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

我本来无欲无求,如今我有了浴球——永远HE

【地冥亲子】出名

*OOC,HE,暗暗地设定仙山并不是一个那么好的地方吧,但是并没有展开讲,因为就是一发完结。

(0)

我要出名!

 

我要做偶像!

 

(1)

知乎提问:我想出名,我想成为一名歌手,各位知乎大大告诉我怎么办!

-------------------------------

17个回答

--------------------------------

匿名网友:谢邀。

第一步,你要热爱唱歌,勤加练习。

 

(2)

“剑随风,人随风,生死关——未曾动容——剑随——”

 

哐当!

 

“剑随风!你再给我唱!”

 

“啊啊啊啊啊啊院长我错了院长我没有!”

 

(3)

脑补键盘打字音效: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知乎回答:

第二步,你要积极参加歌唱节目,去找你的伯乐。

 

(4)

BFJ:各位观众朋友们,这位是《O光大道》苦境赛区的选手,剑随风。现在就请剑随风介绍一下自己的经历,自我介绍以后,就是投票环节。

 

大家好,我是剑随风,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哦,也不是,就是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在孤儿院里面。我没有见过自己的亲人,问院长,他也是说,在某个PM2.5严重超标的一天夜里,风大叔把我送来了孤儿院。哦,风大叔是在荒山里捡到我的,他喜欢山里的生活,每周末下山和在城市里儿子风平过周末。风大叔之前经常资助我,还经常带着风平来看我。但是,有一次他们看过我回家的时候,遭遇了车祸,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但是我依旧过得很好的,天天帮着咸鱼院长奶孩子、换尿布、织毛衣、编围巾,经常给他们弹钢琴,虽然那台钢琴很老旧,但是每当我弹起钢琴的时候,总觉得特别开心、自己好像变了一个人。我还喜欢和他们一起玩布娃娃,和布娃娃过家家,其实我也觉得自己很幼稚吧,但是那些布娃娃——特别是马戏团小丑那样子的,就特别喜欢。另外我还喜欢唱歌,每天都唱,刚才的那首《随风》是我自己写的歌。虽然每次唱歌都会把孤儿院里面的小朋友吓哭,把院长气到从咸鱼状态变成河豚状态,但是我还是喜欢唱歌。我想出名,我想成为歌星,让风大叔在天之灵能高兴一下,也让那个院长知道我唱歌很好听。说了这么多,就是希望大家支持我吧,谢谢大家!

 

“呃......呃......”剑随风看着眼前微微摆动的、电流声滋滋作响的麦克风,又抬头看了看眼前黑茫茫的人群,以及四周用锐利的眼神盯着自己的评委。剑随风喉咙动了动,开口道:“哈喽!大家好,我就是刚刚唱《随风》的风仔啦!我喜欢唱歌~我想出名~我是一个乐观开朗积极向上英俊不凡的十九岁的大好少年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么么哒~~~”

 

(5)

“风仔你是傻逼吗!”蝴蝶君啪地一拍墙壁,墙上的石灰粉宛如你是风儿我是沙一般缠缠绵绵到了天涯。

 

“你这种自我介绍怎么可能博得同情啊!煽情啊!揭伤疤啊!风仔,我之前写给你的词呢?!你不是背熟了吗?!你的孤儿院身世啊!车祸啊!坏院长啊!拉扯孩子啊!什么鬼在天之灵啊!你都背到哪里去了?!你这么好的天分、这么好的背景、这么可以博得眼泪的身世,你你你居然!”蝴蝶君扯着剑随风的衣领,一句一下地撞倒石灰墙上。“不是我不帮你啊!你看看你!我要你跟我干你不肯!一定要自己闯是不是?!你钱也花没了机会也丧没了,你就......你就毁在这个傻逼自我介绍上吧!”

 

“蝶仔......对不起,”剑随风没有抬头,只是抖了抖疼痛的肩膀,“我......不想博人同情......我不想骗别人。”

 

“可是你就是这么悲惨的身世啊!你总有一天要面对你的出身的!就算不是在——”“蝶仔。”剑随风抬头,看着蝴蝶君的眼睛。

 

“......风仔......”蝴蝶君松开了剑随风的领子,“你不要再......”

 

“蝶仔谢谢你,谢谢你一路以来对我的帮助,以及你的——”剑随风拢拢衣服,“激将法......我知道,我应该......利用我的......来成名,这些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的我都知道,现在的明星不博取一点眼球和泪水怎么可以呢......但是我总是觉得,有人陪着我、我不是孤儿、我——”

 

“风仔!这只是你的幻想!”蝴蝶君警告道,却被剑随风打断。

 

“所以你一直想把我拉到你家去感受真正的温暖,来消灭我孤独太久的幻想吗?”剑随风苦笑一下,脸上为了比赛而画的淡妆已经开始掉落。“谢谢你蝶仔,真的。但是这次,我想......自己想想......”

 

“......你怎么都不懂啊!”蝴蝶君当着剑随风胸口就是闷闷的一拳,打得剑随风晃了晃、闷闷咳嗽了几声。“我明天就要去国外和阿月仔小月仔一起拍戏了,拍完戏回蝴蝶国,可能就......不会再来苦境了,”蝴蝶君终于退下步来,在口袋里面掏了掏,“别这么看我风仔,你不稀罕我的钱我也不会舍得给你......喏,这是我房子的钥匙,借给你住。反正都是随便租的,隔音效果不错,给将来的大明星练歌用吧,不要再孤儿院伤害儿童了;租金的话......风仔你就拜老爷拜娘娘求包租婆温柔委婉一点吧!”说完,蝴蝶君把钥匙和一张写有地址的纸片往剑随风手里一塞,就要离开。突然,蝴蝶君觉得手臂被紧紧地抱住,剑随风颤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谢谢......你,蝶仔......”

 

“谢你个头!”蝴蝶君一把推开剑随风,“再这么颓丧蝴蝶君就不认你这个兄弟了!”

 

“哈!没想到我的演技已经这么好了吗......嗝......看来我要考虑做个歌影双栖明星了哈哈~”剑随风攥紧了钥匙,随手摸了摸掉粉的脸,对着蝴蝶君咧开了一个标准的傻逼笑容。

 

“哈!风仔,我相信你!”蝴蝶君掏出了帽子和口罩,并没有回头,戴上,上了一台车,离开了。

 

傻风仔啊,那都是幻想啊,千万不要——

 

被迷惑吗?

 

——不要想起来啊!

 

(6)

脑补键盘打字音效: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知乎回答:

第三步,你要一个经纪人,又称——保姆。

 

(7)

“你好!这位同学你需要经纪人吗?”

 

(8)

这位同学你需要精神病医生吗?

 

剑随风和一个少年,大眼瞪小眼。

 

剑随风本来一人走在冷冷清清的大街上,节目录制完后已经是凌晨了。他低头戳着手机的支O宝,看看银行卡里面仅仅三位数的余额和空空如也的钱包,双脚宛如脱缰野狗一样随他走,头顶的路灯一闪一闪,气氛非常适合来点夺财劫色的新闻大事件嘛,说不定我就成名了呢——剑随风脑袋里也在脱缰乃至脱氧脱智。

 

突然,前面的巷口唰地一声闪过一个黑影,然后那个黑影啪啪啪地就往自己面前冲来,就在剑随风准备传承前辈光着膀子舞着棒子“我打——”一声吓死汉子的武打精髓的时候,那个小黑影端端正正地站在了自己面前,双手在胸前做成祈祷的样子,头微微着歪着,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就像天上偷下来的小星星,双眼眨巴眨巴的,一头天然波浪卷的棕色长发发把略有刺骨的夜风卷成了一杯炒酸奶卷卷,引来了夜莺在巷里歌唱——“你好!这位同学你需要经纪人吗?”

 

(10)

剑随风呆呆着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有些相似的人。

 

“你是不是觉得我和你长得很像啊?是啊是啊我就是在哔哩哔哩上看到你的演唱觉得我们特别有缘分,就来做你的经纪人啦!”

 

剑随风震惊地看着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大傻子。

 

“你不要担心啦我就是觉得我们特别有缘是不是?你叫剑随风对吧,我叫槐一,槐就是那个很有名的琵琶大师槐破梦的槐哦~单字名一~好啦我们算是认识啦!大明星走啦走啦我们回家!”

 

剑随风难以置信。

 

剑随风脑袋放空。

 

剑随风被一台横空而来的滴滴快车拉走。

 

(11)

可是为什么滴滴快车的司机是个黄色头发的在啃瓜的人而且副驾驶上居然挤了了两个白头发的人?

 

(12)

“你看我的描述好不好,是不是把你描述成了一个小萝莉?”

 

“哼!”

 

“明明见面的时候你这么可爱这么现在这么——这么了?”

 

“因为我毕生的演技在见面的那时候全部用完了,”槐一说到,“还有,炒酸奶卷卷是什么东西?”

 

“哎——就是好吃的东西呗~”剑随风瘫痪在自己的床上开始把自己卷成酸奶卷。

 

“现在距离你遇到我已经三个月了!”槐一围着围裙,左手平底锅右手炒菜铲,磨刀霍霍向风仔,“你呢?你就在家里瘫痪了三个月!”

 

“谁瘫痪啊谁啊!”床上的酸奶卷蠕动了一下,“我写了这么多歌都没人看中我有什么办法!”

 

“那你就应该努力增强你的实力!”

 

“我有啊我有啊!我一直在看书一直在学习我很努力了好不好?!”酸奶卷从中裂开,一个棕色的头蹦了出来。“说我在家里瘫痪!那些公司说的什么应酬啊面试啊你怎么都不让我去?!”

 

“你看那些是正经的东西吗?”

 

“大公司哪里看得上我?!”

 

“你还知道看不上!那你还在这里瘫痪!”

 

“像你这么啥都要正正经经的有啥出路啊!潜规则你懂不懂啊!你真当现在这世道还是你喜欢看的什么成龙什么......”

 

“谁教你这些的?”槐一直接丢了锅和铲子就跳上床,“你原来不是这样的,你原来——”

 

“我才认识你距离十天才三个月你知道我原来什么样哦!”剑随风一挺身,直接把槐一摔下床,“你知不知道你最近有点更年期啊!”

 

更年期!我是更年期啊怎么样了我!这么久了、这么久了,一点感觉都没有,难道......

 

槐一摇了摇头,把心底不安分的苗头压了下去,自己一定要相信、自己绝对要相信。

 

“哼!”槐一闷闷地哼了一声,拿起了锅和铲子,一瘸一拐地走出了剑随风的房间。

 

(13)

这就是,蝴蝶君给剑随风的出租房。

 

三房一厅一卫一厨,简简单单,但是隔音效果超级不简单。

 

剑随风觉得在房子里放个烟花都没人知道。

 

(14)

“就你瘫啊!”剑随风对着离开的背影低声地磨着牙,狠狠地把床边的一杯牛奶灌下了肚子。

 

然后狠狠地全部吐了出来。

 

酸了。

 

又酸了。

 

这杯牛奶是清晨的时候,槐一拿给早就起身开始真的在认真读书搜集词句和灵感的剑随风的,早上没喝完,放到槐一现在在准备午餐的时候,牛奶居然已经发臭发酸了。

 

最近,啊,不是,是住进了出租屋,就开始这样。

 

刚开始剑随风只是单纯的觉得可能是出租屋少人住,太潮湿,新鲜的蔬菜和牛奶不到两天全部都会坏掉,在冰箱里的也不能幸免;那些罐装食品,什么保质期三年五年,全部一个星期内坏掉;做熟的饭菜,下一餐的时候,真菌和细菌们已经开了无数次联合国大会,闻起来的味道那是非常的神奇。一杯奶粉冲的牛奶,早上放到晚上,就坏了。

 

最近变本加厉,早上放到中午就不能喝了。

 

但是剑随风明显心大,并没有放在心上——反正东西是槐一买的,饭菜是槐一煮的,牛奶也是槐一冲的,自己出名以后把钱还给他就是——剑随风想起了早上槐一拿牛奶来的时候,那淡淡的笑容,好像可以融化在阳光里一样那么温暖,好像突然填补了自己心中的一块空白,好像和自己幻想中陪伴自己的人的身影重合了——可是怎么到了中午对自己就是这种态度?呜呜呜,不开心!

 

(15)

叮咚——

 

“更年期的槐一阿姨我来开门就行了!”

 

(16)

脑补键盘打字音效: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知乎回答:

第四步,你要一个配乐师,道上的人称之为——保镖。

 

(17)

“这位同学,你需要配乐师吗?”

 

(18)

这位同学你需要精神病医生吗?

 

(19)

“专业配乐师,不了解一下吗?原价300多、200多的配乐,现在统统20块、统统20块哦~~~”

 

“......槐一哥哥门口有个橙色头发的疯子啊——!”

 

(20)

门口的人愣了愣。

 

然后微微一笑,头发瞬间变成了紫色。

 

“原来这位同学你不喜欢橙色?”

 

(21)

“......槐一哥哥门口有个紫色头发的疯子啊——!”

 

(22)

然后,槐一哥哥把门口那个黑色头发的疯子请进了家门。

 

(23)

“我的歌手正需要一个配乐师。”槐一哥哥努力做出一个开心的表情,可是剑随风觉得这个经纪人的脸更加愁苦和疲惫了。

 

也是啊,自己从生活到工作,麻烦他太多了。

 

那也总不至于委屈你到哭吧,我说过了工资会给你的。

 

剑随风有点不解,为什么经纪人的眼睛里开始闪着泪花。

 

(24)

剑随风的事业如日中天,蒸蒸日上。

 

你不服?

 

来辩啊!

 

你也不看看人家的经纪人——够心机,够手段,堪比国际风云变化中的辩论家,每次谈话都能给剑随风争取到一个新人简直不敢想象的利益和机会。

 

你再看看人家的配乐师——国际水平,睥睨众生,各种风格信手拈来,周身自带金色大厅的国际气场,一个专业歌手都不敢高攀的天才钢琴家。

 

最最重要的是,你再看看人家的自我魅力——傻逼一样的笑容、逗比一样的思维、龙傲天一样的......呃......

 

哎?

 

对不起我拿错稿子了。

 

槐一哥哥你帮我写个介绍你家歌手的稿子呗。

 

槐一哥哥:不就是你刚刚念的那个吗?

 

这也太写实了吧......

 

槐一哥哥:我觉得很对,要不你去问十七老师。

 

“剑随风啊,”钢琴前的十七老师拢了拢橙色的头发,眯了眯玫瑰一样的双眼,“他那是,纯粹唯一啊。”

 

(25)

他还知道什么潜规则呢!哼!

 

(26)

他单纯,但是他不傻啊。十七老师笑笑,摸了摸槐一的头。

 

(27)

一旁的剑随风觉得眼睛疼。

 

(28)

自己的经纪人和配乐师好像感情特别好,怎么办,在线等,急!

 

(29)

脑补键盘打字音效: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知乎回答:

第五步,你需要接触大公司——暨潜规则。

至于(28)的问题,咳咳,知乎上不鼓励这种提问哦,你是来骗小【哔——】文的吧?

 

(30)

“不可以!”啪地一拍桌子。

 

“我不准!”唰地一甩谱子。

 

(31)

“就是吃个饭,谈谈签合约的事情。我......我会小心的......而且这次机会也很......难得不是......”剑随风低着头,掰着手指头,就像一个做错事情的小孩子。

 

“为什么你要跳过我直接和公司谈合同?”槐一扯着剑随风的头发就把他的头提溜起来。

 

“因为你......你就没把我当成一个明星看,你总是推辞掉社交活动,这样下去我——”

 

“槐一是想保护你,”一旁的配乐师开口了,“你很着急。”配乐师用银灰色的眼睛细细地看着剑随风,嘴里慢慢挤出了剑随风很害怕听到的真相:“你为什么——这么急着出名?”

 

“我......”剑随风不知道说什么,拿起桌子上的水,喝了一口,随即被变质的恶臭齁到要呕吐,但是还是勉强地吞了下去。现在连水也在一天之内坏掉了。心跳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紧,我的......时间不多了吗.......为什么,最近总是觉得心里很空、很空、空到用整个生命都填不满......我要出名,我要快点出名,要不然,风大叔他们就看不见我了......要不然,那些......永远只能是幻想了......

 

(32)

脑补键盘打字音效: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知乎回答:

第六步,你需要噱头,你需要新闻。

 

(33)

“反串?!”

 

(34)

似乎是为了弥补,在剑随风遇见槐一哥哥的第十个月和十七老师的第七个月也就是(31)发生后的第二天,槐一哥哥拿了一份真人秀的合同给剑随风。

 

“这是我最后的底线,”槐一说,“拍节目的时候不准背着我们抽烟不准背着我们喝酒知道吗!”

 

(35)

剑随风一身粉色的古装,还戴上了面纱,远远看上去,还真的挺像一个从画中盈盈走出的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莲花——

 

“妖精啊你!”槐一忙不迭地躲过剑随风的又一次水袖攻击,但是还是被剑随风风骚的水袖糊了一脸。

 

“你这袖子玩的很熟练。”十七老师在一旁笑着,顺带收拾刚刚的化妆品。

 

哦,忘了说了,剑随风的两位后备力量化妆技能可是满满的,化妆师都免了。

 

“哦呵呵呵~”剑随风扭动着被勒到早餐都要吐出来的细腰,扬起一边水袖遮住本来就看不见的脸,又甩着另一边水袖,继续攻击那个勒死自己的罪魁祸首,一边还发出了用尽了来生演技憋出来的温婉的笑声,还学着害羞的女子低着头,小幅度着摆着,一双莲足踩着水中的芙蓉走向了一旁生无可恋的槐一哥哥。

 

“槐一哥哥~~~”剑随风扯着嗓子,甜甜腻腻地咬着槐一的耳垂喊了一声;接着胸口一挺,假胸就怼上了比自己矮那么一点点的槐一的脸,还蹭了蹭。

 

噗——脸全红了——

 

槐一哥哥觉得自己有点缺氧。

 

(36)

“春风姑娘请自重......”槐一捂着自己发烫的脸,腰也不疼了腿也不瘸了三步并作两步地奔向一边笑到岔气的十七老师背后。

 

“耶?你怎么知道我给自己起名望春风?”剑随风瞬间破功,“我有告诉你们?”

 

“直觉。”躲在十七老师身后的槐一说道。

 

(37)

风和浪,总是相伴相随。

 

“所以这就是你浪破天际的原因?”槐一依旧躲在十七老师身后,对着望春风说道。

 

“哼!”望春风准备开始录制节目,选择无视自己的经纪人。

 

(38)

哎,不过他刚刚是不是提到了谁的名字?

 

(39)

脑补键盘打字音效: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知乎回答:

第七步,你需要小心啦,福兮祸所伏啊。

 

(40)

剑随风被一个大师拉住了。

 

在后台。

 

十七老师在睥睨众生地为自己的出场最后排练曲目,槐一在和导演进行最后的交战。

 

“你身上有死气。”

 

变态啊你。

 

“哈!别不信我,差不多大半年来,你家里的食物是不是很快地变质,是不是最近连水,都开始很快地臭掉。”

 

剑随风微微点点头。

 

“你是不是觉得心里很空,很急躁?”

 

剑随风点点头。

 

“你在怕,你在追,你在幻想,但是,你不知道你在怕什么、你追求的东西老是被别人拉后腿,你的幻想——”

 

对啊,我在怕,我的心这么空荡;我在追,但是槐一和十七老师总是阻止很多合同;我的幻想——

 

(41)

很小的时候,剑随风做了一个梦。

 

梦到自己在一个很古老的城堡门前唱歌,天阴沉沉的,他唱了好久好久,唱到花园里面红色的花从花骨朵到落入尘土,他还在唱。

 

然后,城堡里突然传出了一阵钢琴的声音。

 

然后一个穿着小丑衣服的和自己一样的小孩子,一拐一拐地走出来,拉自己进到城堡,一起跳进一个大大的温暖的怀抱。

 

所以,只要自己一直唱歌,他们就会来找我的。

 

我想和他们在一起。

 

一觉醒来,剑随风就开口唱出了这首流(huo)芳(hai)苦(ren)境(shi)的歌——“剑随风,人随风,生死关——未曾冲动——”

 

(42)

可是我的生活,最近好奇怪。

 

要是......要是我不能唱到他们来,要是我不能唱到风大叔听到,我要怎么办?

 

(43)

“你要什么?”剑随风开口。

 

(44)

大师笑了。

 

(45)

槐一和十七老师突然觉得胸口吃痛。

 

(46)

“就是今晚的红月之夜,仙山追兵会来追回逃脱的亡灵,你就在月亮最红的时候,”大师拿出了一个玻璃瓶,递给了剑随风,“摔破它,在碎片上涂上你的血。”

 

(47)

为什么故事突然变得玄幻起来?

 

(48)

咳咳,别问作者。

 

(49)

“好......”剑随风结果瓶子。

 

“别告诉你的经纪人和配乐老师,”大师笑得更加诡异,“否则他们会——遭到亡灵的连累。”

 

(50)

剑随风一路无语。

 

“为什么不说话?”槐一担心地看着剑随风,他担心剑随风体内是不是开始了和自己一样的反应。

 

剑随风没有理会槐一,而是看了看车窗外的月亮,分明是——银色的。

 

“司机请你停一下。”十七老师突然开口,剧组派来的司机就停了下来。“随风你先回旅馆,”十七老师一脸严肃,“我接到导演的信息说要我和槐一回去一下。”

 

“好。”剑随风随口应着。

 

(51)

十七老师和槐一下车后,并没有走动,而是在等什么人。

 

“冥——”

 

“嗯?”

 

“......明明你可以直接和他说明白,为什么不这么做?”

 

“他已经遗失在了岁月中,如果不能让他自己慢慢找回自己,我们的外力都是徒劳,何况,”十七老师停顿了一下,“有些知道的人,不也在装傻吗?”

 

“喂喂喂你够哦~~~”突然转角走来一个红色的身影,“我照看我兄弟风仔这么多年,你居然说我傻?”

 

“永昼你就不要再傲娇了,”这时候十七老师身边出现了一个白色的人影,整个都挂在了十七老师身上,“蝴蝶君可是我们越///狱小分队里面唯一的活人啊,今晚要是没他的帮忙我们可能都要全部回到仙山了。”

 

“所以剑随风到底是怎么回事?”一道黄色的身影出现。

 

“不不不,”蝴蝶君摆摆手,“你先告诉我,你们到底是怎么没有编剧的赦令而从仙山跑出来的?哎哎哎就是你双下巴别躲!”

 

“谁敢说我家奉天是双下巴!”玉逍遥立马不干了。

 

“......罢了,”君奉天拍了拍玉逍遥肩膀,“简要说来,就是我们暂时封印了自己的力量,然后把自己的大部分记忆沉到脑海底部,然后混在转世的队伍中想逃出来。”

 

“你们这些人居然又想转世又不想放弃已有的记忆和力量?这种亏本买卖仙山会干吗?”蝴蝶君叉着腰。

 

“所以转世的渡口检查非常严格,我、玉逍遥和非常君都顺利混过去了,可是地冥和邪说因为......你们不会生气吧......就是因为他们是用异于常理的方法创造的,所以在渡口暴露了。”

 

“是啊,然后我们的好爸爸永昼一掌把邪说先拍到了人间和我们会合,自己在仙山开始怼天怼地怼守卫——”玉逍遥接着君奉天的话头。

 

“嗯,然后好友不愧是好友,虽然是在仙山再斗争多了三个月,但是还是全身而退了,”非常君说道,“不过我们也在这三个月内搞了一些小生意什么的,维持我们的生活,迎接好友。”非常君掏出金伞一挥,越骄子和习烟儿突然出现——“所以说啊,这些能收回本体的化体鬼体才是最实在的呢,收回本体就能跑路,根本不会被发现啊~~~”

 

“非常君,我希望时间停留在前几秒。”十七老师冷冷一笑。

 

“好友冷静~可惜我没带大圣果,”非常君假装失望地拍拍头,“地冥好友没来到的时候,邪说发现了剑随风,但是为什么剑随风会变成现在这样,蝴蝶君,希望你能解释。”

 

“我?”蝴蝶君看了看眼前的一群人——啊不,亡灵,“还在霹雳的年代的时候,你们不是最后消灭了八歧邪神吗?那时候血闇之力发生剧烈波动,风仔抵挡不住,从那以后,风仔曾经的记忆开始模糊,几百年间风仔开始变得不正常,慢慢地风仔就开始什么都记不住了,他身上的血闇之力也开始点点消散,过了很久很久的一天,风仔突然不见了,我就找他,在一个孤儿院找到了从婴孩形态长大的风仔,他没有之前的记忆、也没有血闇之力,他就有偶尔的幻想和依旧这么难听的《随风》。我担心任何的记忆都会对他产生我无法控制的影响,所以我就一直瞒着他。”

 

“我看到仙山守卫伪装成算命大师的样子给了剑随风压制亡灵用的瓶子了,”越骄子摇着白骨扇,幽幽地说,“过不了多久,仙山守卫就会制造红月,然后用剑随风的血召唤遗失在岁月中的血闇之力,把我们全部都吞没——回到仙山。”

 

“那风仔会怎么样?”玉逍遥显然比正主还担忧。

 

“我怎么知道?最好的结果就是消失在岁月里?他这个血闇之力的引子可是被仙山觊觎很久了,毕竟来抓像我们这样的亡魂是最适合不过,”越骄子冷冷笑到,“谁让你们这群家伙一定全部都要跟着地冥窝在剑随风家里,我们死人的气息早就让剑随风怀疑了吧。”

 

“好了好了,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蝴蝶君很急躁,他不想浪费时间了,他不想再面临失去兄弟的危险。

 

“凉拌。”一直没有开口的地冥语出惊人。

 

“啥?!你们不准备做点什么吗?!”

 

“准备啊,邪说已经叫了两台滴滴,”地冥不疾不缓地拢了拢长长的橙色头发,“别问我们会不会化光的问题,我们的力量已经全部封印了。记忆可以快速找回,力量的话,就要看今晚了。”

 

“看啥?看风仔?!”蝴蝶君嚎叫。

 

“看是月亮燃烧的速度快,还是我们唤回封印的力量快。”邪说向着不远处两台滴滴招了招手,回答道。

 

“你们封印得这么结实干什么......”蝴蝶君扶额。

 

“为了逃出来啊,”非常君笑着回答,“第一缕红光,就是仙山和人间交界的起点,我们就在那个时候开始唤醒沉睡的力量,月亮最耀眼的时候,我们就来和仙山守卫天地不容。”

 

“而拦着剑随风砸瓶子的艰巨任务就交给你这个活人了蝶仔。”玉逍遥对着蝴蝶君抛了一个飞吻。

 

“玉逍遥!”

 

“哎呦~永昼我错了来来来天哥哥给你补多几个么么哒好不好~~~”

 

“天迹前辈请自重。”邪说翻了一个白眼。

 

(52)

脑补键盘打字音效: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知乎回答:

第八步,你需要一个泣人泪下的感动的故事,一个和你的事业有关的奉献的故事来证明你是一个实力派歌手哦。

 

(53)

第一缕火焰,开始了。

 

(54)

“风仔!”

 

“蝶......蝶仔......”

 

“不要打碎那个瓶子,”蝴蝶君夺过玻璃瓶,“瓶子交给我处理。”

 

“可是蝶仔......”剑随风真的觉得心里好空,空到难受,空到什么都弥补不满,尤其看着天上红红的月亮,心里更是一阵——

 

“风仔别再看那个月亮!”蝴蝶君拉过剑随风,一路拉着剑随风离开旅店,来到大街上,坐在马路的水泥护栏上。

 

“风仔,你和我聊聊你那个经纪人和配乐师吧。”

 

剑随风应了一声,开始说他们三人的生活。

 

就是......这样吗......难道风仔一点也没有想起来?风仔的血闇之力到底去了哪里?

 

(55)

燃烧,到了最灿烂的时候。

 

(56)

“风仔!”

 

就知道剑随风会突然来抢走瓶子,蝴蝶君当机立断摔碎瓶子,瓶子中涌出收纳鬼混的大网,蝴蝶斩出,杀蝶狂舞!

 

另一边,仙山守卫们也对上了唤醒了力量的一群越/狱/犯。

 

金色的雨纷纷扬扬不用钱一样地飘下来,奉天逍遥的BGM开始没有节操地响起来,无边无尽的血闇之力开始随着主人的如遭火焚而疯狂,众多傀兵涌向前来抓人的仙山守卫们。

 

一时间,剑随风开始恍惚,尤其是空空荡荡的心,开始受到了某种吸引——

 

“风仔啊——”

 

这是剑随风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随即,一股力量开始涌进剑随风心中——

 

(57)

脑补键盘打字音效: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知乎回答:

第九步,如果第八步你做不到的话,最起码的眼泪是要赚一点的吧。

 

(58)

“步如风,前程亦如风,江湖路瞬息动容,今夜依旧朦胧——”

 

“......抱歉,护士小姐,可是......剑随风真的实在昏迷之中吗?”

 

听着响彻医院的歌声,君奉天无奈扶额,这还能叫昏迷中出于危险情况不适合家属探望?

 

“......所有的检查结果都显示他在昏迷、是危险情况!不能探望!而且也没有你们这么多人一起探望的!”一旁的护士也已经被那鬼哭狼嗷一样的歌声吓到不知所措,“你你你们,等医生来!”

 

然后就跑了。

 

“我看是其他病人会在危险之中啊。”地冥的手指绕着玉逍遥白色的长发,啧啧道。

 

(59)

“平凡梦旧人难忘,是非转眼空——”

 

“这个世界上能闭着眼睛戴着呼吸机唱歌的幺蛾子也只有好友你能生出来啊。”非常君看着站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剑随风。

 

一旁的邪说如遭火焚。

 

然后众人就看见邪说几步冲上前,一把扯了剑随风的呼吸面罩,一脚掀起病床上的被子狠狠地盖在了剑随风的脸上,把整个人卷成了一个炒酸奶卷,随后三下五除二把人连摔带拖地弄到了地冥面前。

 

(60)

歌声终于停止。

 

(61)

“终于安静了。”越骄子掏掏耳朵。

 

(62)

剑随风终于清醒过来了,扒拉开了被子,看着眼前的人,很想两眼一翻再昏过去一次。

 

妈耶!大哥你要是不喜欢傀一这个名字和老爸说啊为什么改名槐一啊!!老爸你这么笑得我好害怕十七老师你饶了我吧!!!

 

“谁是紫色头发的疯子?”地冥笑得好看,伸手一抓风仔的衣领,举着风仔问道。

 

“我.....我是......”

 

“谁更年期?”邪说在一旁阴恻恻地问。

 

“我.....是我......”

 

“想起来就好嘛~永昼你们吓他干什么?”玉逍遥跑过来解救风仔。

 

(63)

脑补键盘打字音效: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知乎回答:

第十步,也是最重要的,不忘初心,不要被利欲熏心,忘了自己唱歌的快乐。

 

-----------------------

问题已更新:

谢谢大家,我还是没有成为一名歌手,但是,我觉得我自己已经得到了我当时想通过成名得到的东西了,谢谢大家!

 

(64)

众人回到剑随风的出租房。

 

玉逍遥(打开冰箱):居然没有叉烧包!

 

邪说表示剑随风的伙食都是现做现吃的。

 

君奉天(冲到书房):......居然没有书房!

 

邪说扫了一眼铺了满地的书。

 

非常君(冲进厨房):居然没有食材和厨具!

 

邪说回想着那天的锅和炒菜铲去哪里了。

 

天了噜......

 

邪说听到剑随风的两句“疯子”的喊叫,一手一个地把锅和铲子全部丢向了门口。

 

还好还好......

 

地冥突然后怕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还好还好......

 

越骄子:所以你们为什么要搞幺蛾子从仙山跑出来啊!

 

习烟儿吸了吸房间里的灰尘气味,阿嚏地打了一个喷嚏。

 

没人回答为什么。

 

因为没人知道为什么。

 

但是,为什么,一提议,所有人都同意了呢,就算,代价是那么大,就算,有可能失败。

 

不想永远呆在仙山,也不想忘记过去。

 

那就搏一回啊。

 

哎?话题偏了。

 

(65)

剑随风歪着头,想了想自己的成名之路居然最后变成了混在天地人法里面和自家大哥互怼过日子,嘛——还可以——

 

反正玉逍遥和君奉天和非常君用各种手段开了个还不错的大公司,吃喝不愁——

 

“叔叔们你们的公司准不准备向娱乐圈发展啊我可以帮你们啊!”

 

玉逍遥:呵呵呵......

 

君奉天:呵......

 

非常君:......好友你儿子又神经了......

 

(66)

咳咳,我们的剑随风同学的成名之路还很漫长,大家慢慢期待吧。

评论(18)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