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

我本来无欲无求,如今我有了浴球——永远HE

黑幕

恭喜冥冥之神荣获感动苦境锦旗!!!

赶出来的沙雕文,为了给冥冥之神祝贺!!!

---------------------------------------------

“黑幕!一定是黑幕!!!”

 

“到底是何人胆大妄为在背后搞鬼!”

 

“哼!”

 

“黑幕!!!眩者今夜就要让生灵涂炭,万鬼同哭!!!”

 

“呵,就让幕后的黑手好好享受最后绝望的夜晚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过分!等待吾之索讨吧!!!!!”

 

嘶.........邪说轻轻地扣上门,掏出了手机按下了一串电话号码。

 

--------------------------------------------------------------

 

话说,自从云忘归勇夺上一届的霹雳村草奔上C位出道后,云海仙门粉丝团开始痴迷于各种评选活动,什么“最美德风人”“云海仙门诗词大赛”,乃至渗透到苦境的“感动苦境”节目,宛如春风中的野狗,城管赶不尽,春风吹又生。

 

今天,正是“感动苦境”的评选大赛。

 

台上的主持人,正是霹雳村草云忘归以及他的最佳partner玉离经,两人涂着带着金色亮片的眼影,活像两位穿错了戏服的美猴王,在火辣辣的聚光灯下,bilingbiling地产生了满眼含着泪水的绝佳效果。

 

一个个模范,都被授予了红红的锦旗;一个个观众,都被感动得满脸泪水,不禁感叹:“人间自有真情在!”

 

燃鹅,有一位劳动标兵,却迟迟没有出场。

 

“难道这就是痴心劳动,不慕荣誉的人吗?”云忘归带着哭腔,激动地抹了一下流到眼睛周围的冷汗,“离经你看呐,这多令人感动啊!”

 

“是啊!”玉离经的冷汗已经控制不住它自己了,“我已经满面泪花——请导播在大屏幕上打出获奖者的照片,我们先来介绍一下这一位感动苦境的劳动者吧!”

 

“他,生于贫困,但是却心怀大志;他,生活艰辛,但是却严加律己;他——”

 

云忘归趁着玉离经声泪俱下(划掉)声情并茂的演讲的掩护,对着耳麦就是一阵无声的咆哮:“我靠!御均衡你怎么回事?!!不是叫你联系获奖者吗?人呢?!人呢?!”

 

“司卫啊你也看看获奖者是谁啊......”御均衡抱着灯光师都要哭了。

 

“我靠我管他是谁啊!我和离经刚回来就给你们拉上台!演讲词都是现念的!!我管!他!是!谁!!”云忘归爆发着,压抑着,抖动着手里的稿子,突然眼角飘到了一个名字......

 

“卧槽是他?!!!”

------------------------------------------------------------------

 

 

“天迹!玉逍遥!玉叔!天哥哥!!!你快来啊我要不行了!!!”

 

玉逍遥听着这一声苦难中叫出来的“天哥哥”,自觉受不起。

 

“额......现在情况怎么样啊邪说你先说一下......”

 

“天哥哥你快来吧......幻流星你别动!你刚刚都脱水了掉鳞片了你要冷静!......天哥哥你快来啊天g......嘟——嘟——嘟——”

 

玉逍遥脑中也是瞬间断线。

 

等到玉逍遥带着君奉天和非常君赶到案发现场(划掉)地冥的家的时候,看到的是在客厅爆发的七个地冥,再一看,是躲在角落暗自神伤的剑随风,再一看,是在安抚众多笔友的剑凤,再一看,是在豁命把幻流星按进浴缸里的......哦......不是,是自己已经身陷鱼缸啊不浴缸的邪说。

 

玉逍遥为邪说的手机抹了一大把冷汗。

-----------------------------------------------------------------------

 

 

“他,历尽千辛万苦,不忘初心;他,历经千锤百炼,负重前行;他——”

 

“离经你加油你读书多,继续编!”云忘归在为玉离经加油打气。

 

“他——”玉离经觉得今夜的星辰黯淡无光,“劳动之中,不忘阅读;他,烈日之中,不忘书写;他......!!!”玉离经眼见就要江郎才尽,无意中瞟到获奖者的名字——

 

糟了!

 

是心机梗塞的感觉!

 

“他......咳咳咳......”

 

“呜呜呜......对不起观众朋友们,离经和我,真的是太感动了,苦境有幸,有了这么好的人啊——”

 

“是啊是啊——”观众朋友们都擦拭起了泪水。

--------------------------------------------------------------------------

 

 

“玉逍遥你不要过来!”无神论看着一个个被制服的自己,用坚决不妥协大牢要坐穿的眼神盯着一步步走来的玉逍遥。

 

“我CAO!”鬼谛在君奉天的目光下挣扎。

 

“非常君,我劝你好自为之。”末日十七铁面对非常君。

 

“好笔友,不要怪我不留情。”奇梦人对上剑凤。

 

“呵,眩者为你谱写最后的剧本!”永夜剧作家向越骄子露出危险的笑容。

 

“哼,你以为这样就能拦住冥想者吗?”瑟斯的绿水晶中映出冽红角的影子。

 

“小朋友你......”血闇源头看着挂在自己腿上的习烟儿。

 

“幻流星你一定要冷静!!!”邪说在冥冥之鱼的尾巴下坚强求生人设全崩。

 

一场大战,在此难免!

 

------------------------------------------------------------ 

“御均衡!!!!!!!!”云忘归绝望的哀号在御均衡耳边萦绕。

 

“来了来了!”云忘归的肩膀突然被狠狠地摇了几下。玉离经一脸黑暗中见到了光明绝望中见到了希望的表情,示意云忘归看向台下——

 

——台下,是矜持的、庄重的、荣耀的——

 

——的地冥无神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粉丝们爆发出了一阵尖叫。

 

无神论在粉丝们的尖叫中、在观众们的泪花中,一步一步,走上了颁奖台。

 

面无表情。

 

内心抽筋。

 

一面红配黄的锦旗,印着让人眼瞎的大字“感动苦境,劳动标兵”,配着令人窒息的小字“冥冥之神信徒致敬,二零一八年十月”,被挂在了荣耀的冥冥之神的手上。

 

冥冥之神提锦旗的手微微颤抖。

 

无神论一脸呆滞,二脸懵逼,三脸绝望,四脸暴躁,精致的瓜子脸上,仿佛要把几个自己的情感全部都表现出来。

 

云忘归一拍大腿这表情可不行啊!马上上前说:“啊,这位艰苦朴素、古道热肠的劳动模范,第一次来到这么多人的面前,一是紧张,二是觉得自己其实做得不够多,还不足以荣获这么高的奖项。其实啊,地冥先生,”云忘归一脸慈祥地看向地冥,一边掉着粉底,一边说,“你就是应该获得这个荣耀啊——!大家敬给地冥先生以热烈的掌声!!!!!!!!!”

 

地冥的脸,在一阵阵啪啪啪的掌声中,似乎有崩塌的迹象。

 

“呜呜呜......我没有选上村草,也没有选上感动苦境,呜呜呜......大哥你说我怎么追上老爸的步伐啊呜呜呜我太没用了......”剑随风趴在邪说怀里哭着。

 

邪说的脸,在一阵阵嘤嘤嘤的哭声中,似乎有崩塌的迹象。

 

--------------------------------------------------------------

 

“哎......”

 

幻流星在巨大的浴缸里游了两圈,看了看奋笔疾书的永夜,修剪花草的血闇源头,配制香氛的奇梦人,上网坑人的瑟斯,扎君奉天小人的鬼谛,以及在安慰蹲在墙角的无神论的末日十七,看了看被冷落在沙发上的锦旗,突然觉得大家今天也是很努力的。

 

咕噜咕噜。

 

我为了我自己的新造型也是很努力鸭~

 

幻·命运规划·我不胖·鱼·主·流星如是想。

评论(1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