行你记得吧?那个小澡雪的主人。”

“嗯。霹雳版的《沧海一声笑》。”

“要不要把鬼方赤命和赑风隼也call过来?吊几嗓子?咿呀~明月为记吾为兄,长叩——”

“大早上的没月亮,”君奉天打断了玉逍遥的戏瘾子,“记得我们还要唱《奉天逍遥》。”

“那当然咯!”玉逍遥直接搂住了奉天,“我们两人就是——”

“逍·遥·法·外!”

卧槽谁啊?!

只见天边又是KTV闪光球。

哦,这次地冥终于是用永夜的姿势乘坐逐日马车了。

地冥从逐日马车上下来:“永夜是映照永生之光,洗礼万民,荣耀殿堂。”

然后奉天逍遥就看到风仔提着木偶、紧跟地冥,从车上下来:“离离鬼识,人间沦丧,赫赫冥威,劫临末日。”

然后,一旁的小丑傀一,宛如不倒翁一样蹦蹦哒哒也跳下了车:“他高傲,但是他宅心仁厚;他谦虚,却又受万众敬仰;他剑法超凡,心怀正义,人又英俊;大家都叫他正义剑侠——剑随风。”

仿佛背景都变成了BGM随风......

果然两个正经抵不过一个中二。

奉天逍遥:......

你们一家子皮够了吗......

地冥狠狠地剜了邪凡双子一眼,然后转向玉逍遥:“眩者再次期待天迹好友的解释。”

邪说:我做错了什么......冥冥之神为什么这么看我......

离凡:我不随你们的出场风格嘛,诗号大家都有大家一起念嘛!

“如你所见,灵魂互换。”地冥。

“地冥好友怎么确定一定是我的酒的问题?过去这么多天,药效说不定已经过去了。”玉逍遥。

“哈!要不是你天迹的问题,”地冥走近玉逍遥,“就是——”

“不要把事情搞大,十七。”君奉天拉住地冥。

“知道就好。”地冥。







又是一炷香的时间。

“相同的情况,脉象气息一切稳定,就是双子灵魂互换了。”玉逍遥一脸正经。

“十七你先冷静,双子在今早阴阳交错不稳定之时,灵魂十分接近,同生之源加上玉逍遥的药效,自然发生灵魂互换。不过到昨天药效也退去大半,灵魂互换应该不会持续很久。至于为什么是过了几天才显现出来,这——”君奉天觉得地冥的家事自己还是别管了。

“你们两个窝在一起干什么?”地冥难得用十分质朴的语言向双子问话。

“没......没啥......”离凡蹭蹭脚,身子不住左右晃动得厉害,更像佝偻人了。

“十七啊,对孩子要温柔。”玉逍遥拍拍十七肩膀,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

“邪说。”

完了。离凡想。

完了。邪说想。

“我们就是......就是在讨论一些剧场里面的问题。”邪说抖抖。真完了,离凡的腿脚是正常的,这么一抖,没得解释了。

“眩者教导你的具体而精确回答方法呢?”

“禀冥冥之神,我们在昨晚在讨论为冥冥之神准备生日礼物。”

小弟你会理解大哥的,对吧。

没事大哥,老爸的威逼利诱,我懂。

地冥觉得自己干嘛要教邪说这些东西。

“哇——地冥你看你儿子们多爱你!”玉逍遥终于能岔开话题。

“对,十七你应该表现出为人父亲的欣喜和感动。”奉天说道。

“地冥今天是你生日哎!”玉逍遥一脸兴奋。

“眩者没有这些东西。”

“永昼~”

地冥身形一顿。

或者说,是十七。

“永昼啊——”玉逍遥把整张脸都贴了上去,“永昼——一切都过去了你还唧唧歪歪什么呢?今天就是你·生·日·啊。”玉逍遥特地说得一顿一顿的。

“生日就不能发火。”君奉天也靠了上来。

“小十七你捂着胸口对你逍遥哥说,”玉逍遥一脸坏笑,“要不是你也判断出来双子并没有问题,还能晃晃悠悠地更衣化妆加熏香才来到仙脚吗?”

“......”

“你暴露了。”永夜一脸玉逍遥的表情。

“我觉得我们人格是不是有点多。”鬼谛摸了摸星宿劫,看向永夜。

“同胞不能相残。”命运规划主捧读。

“今天是我们生日吗?”十七问。

“是我们的曙晨吧,”瑟斯摸摸十七的头,“生日,只不过是个借口罢了。”

“没人关心最近一直在坐过山车的血闇源头老父亲吗?”永夜又开口了。

“把老父亲去掉。”血闇源头闷声说。

既然暴露了,那么——傲娇人设还是不能崩的。

“哼!算你识相。眩者的确知晓邪凡双子并无大碍,但是,你玉逍遥可要小心咯。”说完甩起披风走掉。一旁的邪说噔噔噔地就跟了上去,占据离凡完整的躯体,明显动作迅速了很多。

爸!德行你是来串门的啊!我奉天逍遥的新海报还没拿到手呢呜呜呜不带这样的!

突然觉得自己的手重了一下。抬头,一张永夜剧场的小丑脸对上了法儒大人的严肃脸。

“......这是我们新出的海报,还有这个,是我大徒弟云忘归和义子玉离经的双人海报,一起给你,”君奉天摸摸袖袋,“还有这个,呃......你是剑随风没错吧?”

“是是是!”离凡小鸡啄米。

“这是我们云海仙门同学新年聚会纪念U盘,这是十七的那一份,里面有我们大学的一些照片和一个呃......表演。我觉得十七会把它丢掉。之前就一直自己收着。你好好放着。你也多认识一下以往的十七——”君奉天把U盘郑重地交到离凡手里,“真正的十七。”奉天拍了拍离凡的肩膀。

“嗯嗯。”离凡第一次知道老爸还有“永昼”“十七”两个名字,不过老爸的名字和人格一样,多得数不清,离凡记得一个是一个。

“哎哎哎永昼啊你真的要走?”玉逍遥趴在地冥的披风上,抱着地冥大腿。

——死门尽现。

邪说本来想来一个末日武典的,但是想起之前偷袭天迹的后果和冥冥之神阴晴不定的眼神,决定还是改变策略,弯腰俯身去拖天迹起来。

“哎风仔啊不是小傀一啊你就这么对你天大掰的吗?”玉逍遥抱着地冥的腿不撒手。

小傀一!

邪说眼角跳了跳。

地冥眼角跳了跳:“天迹,注意你的言辞。”

“嗷呜——小十七你无情你冷漠你无理取闹我就是和你儿子亲近一下怎么了是不是小傀一!你看看你看看我奉天师弟还和你家风仔不知道在叽叽歪歪干......”

完了。玉逍遥你皮过头了。

师弟啊,师兄对不起你......

地冥一扭头,才看见让自己如遭火焚的人正贴着小丑外壳的离凡,叽叽歪歪地说个不停。

“随风吾儿。”剧作家令人窒息的红唇慢慢勾勒出这几个字。

听到自家老爸如此温油温油得不能再温油的呼唤,离凡,觉得不如自己直接从仙脚跳下去来得比较痛快。

------------以下是邪说的哥哥课堂开课时间-----------------

小弟啊,和为兄学普通话。

哦......

是温——柔——舌头给亲爱的哥哥翘起来——你的舌头呢我可爱的小弟。

哦......

来,和大哥一起念:温——柔——

温......柔......














-------------------------

啊啊啊啊啊之前那个tan90°(二)发早了因为嘿嘿......这里有个并不小的伏笔,所以等会贴着就放tan90°(二)的最后一部分。

写得如此之长啊~等下是(七),不是双更啦,就是控制不住我自己,强势跑题,感觉到后面就已经和喝爸爸的酒没有啥关系惹......但是!开心!为冥冥和双子写文不能再开心!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