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

我本来无欲无求,如今我有了浴球——永远HE

[邪凡双子]爸爸的酒不能乱喝 (八)

小TIP:①我不会化妆啊,我里面写的冥冥评价邪说化妆技巧的就是自己按照自己可怜的知识瞎掰掰的大家不要完全相信哦②欢迎收听玉逍遥的笑声,配上随风BGM食用更佳

逍遥哥笑起来就是自己(天)都要塌下来!

----------------------------------------------------------


吃饭,是仪式。

 

食物,是风度和优雅。

 

餐桌上,最重要的是礼仪,以及对冥冥之神的虔诚的信仰。

 

这是地冥教导双子的话。

 

呵呵......眩者选择忘记。

 

满是油光的木质桌子上,地冥和邪说很好地践行着上面的话,硬是把大街边的饺子吃出了法国英国意大利高级餐厅的优雅和从容,几乎都要响起某某车斯基还是某某夫斯基的钢琴小提琴曲子。

 

要是我家邪说不是剑随风的傻逼外壳就更优雅了。

 

离奇一脸佩服地,尽管离奇的脸是画好的了,看着两位优雅的人。

 

离奇又看了看自己这边......

 

玉逍遥已经把整张脸埋进碗里。离凡灵魂的邪说外壳也快开始啃碗了,要不是碗不够大,离奇真觉得离凡能把碗反扣在自己头上。“哐哐哐哐哐哐”的筷子和汤匙和碗底的撞击声不绝于耳。这这种!简直和优雅一点关系都没有!不准你顶着我家邪说的脸干这么不优雅的事情!

 

比较好的算是君奉天了,如果忽略他时不时地给从海碗中抬起头的玉逍遥喂食的话。

 

明明都是一样的饺子喂什么喂哦!

 

离奇如遭火焚。

 

离奇觉得要和邪说讨论,要把如遭火焚四个字刻在冥冥之神的逐日马车上。

 

地冥优雅而迅速地解决掉了一碗饺子,余光看到装邪说灵魂的风仔外壳也十分优雅地刚刚吃掉最后一个饺子。

 

连步骤频率都要和眩者一样吗?地冥内心笑笑。

 

“十七你饱了吧?”玉逍遥抱着自己只剩汤水的海碗看着地冥。

 

“地冥应该吃不穷你玉老板。”地冥笑笑。

 

“不敢当不敢当啊。”玉逍遥又喝了一大口汤。

 

地冥突然觉得长椅子动了动。

 

一回神,发现自己的双子不见了。

 

眩者鹅几!

 

不见了!

 

然后就听到自己脚边的地上传来嘤嘤嘤呜呜呜的......娇喘?......

 

天地法三位先天只看到傀一被剑随风压着躺在地上,剑随风两脚跨在傀一腰间,手上这是!右手一块白色的棉布,左手是一瓶油状的无色液体。剑随风正把油状液体倒在棉布上,身下的傀一不断嘤嘤呜呜地挣扎:“大哥啊苦境骨科不如德国啊!你别冲动啊!”;突然剑随风整个人往傀一胸上趴下去,右手的白布唰唰唰地在傀一脸上驰骋,驰骋了一会又换了一块布打湿继续驰骋:“离凡!你把我的妆容搞成这样看我不弄死你!”“哥哥哥你轻点哎!”

 

离奇选择遮住眼睛。

 

君奉天表示自己并没有看到从饺子碗里抬起头的邪说,真的。

 

我真的没有看到那花成了梵高向日葵的脸。

 

奉天你破功了。

 

地冥眼角跳了跳,看着面前的卸妆教程直播,嗯。很好。脸、眼妆、唇妆,都用了不同的卸妆水分开卸妆。好。卸妆步骤很正确。好。卸完妆还进行洁面。好。(“大哥你从哪里搞来的一盆水?!”“别动!”)后续的护肤修养工作。好。垃圾没有乱丢。好。

 

地冥对自家大儿子的化妆功力很赞扬。

 

躺在地上失去希望的离凡:“哥......哥你能温柔点吗......”

 

邪说一把把离凡,或者是自己的身体,拉起来:“看你搞花我的妆!”

 

离凡:“我吃了你的口红还不怕中毒呢!”

 

地冥看着卸掉妆的邪说和离凡,啊,突然觉得——

 

“难道是双胞胎?”瑟斯一脸惊讶。

 

“原来是双胞胎?!”鬼谛不能相信。

 

“咕噜噜?!”命运规划主用鱼鳍捂住嘴巴。

 

“喂......人格间的情谊呢?”血闇源头幽幽地说。

 

“这么多年了大家都忘了吧,”永夜摇了摇红酒,“看那直毛和卷毛,要不是看脸其实我也不信是双胞胎。”

 

“那叫直发和卷发。”十七说。

 

“哼!”邪说冷哼一声。随即放开离凡,乖乖地跑到地冥身边。

 

离凡有完整的腿脚真好——邪说一阵小跑后突然感觉。

 

不过——“你们都是眩者最完美的造物。”

 

哼!离凡哪里完美了!一点也不优雅!冥冥之神说的是我!

 

邪说要成为冥冥之神的骄傲!

 

地冥伸手拉过邪说,又把手伸向离凡:“走。”

 

一手一个。

 

玉逍遥哼哼。

 

我有奉天!

 

离凡突然想有面镜子,看看自己的哥哥到底是什么样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哥就开始往脸上扑粉画线,本来离凡印象中邪说是和自己很像的,但是隔了一个妆容后,离凡自己也慢慢淡忘了大哥的样子。

 

大哥自己忘了没有?

 

邪说看着难得卸下妆的自己的脸。

 

邪凡双子。

 

原来我们真的是双子。

 

可是我们的心意和志向却......并不相连。

 

邪说离凡。

 

本就是诡奇之说,异端之路。

 

冥冥之神啊,你为何创造出我们?但是给了我们如此泾渭分明的剧本?

 

地冥看着双子,知道两个傻孩子在想什么。

 

眩者没有给你们剧本啊。

 

你们是在——书写自己的剧本。

 

走你们自己的路。

 

一个随风而去,追寻眩者不曾有过的自由;另一个,曾经是服侍、是束缚,然而——故事还未开始——眩者期待,你的故事,邪说。

 

离奇乖乖地趴在装着邪说灵魂的离凡躯体上,感叹起码自己回到了安全的地方。

 








然后呢?然后就是奉天逍遥带着永夜和邪凡双子逛吃逛吃逛吃~~~

 

其实只是永夜和玉逍遥两个人在吃,其他三个人在逛。

 

离凡第一次觉得自己老爸的胃就像黄泉——三千丈啊!

 

邪说表示——我冥冥之神就是这么厉害,腰围还是两尺。

 

谈论别人的三围是不礼貌的行为啊大哥。

 

哼!

 

突然玉逍遥手机响了——“大师兄啊你们在哪里啊——”手机对面一阵嘈杂,一个声音对着手机狂喊,堪比狂刀,“包房怎么没看见你和二师兄啊——”

 

我逍遥哥这叫什么来着?

 

见色忘义?

 

重色轻友?

 

有了媳妇忘了娘?

 

玉逍遥才想起来说好的今晚K歌的——地冥的生日是自己瞎掰掰的他怎么知道就撞了啊!

 

“小......小默云啊......”“啊?——大师兄你大点声我听不见啊练习生已经开始喊麦了!你和二师兄快过来啊忘归和离经都在啊!”

 

“你你你小默云!离经还是个孩纸你居然拉你主事到那种地方?!”玉逍遥炸毛了!说好的未成年人不能入内的呢!

 

“蛤蛤蛤大师兄啊你有见过几千岁的两百斤重的孩纸吗蛤蛤蛤——”“迹君!你怎么可以这么暴露主事的体重!”突然另一边的电话被人抢了,“再......再再说主事也没这么重!”

 

“奉天啊,你家大徒弟没准了。”玉逍遥为自己的师弟伤感。

 

地冥选择无视无趣的聚会,正准备拉着邪凡双子回永夜剧场:“那么今天眩者打扰奉天逍遥了。”

 

听到电话的声音,顶着邪说皮囊的离凡眼睛一亮!碧色的眼睛亮得就像看见月亮的小野狼。

 

“嗷呜——你是云忘归吗?”离凡甩开冥冥之神的手,飞身扑上玉逍遥的手机,对着话筒狂喊,“你就是奉天二掰的大弟子吗——?你就是唱《孤舟》专辑的云忘归吗——?你就是和离仔一起拍镭射海报的云仔吗——?”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还是用邪说的声音喊出来的!

 

地冥抱紧了自己身边纯洁的独苗苗。

 

不能让邪说受到凡人思想的伤害!

 

地冥怀里的邪说,抬头看了看昏黄的天空——天要黑了。晚风起了。

 

邪说当是冥冥之神觉得寒气侵身了。

 

邪说就把剑随风身体的披风脱下来,毕恭毕敬双手捧给冥冥之神:“是邪说大意了。”

 

地冥小小震惊了一下。

 

更加坚定了自己保护邪说独苗苗的念头。

 

“你披着吧,我们这就回永夜剧场。”地冥说着就召唤来了逐日马车。

 

“......啊啊是啊——”电话那头也是震惊了一下,云忘归心想这人是谁?叫我师尊二掰?叫我云仔?叫主事离仔?“哎哎哎小兄弟你是——”

 

“我是剑随风我是风仔啊——”离凡简直要高兴到飞天,“我就是唯吾无敌龙傲天啊——”

 

《随风》BGM响起!

 

众人只见玉逍遥突然身形一顿,手机倏地离手,电光火石间把手机就起塞到风仔手里,然后急急急DuangDuangDuang后退三步,双手护住腹部命脉,身体蜷缩,双目紧闭,宛如蓄势待发的弓箭,就等着最后的绝地爆发!

 

紧张紧张紧张!刺激刺激刺激!请继续收看黄文择布袋戏!

 

“唯·吾·无·敌·龙·傲·天!”

 

玉逍遥一字一字地重复这个惊天动地的名字!

 

玉逍遥玉逍遥玉逍遥,忽然紫眸惊开,双臂翼开,身体上扬,脸朝青天,一时身形大动,四周云气蒸腾,飞沙走石,正气浩然,一代先天,正是——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噢噢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呃哈啊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哇哇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只见天迹笑得那是一个烟花灿烂!那是一个花枝招展!那是一个黄河滚滚天上来!那是一个高堂都从椅子上掉下来!——仿佛天迹背后已经开出了朵朵油菜花!仿佛天地中都渲染上了魔仙堡般的糖果色彩!那简直——那简直!

 

天地为之变色!

 

“......君奉天,你不用忍耐,眩者,大度而宽容。”

 

“不......不十七......其实我觉得......离凡很有创意。”君奉天双肩抖若筛糠,忍笑忍到内伤。

 

“大掰你笑啥?你怎么和蝶仔一个德行?蝶仔还说我能代表苦境在国际土鳖锦标赛上夺取金牌哎!”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嗝!.......哈哈哈嗝!.........................................”

 

玉逍遥身形闪动,已是身形不稳,脚步错乱,一头逍遥头饰简直就要甩出头发。众人只见一团白色的仙云啊不疯云,上蹿下跳左蹦右跳前冲后撞东西南北中大杀开四方!笑到最后,天迹已经气息不定,内力不足,笑到打嗝,笑出猪叫,笑到失去声音,笑到天色昏暗!

 

只见天迹笑声骤停,提气沉丹田,吸纳一口天地灵气,紧接着又是——

 

“喔喔喔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离凡吾儿,你说多两句,笑死天迹,结束几千年的天地纷争。”


评论(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