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

我本来无欲无求,如今我有了浴球——永远HE

一家之计在于和——饺子记

一家之计在于和——饺子记

 

 @赋流形 你的馅和皮!哈哈哈看到你的回复忍不住啦!

-------------------------------


非常君喜欢喝早茶。

 

刚刚沏起的铁观音,烟雾袅袅。

 

烟雾中的茶客,形形色色,各怀心思,非常君乐得旁观。

 

非常君喜欢吃饺子。

 

煎饺,外酥里嫩,酥脆焦香的外皮,绵软浓郁的内陷,切得细细的韭菜混上清香的猪肉,渗透出晶莹的油汤;几口吃下满嘴生香,配上一口略有烫口的铁观音,洗去油煎的油腻和烟火,留下绵长的浓香回味。

 

灌汤水晶虾饺,一个小巧的白瓷小碟子,乘着半满的鹅黄色的汤汁,汤汁围绕着一个晶莹的水晶虾饺,透亮的白色外皮,隐隐约约透露出淡粉色的虾仁内陷,就像美人出浴后酡红的脸庞。吃下饺子,鲜甜鲜美的滋味萦绕口舌;喝下汤汁,可以想象出饺子在蒸笼里慢慢成熟、一点点精华凝聚成汤水,然后被收集入碟,饕餮入腹。喝上一口清新的铁观音,鲜虾的滋味翻滚在沁人心脾的茶叶中,双鲜入喉,好生难忘。

 

还有四喜蒸饺、炸饺......非常君看着面前一桌子的饺子宴,心花怒放,一本满足。

 

正在非常君大块朵颐的时候,茶市众人突然一阵骚动!

 

一股浓浓的黑烟,从后厨冒出!

 

黑烟中,信步走出一个人影,在四散逃命的茶客中,缓缓念出诗号:“泽国江山入蒸笼,饺子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早茶事,一笼饺子万骨枯!你——”

 

刺激刺激刺激,紧张紧张紧张,来人骨扇一指非常君,厉声道:“你——吃我的兄弟!该当何罪!”

 

非常君慢条斯理地品尝完了一个鲜虾饺,才慢慢抬起头,做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看着眼前的蓝衣人,说道:“建国以后饺子成精,该当何罪?”

 

“蓝色的饺子,你这是蓝莓馅儿的吗?”

 

“我听说楼上的法官买包子买回了一个儿子,对门的俩孩子煮汤圆煮出了四个爸爸,难道我今天吃饺子要吃出一个小弟?”

 

蓝衣人:“......你你你!莫逞口舌之快!哼!我要代表月亮惩罚你!”

 

话音刚落,白骨扇一摇,非常君忽的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蹭蹭蹭地变小,陷入宽大的衣物中。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蓝衣人笑得惊悚,让非常君都觉得自己的蛋皮抖了抖。

 

——啥子?蛋皮?

 

蓝衣人一把抓起了黄澄澄的蛋饺,向着后厨招呼了一下,后厨里跑出来了一个烟熏火燎的小孩子。

 

这形容词用得真好——非·蛋皮饺子·常君在馅里面夸自己。

 

——啥子?馅儿?

 

非常君看了看自己,抬头问蓝衣人:“我是什么馅儿的?”

 

虽然饺子并没有脖子。

 

蓝衣人幽幽地翻了个白眼,吐出四个字:“黑心芝麻。”

 

“饺子哥哥~”烟熏火燎的小孩子叫得欢快。

 

蓝衣人又幽幽地翻了个白眼,回应道:“哎......柴火弟弟......”

 

“谁你弟弟!”烟熏火燎的小孩子吐了吐舌头,“蛋君呢蛋君呢?”

 

“在这里呢。”蓝衣人把蛋饺非常君抛给了小孩子。

 

“蛋君——烟儿好想你!”小孩子抱着黄澄澄的蛋饺,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

 

呃......非常君表示自己的某个关键部位有点疼。

 

“天啊蛋君好像不开心!”小孩子举着蛋饺,面露愁色。

 

你这烟熏火燎的孩子还能看出一个饺子是不是开心?

 

“哼!”蓝衣人愤愤地摇了摇白骨扇子。

 

“蛋君~~~你是不是不记得我们了呀?”小孩子黑黑的小脸都皱在了一起。“蛋君蛋君我告诉你~~~我们原来是一家人!”

 

谁和你们两个妖精一家人啊!非常君在馅里面吐槽。

 

“啊啊啊错了错了不是一家人——”

 

这小子能听到饺子讲话?

 

“是一家饺子!”

 

蛋君:......

 

“蛋君蛋君~你原来是一个黑芝麻馅蛋饺,饺子哥哥原来是一个洋葱馅的彩色饺子,我原来是一把小火柴,你们都被丢在我升起的火焰里煮,然后我们就认识啦~~~就变成一家人啊不饺子啦!”

 

这么神奇的吗......

 

“后来后来蛋君你就跳出了锅,变成一个穿黄色衣服的人趴趴走掉了!所以饺子哥哥就出去追你,后来我也从柴火堆里面跑出来找你们!”

 

我这要不走掉还不得被煮熟了......

 

“可是后来蛋君你就忘记我们了!跑到一个什么仙门小区去和叉烧迹汤圆冥组队玩了!呜呜呜蛋君你不能不要我们!!!”

 

什么鬼叉烧和汤圆!

 

“天迹和地冥。”蓝衣人冷冷地补充,顺带用尖尖的指甲划了划非常君嫩嫩的蛋皮,引得非常君一阵颤抖。

 

啧啧啧,这种半生熟的青涩感觉真美味。越骄子不禁在包满了洋葱馅的心里面想到。

 

“饺子哥你别乱来!”习烟儿把蛋君护在身后,狠狠地盯着越骄子。

 

“我.......有一个问题......”蛋君颤颤巍巍地从习烟儿身后探出了饺子的一点点褶,“我能不能变回人形?”

 

“不行!”这回却是习烟儿发话了,“变回人形蛋君你会不要我们的!”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呵呵。”越骄子笑笑。

 

天知道为了找你我和习烟儿潜伏了多少个茶市后厨。

 

“那......”蛋君抖了抖鲜嫩的蛋皮,“我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天迹也是......”

 

“这种屠戮同族的人就不要提起了。”越骄子捏着白骨扇,狠狠地盯着非常君。“当然,你·也·是!”越骄子瞪着非常君咬牙切齿。

 

非常君不敢再说话了,乖乖地说出了自己家的门牌地址,让他们带自己回家。

 

 -------------------------------------------------------






 

 

从此以后,三人开始了幸福快乐和谐的生活~~~

 


-----------------------------------------------------






并不。

 

“越骄子你又在我的菜里面加洋葱!”

 

“呵呵非常君你昨天不是又和叉烧迹汤圆冥去吃饺子了吗?”

 

“饺子哥你好过分啊怎么可以这么说蛋君!”

 

“我我我......就闻了闻味道!!!”

 

“呵呵呵你当你是习烟儿吗?”

 

“饺子哥你想干什么!!!你为什么要把蛋君变回原形!!!饺子哥你给我放下蛋君!!!饺子哥!!!开门啊饺子哥!!!!”

 

“哦呵呵呵呵~~~~~”









----------------


想看大家评论啦~~~~


评论(1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