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

棉被君的番茄酱(上)(纯属恶搞…话说同人怎能不恶搞?!)

天阎魔城。
魔皇质辛一脸严肃:“他化阐提何在?”
一边的断咩咩已经要缩到墙角了。
“身为王者竟然迟到,成何体统?!”
断灭阐提恨不得自己是只羊。
就在断咩思考是绵羊好还是山羊好的时候,那堆乱七八糟的绷带……呃……他化阐提终于出现了。
“他化阐提!”
“是吾怠慢,魔父——”
“下不为例。吾欲一去中阴界,魔城交与你们。”
质辛一甩披风,天地为之变色(嗯,今天剧组的鼓风机很给力),准备出城。
“不负魔父希望!”他化断灭行礼恭送。

看到那个黑色的披风飘出城门,断灭松了一口气。
“阿兄啊,你到底在做什么,魔父差点没把吾整个吞了。”
“是吾懈怠了。”
“还有啊,”断灭看着身边被自己称为“兄长”的绷带们,“你怎么又穿这件衣服?你不是换造型很久了吗?”
“咳咳……心血来潮。”
“阿兄你不热啊?”断灭看着那瘆人的绷带。
“小弟你也不热啊。”他化摸摸那身白白的毛。
“我不是没换造型吗?难道你想要魔父满魔城追杀任云踪?”断灭不满。
“那么魔城会热闹非凡——小弟~~”他化逮住断灭伸向他的绷带的“咸猪手”。
“哎呀阿兄你不觉得很不顺眼吗吗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谓眼不急手不快,他化的绷带还是光荣地被断灭扯下——但是这叫声?
质辛隐约听见断灭的惨叫——谁敢犯吾魔城的血脉?!立即化光而返——只见!

他化阐提一脸血肉模糊!

“吾儿,孰人下手?!”魔城只觉一阵地动城摇!无数碎石尽化为粉末飘落!

“兄长!谁敢如此对你?!”魔城地面尽裂,魔气上腾!

又是一场圣魔大战将开!

“呃……魔父……小弟……”

“他化,何人所为?让为父一观!”质辛心急如焚,冲到他化面前——

“魔父!魔……”

“他化阐提!!!!!!!!!!!!!!!”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