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

我本来无欲无求,如今我有了浴球——永远HE

[邪凡双子]爸爸的酒不能乱喝(三)

爱的战士红小萤  原文《要来份奉天团子吗》《要来只逍遥猫吗》

白路倾天 原文《谁准你摸眩者的①②》

 

根据两位道友的文续写


[邪凡双子]爸爸的酒不能乱喝(三)



永夜剧场。

 

地冥只着中衣,优雅地坐在钢琴边,手边荡漾着一杯红酒。

 

“你乱了。”命运规划主道。

 

“你应该留下,”永夜说,“在我的剧场你也只是如遭火焚。”

 

“天迹的能力......”瑟斯不置可否。

 

“相信曙晨吧。”末日十七说。

 

“就没人关心血闇源头的情况吗?”鬼谛出声了。

 

“留他自己吧,哈!”永夜还是一脸欠揍。

 

地冥重重地哼了一声。

 

永夜剧场大到没有回声。

 

太大了。

 

对于一个人来说。

 

地冥慢慢站起身,慢慢地踱步到一个画架前。

 

画中,地冥坐在石头上,两边是邪说和离凡。

 

邪说抱着自己的腿,离凡笑得欢快。

 

你们只是我为末日计划的造物。

 

地冥重复了一遍。

 

然后画架一闪,消失不见。

 

突然,一封信破窗而来。地冥接住,打开,正是玉逍遥叫自己前往仙脚。

 

仙脚。

 

玉逍遥用猫捂脸。

 

这次玩大发了。

 

君奉天已经把正法擦了又擦,准备来一场法地不容。

 

玉逍遥看着在自己怀里沉睡过去的两只猫,不知道怎么和地冥解释。

 

玉逍遥对双子灌了所谓的解药,也施加了术法,结果两只猫就沉睡过去了,虽然脉象气息稳定,但是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

 

玉逍遥很自然地想到——血闇之力。

 

可能......大概......八成......应该......

 

“让地冥过来,用血闇之力唤醒他们,”君奉天现出了正法,“你的神谕呢?”

 

“哎哎哎我逍遥哥怎么落到这种地步啊啊啊啊!!!”

 

地冥来了。

 

地冥看到了玉逍遥手里的双子。

 

地冥难得的冷静:“玉逍遥,眩者期待你精彩的解释。”

 

“最后的步骤,用你的血闇之力,唤醒他们。第二天,他们就能恢复。”玉逍遥把两只猫交给地冥。

 

“不可信任啊。”永夜道。

 

“永夜你还嘴贫!”瑟斯简直要诸神黄昏了。

 

“试一试吧。”血闇源头压住了瑟斯肩膀。

 

“剧作家全力而行。”永夜终于不那么欠揍了。

 

血闇之力已经施加在双子身上。

 

没醒。

 

没醒不是问题,问题是,双子气息开始飘忽不定,忽强忽弱。有规律的是,似乎是一方强,另一方便弱,二者接近互补。

 

玉逍遥选择跪下唱征服。

 

这要也不醒,气息还如此飘荡,又是同生双子,很可能就——

 

“选一个吧十七。”

 

奉天你不说话行不师兄求你了!

 

地冥一抖。

 

双子的气息似乎是被地冥所牵连,双子的气息俱是一抖。

 

“不过有可能你也不用选了。”奉天说。

 

不过也谢谢你奉天,帮我说出了这些话。玉逍遥想。离凡啊你这小子咋搞出这么大的事情。玉逍遥实在不理解。

 

地冥今天没有戴磕人的面具,他一手捞起一只猫。

 

君奉天突然也觉得自己言重了。

 

“地冥,你放心,玉逍遥一定还有办法的。”

 

“十七啊,你要相信逍遥哥我,我逍遥哥不是吃素的。”

 

地冥只是坐在一旁,一手捧着一只沉睡过去的喵,把脸靠近两只猫的软软肚子,突然知道了当时离凡为什么要把脸埋在自己的肚子里。

 

“末日十七,就是为了血闇救世计划而生。”地冥整张脸都埋了进去,闷闷地说。

 

“十七你别这样,都已经过去了......”

 

“计划完成,我们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十七你别......”

 

“服务于末日计划的工具,亦可以消散。”

 

“永昼。”

 

“血闇源头的邪凡双子,是他存在的见证,也是我们——”

 

地冥突然不说话了。

 

仙脚就此归于寂静。

 

玉逍遥张了张嘴,不知道要说什么。看了看奉天,君奉天双目紧闭,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

 

等明天。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玉逍遥暗暗攥紧了拳头。

 

大不了,天地不容第二季呗。

 

我逍遥哥撑得住的。

 

主要是你啊,永昼,你撑得住吗?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