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

我本来无欲无求,如今我有了浴球——永远HE

[邪凡双子]爸爸的酒不能乱喝(十)

离凡飙歌,父子三人合唱(虽然仅仅一句歌词)

冥冥生日快乐啊!!!冥冥老师每天都是生日喔喔喔!!!


另外有一点就是离凡喝茶那里,我不知道其他的道友会不会这样,但是我哭的时候,如果忍住,就会觉得喉咙很疼!就像喝水噎到一样。


抱紧我的离凡宝宝!


-----------------------------------------------------



在离凡觉得自己就要变成龙傲天牌子的电灯泡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自己的BGM!


此处应有《随风》BGM!


“步如风,前程亦如风,江湖路瞬息动容——”全场只见KTV的光球上,飘飘忽忽地飘出了一缕剑穗——紧接着,便是!


便是剑随风大侠英俊冷冽的侧脸,逆光而现,更显凌冽深沉!在纷呈的闪光灯中,众人只见剑大侠双脚踩鼓点,一顿一顿,颇具节奏;忽的脚步生力,翻身、侧影,只给众人留下风中的披风和孤傲的背景,隐隐约约露出的刀削一般的下颚,留给人们的是不容小觑的能力展现;一步一步,掷地有声,踏石留印,剑随风走向舞台的中心,鼓风机及其尽职尽责地把随风大侠的披风吹得比头高。


到达舞台中央,随风大侠紧接着就是一个转圈,仿佛带动了包房的空气,形成了龙卷风,席卷观众的内心;随风而来的,是唰唰唰的发丝破空声,随风大侠随意将额前代表江湖沧桑的龙须刘海一挑一撩,伴随着仿佛闪电破空一般的响鸣;只见剑大侠伸手、顿形,将舞台上的带杆麦克风紧紧控制——横抱,侧麦,对麦喊歌宛如惩奸除恶!


此时,剑随风大侠身形飘动,身体随着音乐的鼓点节奏旋转旋转再旋转,原来是大侠脚下是围着花朵的旋转圈;再见到剑大侠左脚踩着不知道哪里来的收音机,右脚蹬着花圈的另一侧,屈膝,扶额,沉思者的面孔,心中酝酿的是——江湖正义!


是非转眼空——


“蝶仔来和声!”


“好说了!”


红尘中,谁葬英雄——雷如洪,叹无人塚——


只见蝴蝶·北方武林之首·君手持古月琴,扑棱棱地拨弄着,正是那江湖的无奈与沧桑!


当今舞台,正是绝世剑客和神话刀者的天下!


英雄就要惩奸除恶!


为义坚强!


“只有我觉得离凡那小子是想吃了那个麦克风吗?”鬼谛再也傲慢不下去了。


“歌曲是无罪的。”血闇源头按住了即将杀出本体的永夜。


“那一身噼里啪啦的挂坠真是没有半分眩者的美学!”永夜努力扒开血闇源头的手。


“他只是在中二的年纪啦。”十七还是挺喜欢听离凡唱歌的。


“我觉得离凡只遗传到了我们‘中二’里的一个字。”命运规划主目光如炬。


“二。”瑟斯悲伤地摸了摸自己的水晶。


痴情关,享受悲伤——


《随风》BGM结尾——“Duang——”


“蝶仔我今天帅·不·帅——!”剑随风把麦克风一抛、一撩刘海,摆出一个英俊潇洒的侧脸!


“我们的风仔——”蝴蝶君收好古月琴,用力拍了拍风仔的肩,“江湖最帅!”


Chua!ChuaChua!几束闪光灯应景地汇聚到两人身上。


意琦行和绮罗生觉得自己真的老了,玩起来真的不如年轻人了。


三贝说蝴蝶君其实不年轻,比绮罗生还早出场。


奉天逍遥觉得这这这......


老船长抱紧了自己的老坛酸菜。


(台下:


“风仔我怎么听得你今天声音不太对?”


“唱破声啦!”


“还有风仔你今天头发怎么炸成这样?”


“......天干物燥啦!”)


地冥......地冥发现邪说不见了。


地冥发现邪说正从舞台后面猫着腰鬼鬼祟祟地溜出来——身上的黑衣服和金属亮片很好地在KTV包间里掩饰了自己。


感情离凡你让你哥做苦力。地冥想起了刚刚突然出现的旋转花台和噼里啪啦的闪光灯聚光灯和背景音效。


还有凹造型的鼓风机。


邪说的审美审美时候这么中二?难道是被离凡逼的?


什么时候邪凡双子的兄弟情义这么好了?


哥你摸着你手机的加密歌单敢敢说你帮不帮?


我信了你的邪!帮!











离凡觉得自己今晚这么疯狂,还能活着回到永夜剧场,真是奇迹。


离凡的中二随风很好的带歪了整个KTV的风格,后半场简直就是群魔乱舞——喊麦MC打歌什么东西都往上堆,什么顺序啊点歌啊都是假的,几个人在台上唱着喊着互相串词,就连奉天逍遥组合都白发变黑发。这场景吓得绮罗生赶忙拉着意·老头子·琦行匆匆离开;唬得那个蓝衣服的哥哥公主抱着那个漂亮姐姐撒丫子跑路。离凡在还算清醒的时候小小关注了一下自家老爸和老哥——毕竟就剩他们两个伟岸不屈服的身躯坐在KTV的沙发上了。


离凡看见地冥笑了。


微微翘起嘴角,很开心的样子。


然后就看见大哥站起身,给自己递了一杯茶。


大哥的表情也没有刚刚那么狰狞了。


离凡喝着茶,觉得肯定是喝太快噎到了,喉咙有点疼。


哦,当然,我们没心没肺的风仔一秒钟恢复,又扎进了人群中开始群魔乱舞忘乎所以。


KTV恍惚的灯光打在两个身影上。


“冥冥之神,你的喜好要因为离凡而改变吗?”


“哈!眩者从来就不曾关注他们的内容。”


“那?”


“你知道眩者的关注点,”地冥说,“是觉得眩者偏心吗?”


“冥冥之神的决策必有道理。”


“眩者并未让你来。”


“是邪说自愿前来跟随冥冥之神。”


“你还是这样,”地冥看着邪说,“眩者不曾偏心,眩者只是,给你们不同的操命晷,让你们写自己的剧本。”


“是。”


“哈!眩者相信你能明白。”地冥一记摸头杀。











哦——地冥和邪凡双子回到永夜剧场的时候,已经月上三杆了。


离凡突然觉得不对。


玩high了。


老爸生日啊!


离凡看了看邪说。


邪说选择呵呵。


你还要再来一次随风吗?我这次可帮不了你凹造型了。


......我风大侠怕过谁!


地冥结束了沐浴洗漱,正打开浴室门准备去卧室休息的时候。


离凡你放开眩者挂在逐日马车上的闪光球!


只见离凡一手持闪光球,一手拿着自己的操命晷当作麦克风,在浴室门口又嗷嗷嗷地给自己来了一遍简约无配乐版本的《随风》。


离凡唱完后,突然拼命地往剧场的舞台后方跑。


离凡你跑得还挺快。


地冥走到舞台前——


永夜剧场的舞台——空空荡荡的——


——传来一阵空空荡荡的声音——


—— Remember me ——


—— though I have to say goodbye ——


邪说声音沉沉闷闷的,唱歌的时候也有意压制着自己的情感。


—— Remember me ——


—— don't let it make you cry ——


—— For even if I'm far away I hold you in my heart ——


—— I sing a secret song to you each night we are apart ——


—— Remember me ——


地冥听到了离凡的声音。


—— though I have to travel far ——


—— Remember me ——


—— each time you hear a sad guitar ——


—— Know that I'm with you the only way that I can be ——


—— Until you're in my arms again ——


歌唱中的邪凡双子听到了冥冥之神优雅的咏叹调一般的声音。尽管只有两个单词,但是,足够了。


—— Remember me ——


“奉,夜之指示,迎来今晚的主角——”邪说从舞台的后方缓缓走出。


“邪凡双子和他们的父亲——冥冥之神!”离凡从舞台后方跑出,扑到了地冥身上。


地冥伸手把一旁的邪说也搂进了怀里。


“爸生日快乐!”


“祝冥冥之神生辰快乐。”


空空荡荡的永夜剧场,不再空荡了。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