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

我本来无欲无求,如今我有了浴球——永远HE

[邪凡双子] 爸爸的酒不能乱喝(一)

[邪凡双子]  爸爸的酒不能乱喝


@爱的战士红小萤  原文《要来份奉天团子吗》《要来只逍遥猫吗》

@白路倾天 《谁准你摸眩者的①②》

 

根据两位道友的文,我也续写一下,大纲就是邪凡双子变成喵喵的后续,还有因为药量的问题(毕竟奉天逍遥冥冥是先天啊,而邪凡双子修为并没有这么高)而导致的灵魂互换。

 

主冥冥和邪凡双子。

 

TIP:“离奇”是邪说的木偶的名字,详见霹雳天命之仙魔鏖锋2斩魔录第五集,大约31分钟处。

 

接着白路倾天道友的邪凡双子喝下佳酿的场景。还有,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地冥初见邪凡双子喵的场景我是改写白路道友的——所以会有相似的词句!原文请见白路倾天道友的文。

 

地冥初见邪凡双子喵的场景我是改写白路道友的——所以会有相似的词句!原文请见白路倾天道友的文。

 

地冥初见邪凡双子喵的场景我是改写白路道友的——所以会有相似的词句!原文请见白路倾天道友的文。


--------------------------------------------------------------------------------------------------------------------------------------------------------


一觉醒来,迎来了永夜剧场的宁静的早晨。

 

暴风雨前的宁静吧。邪说喵缩在被子里抖了抖。

 

邪说觉得自己和离凡可爱的外表并不能压制冥冥之神内心的怒火。

 

昨晚是吃错药了才听了离凡的。

 

哼!邪说喵扫了扫褐色的尾巴,想叫醒离凡喵。

 

等等......

 

喵?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大哥你鬼叫什么啊,你的优雅呢......”离凡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喵喵喵地用猫语表达对邪说的不满。

 

“冥冥之神的程序不是这样的啊!不是先变成小孩子才变成猫的吗?怎么......”邪·福尔摩斯·说喵说道。

 

“......玩完了......”离凡喵用两只肉垫捂脸。

 

“这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吧......”邪说喵对着离凡喵亮出了小小的爪子。

 

“反正我们都是一条绳子上的喵了,”离凡蹬着四只小短腿,干净利落地从床上跳到了地上,明显很适应变成喵的生活,“来来来,坐在父亲卧室门口等父亲,他一出门我们就卖个萌,这样他就不会对我们下手了。”

 

苟同。邪说喵眨了眨翠绿色的眼睛,学着离凡喵的样子从床上跳下来。

 

啪叽!

 

“喵?!”大哥你还好吗?!

 

离凡喵四只小短腿唰唰唰地冲到了床边,此时邪说喵正在地上生无可恋地摊成了一张喵喵饼。

 

离凡喵看了看邪说喵的后腿,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

 

我不该跑这么快的。离凡想。

 

“喵!”邪说喵干净利落地抬起爪子对着离凡喵就是一阵挥舞。

 

“喵~”大哥你别生气嘛~离凡喵蹭了蹭邪说喵。

 

然后,离凡喵趁着邪说喵傲娇上线ing的时段,咬着邪说喵脖子的后面,用逃避冥冥之神的爱的教育的速度拖着和自己差不多大的邪说喵跑到了地冥卧室的门口。昨晚离凡喵很细心地没有关邪说卧室的门,知道两只小猫的体形打不开门。

 

“喵喵喵喵喵喵。”我们要快点,父亲要来讨账了。大哥你要记得卖萌啊。离凡喵放下邪说喵,还很贴心地给邪说喵舔了舔毛。

 

虽然这一切在邪说喵的眼里,分明就是对自己大哥地位的冒犯。

 

“咔擦”门被打开了。

 

地冥刚要抬脚,就看到两只褐色的小猫紧紧靠在一起,睁着圆圆的眼睛眼巴巴地看着他。

 

一只眼睛是紫色的,一只是翠绿色的。

 

地冥觉得头脑有一瞬间的当机。

 

“虾米?!”永夜手下的钢琴发出了一阵不和谐的音调。

 

“你的优雅呢?你的修辞呢?”鬼谛冷笑。

 

“好萌!”十七捂脸。

 

“不要被表象迷惑,我的殉道者。”瑟斯对着十七。

 

“所以你们没有人关心这两只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吗?”命运规划主。

 

“有点眼熟。”血暗源头。

 

离凡喵眼睛一亮,喵地一声扑过来,蹭蹭蹭地顺着地冥的衣服飞快地爬了上去,停在了地冥肩头,冲着他奶声奶气地喵喵呜呜地叫,还用毛绒绒暖乎乎的脸蹭了蹭地冥的下巴,轻轻舔了舔他的脸。

 

邪说喵仰着头看着地冥,心里小迷弟心思爆棚——“冥冥之神好高大”“冥冥之神好帅”“冥冥之神赛高”——似乎整个卧室都充满了粉色泡泡。看到离凡喵时不时瞟自己两眼才想起来要卖萌。邪说喵又想着效仿离凡喵行动,但是摇摇晃晃地走了两步就又失去平衡,栽在地上摊成喵饼。

 

“喵......”邪说喵抬起头,细声细气地向着冥冥之神叫了一声。

 

地冥觉得自己如遭火焚。

 

好你个天迹!阴完我还要阴我的邪凡双子!

 

远在仙脚的天际打了个喷嚏。

 

“怎么了?”君奉天问。

 

“没......没啥,奉天我们继续吃叉烧包!”

 

可怜的地冥宝宝并不知道是邪凡双子自己扎进坑里的。

 

地冥单膝下蹲,右手捞起地上的邪说喵,左手同时把肩上的离凡喵扒拉下来,接着把两只喵揣进怀里。手一挥,逐日马车赫然出现在永夜剧场外;手一扬,带着独眼的面具已经戴在脸上,脸颊边的金属亮片反射着早晨的晨光,并伴随着地冥因愤怒而不停抖动的双肩而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

 

“大哥,爸是给我们吓到人格吞并了吗?怎么地冥无神论的造型叫来了剧作家的逐日马车?”

 

“不准污蔑冥冥之神!”

 

两小只喵在地冥怀里吵了起来,但是地冥听起来也只有不停的“喵喵喵”,地冥还当是他的邪凡双子不适应刚变成猫的身形,就伸手摸了摸邪凡双子的头,还鬼使神差地学了昨天离凡的动作刮了刮两只猫的下巴,当作安抚。

 

“你们安心便好。眩者这次不会放过天迹。”地冥嘴边的金属链条仿佛都被冻结。

 

天迹大掰我对不起你!离凡喵内心发出一阵哀嚎。

 

天啊我居然给冥冥之神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邪说喵心里已经把小弟杀死了一万次。

 

“坐好。”地冥揣了揣怀里的两只,感受到了他们的温度,长袍一挥,就打算化光踏上逐日马车找天迹算账。

 

突然地冥动作一顿。

 

地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邪凡双子,离凡喵正捂着眼睛忏悔自己的冲动举动(尽管在地冥眼中他就是捂着眼而已),邪说喵乖乖巧巧地团在自己怀里,一双翠绿色的眼睛亮晶晶的。

 

和自己一样的颜色。

 

地冥突然身形闪动,走进了邪说的房间,右手抓着床上的被子就掀了起来。

 

“这是要干啥哎!”地冥听到了怀里一声惊恐的喵喵喵。“喵喵喵!”不会是要趁机抓包?

 

离凡喵震惊震惊震惊到炸毛,邪说喵惊吓惊吓惊吓到脑袋死机。

 

还好昨晚的酒瓶子大哥放回原来的地方了。离凡喵松了一口气。

 

“哼!”地冥看了一眼双子,接着从被子里扒拉出了一个小木偶,把小木偶揣进了怀里,戳了戳邪说;“你的离奇。”

 

紧接着地冥又走进不远处离凡的房间,从枕头底下拉出了随风剑,把剑别在腰间。

 

邪说喵抱着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木偶,两只眼睛都变成了小星星,一闪一闪地看着自己高大温柔的冥冥之神。

 

啪!离凡应景地给大哥来了一个喵喵拳。醒醒。

 

哼!邪说喵抱紧自己的离奇。

 

地冥又看了看邪凡双子:真是关心则乱。要是以往,自己这时候早和天迹大杀三百回合了。地冥再次摸了摸双子的头,化光登上了逐日马车,向着仙脚杀去。

 

此时的仙脚,正是一派祥和,只见玉逍遥葛优啊不,贵妃躺在仙脚的贵妃椅上,翘着二郎腿,摇着醉逍遥,嘴里咿咿呀呀地哼着江湖上的调调,哼几句就张口“啊——”一声,一块撕得大小刚刚好的叉烧包就及时送到嘴边,还冒着氤氲的热气,玉逍遥啪叽啪叽吃完后,还有一口千日甘过喉。“师弟啊你对师兄这么好师兄多不好意思啊~”

 

君奉天选择继续任劳任怨。

 

其实投喂大师兄还是很享受的。注意别让他吃太多就好。

 

霎时——

 

天边亮起了KTV一样的闪光球。

 

“永夜是映照永生之光,洗礼万民,荣耀殿堂。”

 

地冥无神论乘坐逐日马车降临仙脚,其势宛如——

 

地冥看了看一个投喂一个吃的两人......

 

宛如......

 

抓奸现场!

 

咳咳!重来!眩者还有出场诗号!

 

“酆都路、殉道行,枭雄葬荒骨。天无声、地无语,凡尘岂视人中末。末日,无神论!”地冥右手托胸,左手持神泣,神泣一挥,一道剑影将君奉天逼离玉逍遥。地冥一步一步,手持神泣直直指向玉逍遥——

 

“地冥你胸变大了?”

 

你猜猜这句话是谁说的。

 

果真法儒爸爸——不鸣而已,一鸣惊人。

 

啊不,惊地。

 

地冥一口老血卡在胸口,恶狠狠地给了君奉天一记眼刀,随即又把剑锋指向玉逍遥——

 

“敢动眩者的邪凡双子,你就要做好付出无尽代价的准备!”

 

神泣的尖端发出冷冽的光芒。

 

吓得天迹大宝贝嘴里的叉烧包都掉了。

 

突然,地冥的胸啊呸呸呸......怀里的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玉逍遥一个激灵坐起来。地冥低头看胸......啊不是......

 

离凡喵听到天迹和法儒的声音,突然激动起来——这是江湖上有名的奉天逍遥组合哎!赶紧就挥舞着短短的爪子,挣扎着从地冥的怀里钻出来,探出一个小脑袋,果真看到了一脸帅气的天际前辈和一脸正气的法儒前辈!离凡两只后腿一蹬,借着地冥的力气就飞扑向了天迹——

 

“喵——喵?喵喵喵?!”地冥右手一捞,半路截住了离凡喵。离凡喵挂在地冥手上,一双紫色的眼睛亮晶晶地盯着天迹。

 

呦呦哟~和我逍遥哥一样的眼睛呢~玉逍遥突然开始喜欢起这只小猫。君奉天也靠过来想看看,突然觉得脚下一软——

 

“呜呜呜......”邪说喵最大限度控制自己被踩了尾巴的哀嚎。

 

刚刚离凡喵蹦去出的时候地冥伸手拦住他,但是毕竟地冥的胸口衣服胸口并没有专门的奶爸袋子,邪说喵一个身形不稳就连着小木偶一起摔出了地冥的衣服,咕叽咕叽滚到了地上。秉承着不给冥冥之神添麻烦的邪说喵乖乖巧巧地就一直没出声。邪说正在挣扎着勉勉强强站起来的时候,突然尾巴就被踩了。

 

“君!奉!天!”地冥登时如遭火焚×2,神泣一收,右手把离凡喵往怀里一揣,立即就屈身从地上双手抱起趴在木偶身上颤抖的邪说喵,安安稳稳地捧在臂弯里。地冥眼里都要喷出黄泉之火:“好你个君奉天!当年抢我曙晨,如今还妄图伤害眩者血脉!”

 

嘶——离凡喵觉得自己听到了不得了的东西。呃......还有,爸你为什么这么抱着大哥我要被你的手压死了......

 

邪说喵觉得自己身陷冥冥之神的修罗场。

 

玉逍遥捂脸,努力缩成一并不小的一小团,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君奉天八风不动:“十七啊,你先冷静下来,我们慢慢讲。”

 

地冥给这种冷静呛了一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子,选择接受君奉天的建议。

 

“哼!”


评论(10)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