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

我本来无欲无求,如今我有了浴球——永远HE

[邪凡双子]爸爸的酒不能乱喝 (九)

咳咳......群魔乱舞的KTV现场,掉落许多角色


天迹: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嗝......嗝......嗝......

奉天:师兄啊!

地冥:离凡吾儿做得好。


---------------------------------------------------

“喔喔喔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离凡吾儿,你说多两句,笑死天迹,结束几千年的天地纷争。”



“......大哥真有那么好笑吗?”风仔决定求助大哥。

 

......好吧,当我没问......

 

只见邪说双手抱着剑随风的披风,整张脸都埋在了里面,站得倒是端正,但是不停抖动的肩膀已经暴露了自己......

 

风仔表示我很委屈!

 

风仔发现了老爸的脸色有些不正常的红,眼角和嘴角有那么一丝丝的抖动;而老爸旁边的法儒大人已经端坐地上,捧起《至衡律典》埋头苦读——虽然书上没有字是全霹雳都知道的事情——但是你不要颤抖啊法儒大人!

 

“你们都笑我!”风仔生气啦!

 

没人理解我!

 

小时候冥冥之神和大哥就不理解我的想法!我离家出走后蝶仔不理解我要出名觉得我是神经病!后来......后来......那个无人榜也不理解我硬是把画塞给我看!不知道我要做大侠的吗!为什么都要笑我!

 

理解我的人都......都......风大叔......小平......

 

都没人理解我啊!

 

(蝶仔:我......我就是初见面时候觉得你是神经病而已......

无人榜:我只是冥冥之神的快递员......)

 

离奇看见了邪说的皮囊撅起了嘴巴,鼓起了两颊,配上小丑的服装,简直——

 

“和你真像,规划主。”永夜手中的红酒已经抖动起了旋涡。

 

“规划主已经笑到溺水身亡了。”血闇源头躲在自己的黑蚊帐后抖抖抖。

 

“你们没人关心曙晨吗?”小十七一脸担忧。

 

“笑不死你家曙晨的。”瑟斯颤抖到眉间水钻都要掉了,手上的碧色水晶早就放在永昼之琴上了,要不砸了都有可能。

 

“咕噜咕噜。”规划主冒泡。

 

“你们没人关心一下那个晚风中落寞的poor boy吗?”鬼谛英文都蹦出来了。

 

“他有点不开心呢。”瑟斯说。

 

“哈!怎么没人理解他,只是他——”永夜喝了一口摇晃过度的红酒。

 

“Too young too simple.”瑟斯接上。

 



电话的另一头,云忘归,默云徽,玉离经三人,听着天迹前辈惊天地泣鬼神的笑声,抱在一起默默颤抖。

 

“呃......”担心自己义父的生命安全的玉离经开口了,“请问那个龙......龙傲天大侠,能不能劳烦你把手机给天迹前辈......”

 

风仔一听对面的声音,立刻又起了精神:“你你你!你是——”

 

“对对对我是!”玉离经机智选择自首,“我就是你奉天二掰的义子。我就是德风古道的主事玉离经。我就是和云仔一起拍镭射海报的离仔啦请大侠把手机给天迹前辈离经无比感激啊——”

 

天迹表示:一点都不会累,我现在的心情吃叉烧包也会醉,完全都不会疲倦,我还要再笑三天三夜,我现在的心情轻得好像可以飞OOOHOOOH~~~~~~~

 

玉离经真心觉得这么笑下去,鬼麒主和神雕兄就真的要“泣鬼神”了。

 

“哎哎哎哈哈哈哈嗝!啥事情啊离经~”天迹已经笑得红红火火恍恍惚惚,颤抖地接过风仔手里的手机,“你天哥哥还好着呐别担心哦~么么哒~”

 

“义父,你和亚父什么时候过来?要不要我和忘归去接你?”

 

“......不用。我和天迹就过去。”君奉天看着自家师兄已经半条魂魄都笑没过去,接过手机,“你们先玩。”

 

“啊亚......亚父,好......好的。亚父和义父一路平安。”

 

“嘟——”对面挂了手机。

 

哼!风仔我还是生气的!

 

离凡就像一个巨型不倒翁,左右剧烈晃动着啪啪啪跑到逐日马车前,及其不怕死地噔噔噔踩上马车的阶梯,一屁股Duang地一声坐在了马车的绣金软垫上——哼!继续生气!

 

地冥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看了看身边已经差不多从令人窒息的笑声中缓过来的邪说——嗯当然是剑随风的身体——接着问离凡:“离凡你要回去了?”

 

“回去!”离凡的语气简直是在命令冥冥之神。

 

邪说因为气氛变化得如此快而不知怎么办。

 

“随风吾儿是生气了吗?”

 

“没有!”

 

“随风吾儿是不开心吗?”

 

“不是!”

 

“随风吾儿不想在人间多看看吗?”

 

“不想!”

 

“随风吾儿不去KTV了吗?”

 

“不去!”

 

邪说就知道,冥冥之神每句话都是有目的的。

 

“......啥?......爸爸爸你听错了我说去去去去去去去啊——爸你让逐日马车停下来啊——”

 

邪说看着自己的躯体扒着逐日马车的边缘,帽子上的水钻都快抖掉了,朝着地面上的自己和冥冥之神喊道:“爸爸爸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其实邪说很震惊冥冥之神同意离凡去KTV的,但是......是不是今天玩疯了的原因还是和离凡互换躯体的原因,邪说觉得自己也想去KTV看看——邪说很严谨地用了“看看”这两个字——邪说拒绝与如此喧哗没有格调的场所有过多的交集。

 

 












“离仔你有两个爸爸?”

 

逐日马车还是安全地把自家的小少爷带到了KTV的。还比其他人快了一步。

 

“......我们主事有三位父亲,法儒尊驾,天迹,还有一位......未曾见面的亲生父亲。”云忘归帮忙答道。

 

(鬼麒主:我咋未曾谋面了......)

 

“喔哦——”离凡揣着邪说的面庞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配上身上的小丑装更像一只可爱的悬线小丑,“我有七个爸爸哎——哎爸爸爸我什么也没说我保证!”

 

云忘归玉离经顺着离凡惊恐的眼光看过去——地冥。

 

天随玄景齐齐出鞘。

 

离凡震惊:我是谁我在哪我只是想来唱K!

 

“哎呀呀~”此处应有大宝贝的BGM,“离经啊忘归啊,别冲动别紧张,一切都过去了过去了,详细的事情等会天哥哥回德风古道和你们解释,今晚我们放飞自我——唱K唱到天地——”

 

“不容。”地冥吐出两个字。

 

“十七你你你给我逍遥哥点面子!”玉逍遥脸都气红了。

 

君奉天对着离经和云忘归点了点头,示意地冥此次前来并无恶意。

 

“......既然义父和亚父都这么说了,离经也不便多问,”离经侧身,“亚父义父就请......”

 

“我真的可以去唱K吗?”离凡看到了离经背后的KTV闪光球射出的光芒,突然像只尖叫鸡一样尖叫一声。

 

地冥点头。

 

“离凡——”突然地冥身后闪出一个人影,“你就·这·么·去·唱?”

 

“这?!剑随风大侠——”玉离经认出了剑随风,但是惊讶于行侠仗义的剑随风怎么会和地冥这种......

 

“我不是我没有主事认错人了。”装着邪说灵魂的剑随风躯体干净利落地提溜起面前的小丑,拖到一旁昏暗的楼梯间。

 

“......要打110吗......”刚刚从包间探出头的小默云突然脑袋抽筋。

 

“你家法儒二师兄就在这里还要110干什么。”玉逍遥对着奉天撅撅嘴。

 

“哎哎哎哥你温柔点啊......”

 

KTV表示我们是合法营业者。

 

不一会,只见——

 

——地冥更加混乱了。

 

咳咳——只见——换了衣服的双子从楼梯间走出来。装着离凡灵魂的邪说外壳已经换下了小丑衣服,穿回了灵魂的江湖大侠服装,卷卷的头发也勉勉强强扎了个马尾,只不过看起来有点炸毛。离凡还很细心地把一缕头发留在了额前,留着等会凹造型甩头发用。而装着邪说灵魂的剑随风则套上了马戏团的小丑衣服和帽子,褐长直的头发披下来。

 

这是在玩换装play吗......

 

这边......我们怎么称呼呢......装着离凡灵魂穿着剑随风衣服的邪说的外壳......作者表示自己不行了......

 

但是离凡觉得自己很行!

 

穿回了自己的衣服以后更加正气满满了有没有!

 

“大掰二掰我们进去啊!”离凡一拐一拐地,像个不倒翁一样蹦蹦跳跳地跑过去一手拉着奉天一手拉着逍遥,“去唱K啦!”

 

君奉天看着这具摇摇晃晃的身体一阵紧张:“风仔你......慢点。”

 

“风仔?!”默云徽这才反应过来,“哎呀你就是那个在电话里卖萌耍宝的风仔?”

 

迹君你的形容词能不能换一下谢谢......

 

“风仔啊!”默云徽一把抓住离凡的手,“我就是你奉天二掰的小师弟啊——!我就是云海仙门的迹君啊——!我就是云海仙门可耻秘辛的主讲者徽仔啊——!”

 

这三人无比整齐而且逗逼的自我介绍......

 

哦,感情你们个个都是奉天的人,我逍遥哥呢?

 

哼!奉天是我的人嘛!哼!

 

“啊......啊徽仔你好......”轮到离凡不知所措。

 

“这几位朋友,请问这里是——”人群后面突然传来一声令人安稳的声音,“是云海仙门最帅最威最无敌的迷糊迹君的KTV包间吗?”

 

......你还念得跌宕起伏很有节奏的哦......这位朋友你是来找事情的吗......

 

“呃......这位朋友你找我?”人太多,默云徽看不见后面的人脸。

 

“邀请函上是这么写的,”这次是一阵凌冽的声音,“澡雪给我的。”

 

好你个澡雪迹君我记住你了。

 

原来是意琦行和绮罗生。

 

玉逍遥看着这么多人挤在包间门口,实在也不是个意思,就啊啦啊啦地把一堆人糊糊弄弄地全部推了进去。

 

这时候云忘归已经在里面飙开了。

 

“夜太美——尽管再危险——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哦哦哦——”

 

玉逍遥直勾勾地盯着地冥——或者说——永夜剧作家——的黑眼圈。

 

地冥发现君奉天也在盯着自己。

 

我的地啊......离凡邪说......你们怎么也盯着眩者!

 

“不懂得眩者美妆艺术的人,不配揣度眩者的私人生活。”

 

邪说你眼睛别这么亮。

 

收回眩者之前对你化妆技术的赞扬。哼!

 

离凡突然捅了捅邪说。

 

你......干啥?

 

嘿嘿嘿。

 

......

 

别忘了今晚给老爸唱歌啊。

 

......我为什么要和你心意联通!

 

听到熟悉的歌感觉怎么样?

 

什......什么熟悉的歌!

 

呦呦呦~死都不认是不是~

 

小弟你以后小心点。

 

唱得不错。君奉天把视线从地冥那里收回,对自己的大弟子的K歌表示满意。年轻人嘛,就是要有朝气——

 

然后法儒爸爸就看到了云忘归对着离经在嗷......

 

法儒爸爸收回对大徒弟的评价。

 

等到云忘归一曲飙完,离凡就一拐一拐地冲上去——很多人都在疑惑为什么剑大侠如此光荣负伤了。

 

然后云仔和风仔两个人就一起飙了一次《孤舟》,飙到一半云仔还拉着离经一起上来飙,硬生生把一首单人主题曲唱出了三人修罗场的感觉。

 

然后是意琦行和绮罗生飙《醉寒江》,期间玉逍遥几次故意对着两人用蹩脚的广东话嚎叫:“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害得耿直的意琦行几次忘词,随后被绮罗生笑笑用扇子敲着脑袋拉下了场,整首歌唱得最好的一段应该就是结尾两个人哈哈大笑的豪爽之景,因为他们两人就是哈哈哈地笑下场的。

 

然后就是奉天逍遥的《奉天逍遥》。离凡觉得自己头顶有点锃光瓦亮。地冥觉得自己非常如遭火焚。忘归和离经觉得非礼勿视。迹君觉得二师兄都开始为老不尊起来。包间里的其他人选择不认识台上两只黏在一起的白团——刚刚意琦行绮罗生都没靠这么近!

 

然后是鬼方赤命拉着三贝在台上唱《牵丝戏》。完美地结合K歌和戏曲——看了看三贝的醉了桃花害了春水的眼睛,又看了看赤王的凌剑眉、寒星目,玉逍遥抱着并不瘦的自己就是一声——哎呦喂我的小心肝儿尖尖儿哎......

 

“你还是叫了他们?”君奉天帮他挡着并不存在的瞎了狗眼的光芒,“我不是叫你别叫吗......”

 

“打哪厢个知道郎说个没月亮就是不叫伊的意思啊~~~~”

 

......玉逍遥你给我好好讲话!你看见十七的眼神了吗?!

 

“侬没看见呐——呐呐呐呐!!!十七十七我错了我错了!”

 

然后是公孙月在台上飙《两只蝴蝶》——小兰花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四姐很帅,娶回来的蝴蝶君武力值也不错,自己的小侄女更是可爱——小兰花拒绝思考这句话里面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然后就是一个很漂亮的——啊不,刚刚迹君扯着自己和天迹前辈的耳朵说过,这叫俊秀——的蓝衣服哥哥,在台上嗷嗷嗷来了一曲自己听不懂的语言的歌,还配了扇舞。离凡还看到不远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白衣服的超级好看的女孩子。

 

然后,有个老船长嗷了一首《傲》......其势让蝶仔回忆起离凡沉船打歌,让风仔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有点晕船。

 

偶开天眼觑红尘——啥?谁盗用我诗号?

 

——好友啊吃块柚子冷静一下。

 

侠者终须殉道——眩者的道路不由你评价!

 

——小十七啊说的不是你!

 

编剧编的歌你怪我咯!老船长表示不服气。

 

没事。卬挺你。肩膀拍拍好兄弟。

 

然后离凡竟然在有生之年看见自家大哥的尖叫脸——虽然是自己的躯体,虽然还尖叫得很优雅——但就是一个尖叫脸没跑了。

 

这回台上是——紫烨疾邪。

 

然后离凡听见自家大哥颤抖地低声自言自语:“......疯仔?!”

 

地冥老师选择忽略邪说的突然抽风。

 

地冥老板开始反思曾经总是指使邪说到处去交换情报搞事情的做法。

 

离凡觉得要不自己再改一个名字吧......风仔和疯仔吗......

 

众人只见紫烨疾邪在《江湖戏子》的悲哀氛围中,抱着霹雳官网最新推出的剑琅琊等身抱枕,嗷嗷嗷地唱出了自己身为配角加丑角的无奈和失恋的悲伤,一旁看似无辜实则在疯仔失恋道路上贡献巨大的孤星泪正在尽职尽责地递纸巾,甚至还帮情到深处的疯仔提供依靠的肩膀、帮他擦擦眼泪。

 

笑声比哭,还悲哀——

 

邪天子对着剑琅琊......等身抱枕深情一吻。


孤星泪把聚光灯打到最亮。

 

地冥你的手下都这么棒棒的吗......

 

然后......我的天啊怎么还有然后啊......离凡都要等蔫了!练习生捅捅他:歌单是大家点好的。有顺序。

 

哦......

 

“可是为什么奉天逍遥前辈就这么快可以唱啊?”

 

练习生捂眼。你知道就好啊孩纸。

 

“离凡。”地冥柔声说。

 

“哎?哎!爸干嘛!”

 

“记住:看破不说破——纯粹唯一的随风吾儿啊。”

 

“啊?哦......”我天,爸爸突然不傲娇了我好怕......


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的离凡。

 

等啊等......










-------------------------------------------


蓝衣服小哥哥道友们认出来了吗?就是召奴!白衣服的小姐姐是他的未婚妻——秀泷——还有道友记得吗!大家回答——有!


还有柚子和樱花!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