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

我本来无欲无求,如今我有了浴球——永远HE

有情 ——情人节贺文

无配对,亲情友情文。

---------------------------

今天是2月14号——情人节。

 

玉逍遥——就和众多的至仙山都没有脱单的阿丙们一样——趴在日历上暗自神伤。

 

自从自己到了仙山,前七天是没有意识的,只有在还魂以后才算正是入住仙山。正式入住后,玉逍遥本来想找永昼再履行诺言的,但是,看着永昼星期天通宵熬夜写剧本,星期一蒙头补觉不省人事,星期二星期三教导邪说,星期四星期五被逆神旸皇旸曜雪追着满仙山跑,星期六定期举办人格大会......玉逍遥觉得地冥好友的人生啊不,地生简直不能再圆满再充实——怎么......没有我逍遥哥一点位置呢......

 

本来玉逍遥也不是没有计划把自己加进永昼的生活里,但是,计划刚有雏形,就迎来了奉天——这边奉天逍遥刚在师兄弟见面抱头痛哭的悲伤氛围中不能自拔,那边地冥的二崽子终于开始了自己的剧本,期间末日十七还专程在仙山边缘驻守,把剑随风送回去,让他蓄命重生。

 

哎哎哎......真是我自己(天)都不让我和永昼有机会好好叙旧。

 

玉逍遥越想越伤心,越想越委屈,终于在悲哀的唆使下出门去买叉烧包和香肠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可是一出门,看见腻腻歪歪放强光灯的一对一对,再想起自己和十七曾经的相处,再再想起地冥为自己所做的行为种种,再再再想起仙山一直以来对自己爱理不理的永昼,玉逍遥从悲转愤,心中的小宇宙突然爆发——

 

说什么放下了?说什么都结束了?!难道你连我逍遥哥都放下了吗?!难道我玉逍遥也是你的计划的一部分吗?!难道我们的情谊,在你的计划结束后,就没有意义了吗?

 

你的曙晨没有消失啊,你的曙晨永远都在啊!

 

为什么总是避开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逍遥哥我不忍啦!

 

逍遥哥今天就要让永昼你知道,你逍遥哥永远是你逍遥哥!

 

小十七你别任性,哼!

 

说干就干,红旗招展!玉逍遥二话不说,冲回家里,抄起神谕,背起钱囊,憋着口气就往永昼的永夜剧场(仙山分店)埋头冲过去,惊得刚刚起身的君奉天一脸懵逼。

 

“永昼!!!永昼!!!开门!!!给你逍遥哥我开门啊!!!”

 

今天是,星期三,完美,永昼“在剧场+可以被打扰+精分不严重”的几率是最大的。

 

“永昼!!!!!!!!!给你曙晨哥我开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玉逍遥敲门无果,从背后拔出神谕,凝神,聚力,对着紧闭的剧场大门就是——

 

“天行日月啦——!!!!”“咔嚓——”

 

门开了。

 

玉逍遥:“......”

 

玉逍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永昼啊十七啊冥冥之神赦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门口不是冥冥之神。

 

门口是小丑傀一。

 

你能想象一开门就被天行日月问候的感觉吗?

 

本来剧场里,地冥是在日常教导邪说一些为(ru)人(he)处(gao)世(shi)的方法的,就听见玉逍遥像被单身狗咬了一样在门口汪汪汪,地冥默默嘲笑了天迹几秒钟,才让傀一去开门。傀一一开门就看见神谕剑一闪而过,然后一个天行日月就怼了过来。邪说眼神一凛,本能一般血闇之力上身,运招应对!

 

“末日武典·天地俱灭——”

 

就在两招即将冲撞相对之时——

 

“眩者可曾允许?”永夜剧场深处幽幽地传来一声怒火,霎时间,一招血闇吞天打破了两招,随后,只见永夜剧作家缓缓走出,面上带着可见的怒意:“玉逍遥,你是拆眩者的剧场的吗?”

 

“......永......永昼啊......”玉逍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怂了下去......

 

“冥冥之神......”

 

地冥一摆手,示意邪说收声。然后对向门口漏气的玉逍遥,冷笑一声:“天迹好友找我何事?”

 

“我......我是来帮你检验一下你的教育成果的嘿嘿......”玉逍遥真想掐死自己。

 

“原来如此,那么天迹好友也看到结果了,”剧作家背身,“眩者,不准你插手!”

 

“......这......永昼啊......”

 

“好走不送。傀一,送客。”剧作家说着,已经慢慢沉入永夜剧场深处的黑暗中。

 

“喂!地冥!喂!!!!!!!!”玉逍遥看着慢慢走远的永昼,心内蔫了吧唧的勇气莫名地再次萌芽,“你你你......我是特地来找你的!你!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哦?特地来找我?”地冥停下了脚步,故作疑惑地歪头想了想,装出一丝丝惊讶的语气,“哎呀~今天是我教导永夜小丑的日子,也是你玉逍遥来拆门的日子。”

 

“地冥无神论!”玉逍遥的小宇宙因为地冥的敷衍再一次爆发,“我逍遥哥今天告诉你,今天是情人节,我逍遥哥今天就要你陪我过——”

 

地冥唰地一声扭头转身,看向玉逍遥;顺便一抬手,把邪说蓄势待发要打向玉逍遥的末日武典摁死在了准备阶段。

 

“......玉逍遥,你是在仙山吃叉烧包吃傻了吗?”

 

“傻?!我逍遥哥心似明镜!聪明过人!”玉逍遥的小宇宙真是在蹭蹭蹭地膨胀。听到了地冥半生气半开玩笑的话,玉逍遥突然觉得自己有希望,于是哒哒哒地跑到地冥身边,神神秘秘地讲:“永昼啊,你难道不知道,情人节就是有情人的节日啊——你看看我们,一起吃霸王餐,一起修炼,一起怼人觉,一起刷碗——”

 

“谁和你一起刷碗?”

 

“——一起来仙山——是不是,我们的情谊是不是很深很深啊?”

 

“谁稀罕你来仙山?”一听到“仙山”,地冥明显产生了不少负面情绪,一把推开玉逍遥,就要走开,“我与你已经三掌断情,不存在情谊了。”

 

“哎哎哎永昼啊!”玉逍遥拉着地冥的衣袖,“你为什么都——”

 

“滚开!”地冥力道一横,抢回袖子,另一只手对着玉逍遥心口就是一阵掌风呼啸!没想到玉逍遥心一横,直直迎了上去。地冥心紧,就在掌力即将到达玉逍遥心口时,顿时收掌消力,后腿数步:“玉逍遥你不躲开是想死吗?”

 

“反正仙山死不了人啊~”玉逍遥看着自己的小十七一脸纠结的小模样,突然心情好了不少,果然永昼还是不愿意自己受伤,虽然在仙山所有的伤口都不可能致命。

 

“......你还要眩者再下达一次逐客令吗?”

 

“永昼~你就陪陪逍遥哥一天可以吗?”

 

地冥听闻,只是眼神一暗,转身,走开。

 

“永昼你!”玉逍遥那个急啊,你到底有什么难处啊,为什么都不愿意说出来呢,你的伤你的痛,说出来啊,我逍遥哥帮你担着啊。

 

“永昼你!你你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就——”

 

地冥脚步放缓了一点。

 

“就......就——不和你玩了!”

 

啧......还以为你会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话来,结果是幼儿园小朋友绝交吗?地冥觉得自己突然被逗笑了,虽然脸上还是这么高冷。

 

“正中下怀。”

 

“......那那那,那我就——砸了你的钢琴!”

 

“眩者换一架。”

 

“拆了你的剧场!”

 

“眩者去恶魔眼泪。”

 

“撕了你的命运规划书!”

 

“眩者再写一本。”

 

“......把你拉马车的马烤来吃!”

 

“去抓吧。”

 

“......把你的木偶全部烧掉!”

 

“点火吧。”

 

“......我我我......”玉逍遥深深地为当年软软萌萌的小十七变成了如今不解人情的死地冥而悲愤,左看看右看看,看看还有什么能拿来威胁地冥的,突然看到了剧场门边站着做背景板的——

 

嘿嘿嘿。

 

邪说正在尽职尽责地做永夜剧场里面观看戏剧的小丑,突然就看见了玉逍遥笑得如此草根的脸在自己面前无限放大,随后脚下一轻,微风啊不,狂风拂面,转眼间自己就被玉逍遥捞着跑出了几十里,碍于冥冥之神“玉逍遥只有我能动”的话,邪说选择安安静静地当一枚小丑。

 

——这......不会要拿我去烧了吧......

 

想着护紧了手里的离奇。

 

地冥只觉得一阵风吹过,一回神,剧场就剩他一个人了。

 

一个人?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玉逍遥你给我停下!玉逍遥!玉逍遥啊啊啊啊——!!!”

 

仙山众人,只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抱着一个黑色的东西,被一个炸开的橙子追得无比酸爽——比老坛酸菜还酸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永昼我看你不出永夜剧场哈哈哈哈——”

 

玉逍遥欠揍的笑声芳名远扬。

 

“玉逍遥你——!”

 

 

 

 

 

 

“Duang!”

 

玉逍遥正享受这十七对自己的追求——尽管原因有那么一点点不太对——的时候,突然觉得眼前一黑,撞上了什么硬梆梆但是还是有点弹性的东西。

 

玉逍遥抬头一看——

 

啊哈......

 

“师弟啊......嘿嘿嘿找师兄什么事情啊?”玉逍遥努力咧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所以你就是那个《仙山立刻报》说的情人节狂奔的两条疯狗之一?”

 

“......”

 

“玉逍遥!!!!!!!!!!!!!!!!!!!!!!!!!!!!!!!!!!!!!!!!!!”

 

“......奉天啊你看啊之二来啦——!!!”

 

“......”

 

地冥炸着一头橙色头发,脚下都要摩擦起火一样地冲过来,刚刚好对上了法官大人的双眼,冷冷一哼:“原来你们这是狼狈为奸吗?”

 

“......十七啊......”

 

“知道就好啊!”玉逍遥不怕死地说,“你就看着吧,要不要跟我逍遥哥,还有你法官哥哥一起过有情人的节日?”说着晃了晃被奉天逍遥加在中间的邪说。

 

......还好我见过一页书这么大的阵势才没被你们吓得再去一次仙山......

 

最终地冥屈服于两个人贩子的威胁:“眩者答应了。”

 

“嗷呜——小十七这才对嘛~~~~”玉逍遥当即放开了邪说,扑向地冥,“走走走,我们去河堤吃香肠!去坐摩天轮!”

 

地冥:“哦?”

 

玉逍遥抱着地冥不撒手:“我请客!我请客!十七好不好啊?好不好嘛?~~~~~”

 

“嗯。”

 

“嗷呜十七最好了永昼最好了全世界加起来都没冥冥你好~~~~~~~”

 

“嗯。”

 

君·大法官·奉天突然觉得到底谁是人贩子......不禁扶额。

 

“法儒前辈您习惯就好。”一旁的邪说突然说话。

 

“......”突然被安慰的法儒前辈。

 

 

 

 

 

 

二月,虽是深冬,但是河堤边总有几株晚熟的桂花,如今才踩着新年的钟声开放,散发出真正馥郁的香气;天边明月隐隐,沉浸花香中,思嫦娥;河面波光粼粼,打碎花香屏,如寒宫。一切的一切,都勾起人们沉沦于此的情思,食花香,饮明月,啖岁月,尝尽人世间的——

 

“香肠——!”玉逍遥向着河堤香肠摊撒腿而奔。

 

......原来我想写啥来着......

 

啊咳咳——重来重来——

 

花香,是如此令人沉沦;但是,所有美丽的花香,都是如此脆弱,掺杂着无限遗憾,掺杂着——

 

“永昼啊傀一啊师弟啊你们要玉米肠黑椒肠还是原味肠啊快过来啊~~~~~~~!”

 

——掺杂着——一股烤香肠味......

 

地冥觉得自己要恶心死在一片桂花香混合着烤香肠的油香中的河堤上,一旁的邪说用衣服包住了自己的离奇,就怕那烤香肠的点点火星和油星污秽到自己的木偶。

 

“小十七小十七来来来!”玉逍遥脖子上挂着一整串香肠,还把另一串挂在了君·视死如归·师兄还没长大就原谅他吧·我曾经也年轻过没关系·奉天脖子上,然后递了两根给地冥,“一起吃啊~~~~~”

 

“玉逍遥,眩者真不想认识你。”嘴上拒绝,身子还是很诚实,接过香肠,给了一根给邪说。

 

看到冥冥之神这么接地气还是很刺激的。

 

玉逍遥君奉天就挂着香肠,一行人边逛边吃。河堤有卖带灯手持气球(有杆子不能飞起来的那种哦~)的,blingbling闪闪发光,玉逍遥就冲过去买了三个,然后顶着奉天不理解的眼神和邪说看智障的眼神,自己留一个,奉天给一个,小邪说给一个。

 

没有blingbling气球的地冥小朋友:“......”

 

“哎呀十七啊你都是当老爸的人了还要玩吗?”玉逍遥自顾自着挥舞着亮晶晶的灯光气球。

 

“......那你和君奉天呢?”

 

“......哎?!......这不不是亲的吗......”

 

“练习生会伤心的。”奉天说道。

 

“......师弟啊你拆师兄的台!”玉逍遥叫喊着,挥舞着亮晶晶地带灯而且里面有小猪佩奇的气球,宛如挥舞着神谕,和奉天的叮当猫“正法”来了一场无法无天大战。

 

“天罡玉旨!”

 

“天圣罡风!”

 

玉逍遥被君奉天的气球糊了一脸。

 

“啊!奉天你竟然!”玉逍遥急急后退三步,“师兄我......不行了......”玉逍遥把自己的气球把柄往地上一插,单膝跪下,做出吐血的样子,向地冥伸出一只手:“十七......我走后......你一定要......要......照顾好我们的......”

 

奉天:!

 

邪说:要不要给个末日武典让天迹前辈痛痛快快地去吧......

 

“——香肠”

 

邪说:......

 

玉逍遥说着,趁几个人脑袋当机的时间,干净利落地把脖子上的香肠甩到了十七脖子上。

 

地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玉逍遥你给我死来!!!!!!!!!!!!!!!!

 

地冥劈手夺过邪说手里的全是粉色羽毛的气球,噼里啪啦地给了玉逍遥几个厉冥滔天。

 

然后就是玉逍遥耷拉着耳朵,乖乖地把香肠挂回了自己的脖子。

 

“嘤嘤嘤十七你打我......”

 

“哼!”

 

然后一队人马就开始游玩拍照,奉天直男一样的拍照技术让玉逍遥都唾弃不已,地冥高富帅随便一站都是完美模特,玉逍遥又是一个停不下来的主,于是拍照大权就全权交给“衣服太黑啦根本看不见嘛小邪说你就负责照相好啦~”的邪说。

 

好在邪说也是个不喜欢上镜的人,掌握天地法三人手机的生杀大权的邪说表示很开心,天地法三人的手机自然是正正经经的照片,自己的手机八成是冥冥之神的各种小迷弟抓拍,还有两成是奉天逍遥各种不能言喻的黑照。

 

“小邪说啊来一张——耶~~~~~”玉逍遥左手拿着气球,右手比了个剪刀手,在摩天轮下面摆了个pose。

 

“玉逍遥你的手势揭示了你的智商。”地冥。

 

“......”

 

邪说完美地抓拍到了玉逍遥那不可言喻的表情。

 

摩天轮还真是没什么好玩的——对于先天们来说。

 

“那玉逍遥你抖什么呢?给气球发光吗?”

 

“十七啊你变坏啦!”

 

一行人从摩天轮上下来,陪着“我没事我很好”的逍遥哥坐下来顺顺气。

 

这时候身边有两个老人也坐了下来聊天。可能是老人耳朵不好说话大声,也是先天们听力超群——

 

老者一:你看看你,死之前这么怂,死之后还是这么怂,这个女人啊,你是一辈子啊不,成了鬼啊都别想追到了!

 

老者二:我我我……就是不知道怎么……

 

老者一:哎……我给你的最新《霹雳英雄传》你到底有没有看啊!

 

老者二:看了……

 

老者一:看了你难道不知道怎么办吗?

 

老者二:我我我……都……不理我啊……

 

老者一:我什么我啊!咳咳咳……哎,命丧仔啊我最后帮你一次了。诺,这是我毕生总结出的恋爱秘籍,记好了,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学会化妆!

 

老者二:化妆?那个女人……

 

老者一:所有的女人都是大同小异,都追求美丽的容貌。化妆,是男人征服女人的武器!不会化妆的男人,要么是命好,有女人上辈子欠了情债要还,要不,就会像《霹雳英雄传》里面的那个……那个……哎呀一时间想不起来,就是一个和蝴蝶君莫召奴谈无欲列在同一版面上的用剑的大侠,他年少英俊,行侠仗义,又会打歌,为人朴实,是新生代的一颗明星啊——但是啊,情路一片坎坷,你看书看到了吧?

 

老者二:呃呃……

 

老者一:哎……不敢说了是吧?他就是因为帮女朋友化妆化太丑,就分手了啊!

 

老者二:这……这……

 

老者一:啊!我想起来了!他就是正义剑侠剑随风啊!

 

如遭火焚的地冥:......

 

咔——哐当——

 

地冥捏断了身边的路灯柱子。

 

老者一&二:!

 

“啊啊啊对不起了我这朋友有有有……精神病啊出门忘吃药啦拜拜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啊——”玉逍遥抄起即将掏出真正的神泣的地冥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后面是两个追逐的身影。

 

邪说暗搓搓地算计着,今晚就给小弟拖个梦,先嘲笑一下小弟,然后教他化妆。

 

所以,陪伴情人节在家里的留守儿童小月的剑随风哄完小月回去睡觉后,在因为没有女朋友抱抱安慰哭唧唧地陷入梦乡后,先是被老爸用神泣对着屁股噼噼啪啪打了一顿,然后被大哥用冷言冷语嘲笑了一番,然后被天迹前辈和法儒前辈摁在化妆台前,由大哥和老爸亲手教导如何化妆。

 

论如何重拾美妆大佬的儿子和美妆后起之秀的弟弟的尊严。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