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

我本来无欲无求,如今我有了浴球——永远HE

片段·醉酒记第二季(续写)

看了RIN. W道友的文突发奇想

OOC

设定全部参考道友的原文


 @RIN.W 太喜欢你的文了就写了,大大么么哒~

 



------------------------------------



“玉逍遥,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twice?”人觉扶额。

 

“谁知道啊,白酒一口放倒这回黄酒还能一口放倒?我是要敬佩中华酿酒产业的光辉历史吗还是?!”玉逍遥尖叫。

 

地冥:“¥#%&*……*■●@★※→◆○......!”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玄黄三乘今夜齐聚烧烤摊。

 

与之前不同的是,还带了家属。

 

哦,是地冥单方面的带家属。

 

让邪凡双子自己呆在家里眩者不放心。

 

说完地冥还恶狠狠剜了剑随风一眼。

 

冥冥之神真的是优雅。

 

就算地冥像所有嘈杂的人一样,拿了个小马扎,啪一声往地上一坐,双腿丝毫不优雅地张开,曲着腰,双臂撑膝盖——那姿势,一点也不粗俗,反而散发出南美洲猎豹蓄力待发扑咬猎物一般的矫健和力量。

 

看脸。离凡捅捅小迷弟邪说。

 

地冥就是来捕食的不用说“一般”这两个字谢谢。

 

地冥一边和天人斗嘴,一边唰唰唰地又是剥虾壳又是剔鱼刺,修长的手指把虾壳鱼刺都雕刻成了艺术品;然后把虾和烤鱼平均分给两侧的邪凡双子。玉逍遥颇为荣幸地得到了一点地冥认为剥得不好看的渣渣。

 

“地冥好友......”非常君看了看温馨(?)的四人。

 

“人觉好友别客气,”地冥现在正用筷子把烤茄子的茄肉与焦皮分离,“今天是君奉天请客。”

 

并不在场的法儒:“啊嚏!”

 

非常君看着地冥把茄子肉分成两份,给了邪凡双子,完后还对天迹笑了笑。

 

“......”好吧,你们继续你们继续......人觉选择自力更生丰衣足食。

 

然后,警觉如非常君,看到玉逍遥趁着地冥扭头对自己笑的功夫,暗处手一挥,把半杯黄酒掺进了地冥的橙汁中。

 

然后地冥就中枪被放倒。

 

“皮够了吗玉逍遥,一次不够你还第二次?!”人觉真的为天迹同修的智商捉急,“而且这次地冥还带了两个小孩子啊你知道吗这事情有多大吗!”

 

刚刚和天迹大掰喝酒喝得挺欢的离凡:“......我成年了......”

 

“这不还有一个吗?!”非常君很炸毛啊!

 

“......他是我哥......”

 

“......”

 

“风仔啊傀一啊,不要怕,”玉逍遥拍拍胸脯,“你们天哥哥我有经验!”

 

“......你灌醉地冥两次你好意思吗?!”

 

“哇哇哇人觉好友你的霹雳人设的华丽尊贵悠然自得呢?”

 

“被你吃了!”

 

“......好吧我们现在的重点是地冥好友。”玉逍遥拉回主题。玉逍遥看了看表:“距离地冥好友醉过去已经过了半个小时——这就意味着,地冥好友还要继续鱼类的语言一小时三十分钟,在这段时间内,地冥好友体征平稳,但是不受人控制;愿意回答他人的问话——当然是用鱼的语言——但是不愿意被别人拉起身,很会逃脱。”

 

双子听得一愣一愣的。

 

“两个小时之后,地冥好友会说出第一句人话,然后就开始脱衣服——”

 

“玉逍遥这里有小孩子!”

 

“人觉好友啊他们成年啦~”玉逍遥打了个哈哈,“别担心别担心看小傀一你那副样子——我天哥哥怎么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呢?我当然阻止了地冥然后拉着他上了车——”

 

“上了车?!——”离凡一个爱德华·蒙克之呐喊脸。

 

“冥冥之神啊——”邪说已经扑到了地冥身边,一副誓死保护冥冥之神的小迷弟表情。

 

“......地冥的两个孩子这么不纯洁的吗?”

 

“天迹好友,是你的措辞有问题。”

 

“咳咳......然后吧,地冥好友就会想开车,哎哎哎别这么看我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哎!”

 

“地冥不是还对一个消防栓打了招呼吗?”

 

“哦......我选择遗忘。”

 

“当然地冥好友被我和人觉天迹好友拉下来了。我就把天迹和地冥塞到后排,然后地冥就开始呃——”

 

“发骚。”天迹接上。

 

“骚?!——”离凡又是一个爱德华·蒙克之呐喊脸。

 

“你们对我的冥冥之神做了什么?!”

 

“我们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啊,后来你们都看见了。”天迹撇撇嘴。

 

“看见你和地冥衣冠不整?”人觉。

 

“某种不存在的光芒!”离凡捂眼回忆。

 

“还有一个小时,”邪说突然说,“离凡过来,我们带冥冥之神回去。”

 

“天迹人觉前辈和我好像都喝酒了......”离凡突然觉得不对,“要不我叫个滴滴?”

 

“我没喝。”唯一没喝酒的战斗后备力量说道。

 

“哥你有证吗?”离凡不记得大哥拿到了证。

 

“你认为我和冥冥之神长得不像?”邪说温柔地架起还在吐泡泡的地冥,凶了离凡一下。

 

生物奇迹。

 

然后邪说就觉得自己的脖颈一阵暖意。

 

然后邪说觉得自己的脸热了一下。

 

冥冥之神......亲了我......

 

邪说脑袋瞬间当机。

 

地冥还把自己的额头抵住邪说的额头,温柔地看着他。邪说闻闻,其实冥冥之神身上没有什么酒味,就算仅存的一点点酒味,混合了冥冥之神的优雅熏香后都呈现出奇特的芬芳。

 

嘶——

 

天啊!地啊!玄黄三乘前辈啊!离凡看着幸福到升华融化加沸腾的大哥,觉得自己还是叫个滴滴吧。

 

“这这这!”天迹一脸不可置信,“上次的步骤不是这样的!”

 

“一次实验具有偶然性。而且你这次是黄酒不是白酒,变量都不一样了,”人觉说着,趁着地冥抱自家鹅几不放手,顺走了地冥的车钥匙,“我不开车,我只是以防万一地冥来个被风拂过脸颊的舒服感觉。”

 

“正天地所不正,判黑白所不判,犯人鬼所不犯,破日月所不破。儒法、无情,法儒、无私——”只看见街对面走出一个正气的身影,“玉逍遥,离经发微信告诉我你们玄黄三乘聚会出了点意外,让我来开地冥的车带你们回去。”

 

“这离经咋知道的......”玉逍遥疑惑。

 

离凡不会承认自己刚刚一直在德风古道的群上直播烧烤+老爸醉酒的。至于为什么离凡会在德风古道的群里,咳咳,请各位朋友们去咨询剑随风大侠。

 

“来了好来了好,”人觉如释重负,“天迹你和我去拉地冥,离凡你去拉你哥,兵分两路拉上车——是字面上的车!”

 

离凡抖了抖,就去拉大哥。

 

“邪说离凡——”

 

离凡也被地冥抱住了。

 

离凡觉得自己也有点迷糊了。

 

“完了完了,战斗力又消失了一个。”天迹装作悲伤的样子。

 

“——今天有没有好好听话?”地冥温柔而不可驳回地问怀里的双子。

 

离凡想起了今早在用爸爸的变gay喷雾喷准备送给女朋友的纸花。

 

邪说想起了今天下午放任元争剪辑剧作家的恶搞视频。

 

“有......”邪凡双子乖乖巧巧地答道。

 

“乖。”地冥揉了揉双子的脸。

 

然后懵逼的三人就被一旁的天人法三人拖上了车。

 

-------------------------------------------

 

元争正在刷朋友圈。

 

突然听到楼下的门铃追名似的叫了起来,门也被DuangDuangDuang地拍打着。

 

我好不容易享受一下一个人的生活怎么你们回来了......真是寄人篱下任人宰割啊,元争为自己悲哀。但是他还是及其迅速地下楼开了门。

 

这叫什么?

 

天地人法邪凡修罗场?!

 

元争刚刚开门,就感觉自己被一个大雪球撞到了门边,紧接着是六个黑漆漆的身影跌跌撞撞地涌了进来。

 

“地冥你别骚了——!!!”

 

天迹看着自己再一次印花的衬衫。又看了看同样没能逃过一劫的君奉天和非常君,觉得心里挺平衡。

 

元争赶忙去帮几位客人倒了茶水,自己冲去厨房煮醒酒汤。

 

天人法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继续在沙发上凹造型的地冥——这次还连带自己两个儿子。

 

邪凡双子宛如雅典娜神庙中坚强而孤独的柱子,直直地杵在地冥身边,地冥一手拉着离凡的手,一手绕着邪说的肩,凹出了雅典娜从宙斯头颅中诞生的画面。

 

画面美到不敢直视。一向又红又专的法儒爸爸表示自己无法接受这么国际化的前沿美学盛宴。

 

“哥我们能动吗?”

 

“等会冥冥之神摔下来了怎么办?”

 

“......可是哥我站得好累......”离凡小小地动了动肩膀,“老爸好重。”

 

“......谈论冥冥之神的体重是失礼的行为!”

 

“地冥的肉都长到骨头缝里了当然重。”天迹一语惊醒梦中人。

 

“......玉逍遥你怎么知道?”君奉天问。

 

“噗——”玉逍遥选择喷茶掩饰。

 

终于在一阵兵荒马乱中,地冥终于凹出了一个难度系数比较低的造型,手里是元争刚刚煮好的醒酒汤。地冥就有一阵没一阵地喝着。

 

“地冥冷静下来了,”君奉天得出结论,“我们就不打扰了。”

 

地冥抬头看了一眼君奉天,也不知道有没有认出奉天;随即放下碗,又把两个儿子招呼过来问话。众人只见地冥面色慈祥,关爱孩子的话语就像春日的清泉一样从他那美妙的红唇中慢慢涌出,整个情景已经散发出圣母一般的光芒——如果忽略两只崽的不规则抖动的话。

 

“啧啧啧等等啊奉天——”玉逍遥突然掏出了手机,“十七啊,帮你天哥哥清空一下购物车呗~”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非常君:你还没忘记这茬啊。

 

地冥一甩柔顺的秀发,一脸柔情似水:“叫爸爸。”

 

“......靠......喝黄酒怎么这回答还是一样的......”

 

---------------------------------------------------------------------------

被众相按住的命运规划主:“别拉我,让我出去把这个吃鱼永夜杀了!!!”

 

“相同的错误,眩者不会犯第二次。”永夜突然神思交流,还喝了口红酒。

 

“你还喝啊,”瑟斯夺走了酒杯,“玩得开——心——吗?”

 

“哈!难得看到那两个小子如此的表情。”鬼谛嗅了嗅手里的玫瑰熏香。

 

“......你们几个别二啦来帮忙压着规划主!!!”十七和血闇在鱼池边缘大喊。

 

 -------------------------------- 


纯粹好玩的一篇文~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