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

我本来无欲无求,如今我有了浴球——永远HE

[邪凡双子]爸爸的酒不能乱喝(五)

续《爸爸的酒不能乱喝》(一)~(四)


双子喝玉逍遥送给地冥的酒,因为药量的问题(毕竟奉天逍遥冥冥是先天啊,而邪凡双子修为并没有这么高)而导致的灵魂互换。


灵魂互换——邪凡双子作死喝酒的后遗症。


邪说:我不是我没有是离凡拉我的!


离凡:你就敢敢说你喝了没。


邪说:......你逼我的!


离凡:大哥你讲点道理哦!


-------------------------------------------

[邪凡双子]爸爸的酒不能乱喝(五)



今天的永夜剧场——也是一派祥和呢——


剑随风今天难得的被早晨的第一缕晨光唤醒——要不是今天是老爸的生日,我才不会这么早起呢,我剑大侠还要和我的被窝亲热亲热。


所谓地冥的生日,撑死了也只是奉天逍遥送照片那天,玉逍遥胡乱掰扯的,谁知道呆呆萌萌的风仔就真信了,也记了下来。


昨晚风仔就偷偷摸进邪说的卧室,差点被当做奸细打成猪头饼。风仔捂着曾经帅气逼人的脸:“大哥你打人不带打脸的吧!”


“偷偷摸摸的干嘛?”邪说一声冷哼。


“明天,老爸生日,”剑随风一脸鄙视地看着邪说,“我不信你没有动作。”


“那又与你何干?”


“讨论一下礼物啊。”


“好走不送。”


“哎哥你别推我,”风仔把邪说的手扯下来,“你敢敢说,你之前送的礼物冥冥之神有没有表现出很喜欢?”


“......”说好的离家出走呢?离凡你怎么知道永夜剧场的事情?!邪说一脸震惊。


哼哼!知兄莫若弟。你和爸的德行我不知道吗?离凡回敬一脸鄙视。


“说。”邪说屈服了。


也不是没有给冥冥之神准备礼物,虽然不是生日礼物——永夜剧场并没有生日之说——但是邪说外出时总会带回来一点小东西,抑或是路途见闻,但是冥冥之神只是在面具下微微翘起嘴角,然后手下的钢琴哗啦啦地划出一阵音符,就让自己下去。


东西就放在了白色的钢琴上。邪说的见闻地冥也都听了。


但是,就像石子丢进泥潭,没有一点涟漪,就是慢慢地,缓缓地沉下去了。


冥冥之神到底是什么心思?就像黄泉一样深不可测。


“邪说僭越了。”这是邪说常说的话之一。


冥冥之神的心思,不容窥探。


但是,能接近一点吗?让我知道冥冥之神你到底在想什么。


月黑风高夜——


邪凡双子紧紧靠在一起,坐在邪说卧室的床上,身上罩着大棉被,打着一个发着黄光的阴暗的手电筒(别问我霹雳世界里有没有手电筒我说有就是有)。手电筒的光照在邪凡双子脸上,一晃一晃的。


“你看看爸——两个字——傲娇;三个字——死傲娇,”风仔掰着手指头和邪说分析地冥的性格,“他的事情就根本不准我们问啊。从老爸的造型上看,暗黑哥特死亡重金属风格肯定是没错的,但是你不觉得,老爸这么傲娇的人啊——”风仔的脸突然在邪说面前放大——


配上黄光——核凸*!简直让邪说想一掌轰过去。


“傲娇就是要配炸毛啊~”风仔一脸正经,“大哥你不知道吧,傲娇的人啊,其实内心都有一个第十九个英文字母和第十三个字母的——”


“给我正经点!”邪说已经炸毛了。


“大哥没想到你这么不纯洁!”风仔慌慌张张地把大哥炸起来的卷发压平整——哎呀呀自然卷炸起毛来就是惊天动地。


“你在外面到底偷偷学了什么东西?!”邪说气得都要掀起被子开始家暴了!居然这么说冥冥之神!大不敬!


“大哥,我们回归今晚邪凡双子峰会的重点议题好不?”风仔摇了摇手电筒,“所以我的建议就是,擦·边·球。”


“?”邪说一脸不可信任。


“我们就按着老爸的喜好,但是也不能全按着他的喜好,这样才能让他觉得新鲜觉得爽啊!”


“不准用这么低俗的词语形容冥冥之神!”


“这位外方代表先森!我们能不能关注会议重点!”


最后僵持大半夜的邪凡双子峰会终于落下了帷幕——由离凡同学单方面决定,为老父亲献歌一首——《随风》


“冥冥之神会杀了你的。”


“我的风格就这样,擦边球嘛。然后就是你啦,你就来一首老爸喜欢的风格,这样子就好。”


“......我不唱歌。”


“大哥,冥冥之神不喜欢撒谎的孩子。”风仔拿着邪说的手机,晃了晃。


“......我手机怎么在你那里?!”


“双子连心啊大哥——”风仔的脸又放大了,“藏哪里我不知道呢?”


“......”


“说,你手机里有什么歌?”


“《地狱魔幻师》,《永夜剧场》,《黄泉咏夜曲》,《血暗吞天》,《殉道之行》,《挚情岁月》,《宿命决战》,《冥想者》。没了。还来。”邪说伸手要手机。


“信不信我把你手机的歌都分享给老爸?”


我信......为兄对小弟很了解。


“没了。”


“大哥你还加密了两首歌呢。这音乐软件不错啊还能加密码。”


“《Remember Me》。”


邪说拒绝了解离凡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密码的。


“大哥你不要我这样逼你,我们还是有兄弟之情的。”


“我唱。行了吧。但是歌我自己选。”邪说终于夺回了手机的主权。


“啧啧啧,”其实风仔还是有度的,“那好吧,其实我是想逼你唱加密歌单最后一首歌的——”


“回去睡觉!”


风仔吐吐舌头。


没想到啊,大哥你的歌单居然有这种歌。


风仔身形一倒,头探出被子,就睡了过去。


......谁答应和你一起睡的?!


伸脚探出被子......噫!冷!


邪说也被征服了。


倒头就睡。忽略隔壁。明天早上还要起来服侍冥冥之神。


邪说醒的很早。天还没亮。


轻轻摸下床——我才不是怕吵醒离凡!我是怕他醒来后干扰我化妆!哼!


邪说就像以往无数个早上一样,先摸到厨房煮早餐,再摸回房间开始噼里啪啦地捯饬自己。


可是今天特别不同——困。超困。


煮早餐的时候差点没把自己的手煮进去。


画眼线的笔都差点抖了一下。打眼影的时候手也不利落了。


肯定是昨晚被离凡拉着熬夜!今早没精神了!


邪说终于在天人交战中画完了妆,阳光已经投了进来,划开手机看了看时间,还有点早,觉得还是要给自己补眠两分钟再去叫冥冥之神,要不冥冥之神可能会因自己的迷迷糊糊的不完美而生气。


“你,和离凡,永远是眩者最完美的作品。”


邪说脑袋里突然出现这句话,紧接着就靠在离凡卷起的被子上,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话说第一缕晨光唤醒了离凡。


离凡抖了抖,冷!伸手一摸,啥?我被子咧?眼睛还迷迷糊糊睁不开。离凡双手摸了摸自己,哎?我不穿着睡衣吗?可能是大哥帮我换了衣服吧。哎?我怎么在被子外面咧?离凡勉勉强强抬起眼皮,看到旁边卷成寿司的被子。这大哥咋这么自私咧?


不管啦!今天是老爸生日!


“老爸!!!!!”离凡叫得山路十八弯,叫得牡丹亭的牡丹都没了颜色,叫得阿波罗殿堂的太阳都抖了抖。


离凡带着还没睡醒的双眼,啪啪啪地冲到地冥的卧室——哎,今天怎么地板这么凹凸不平的?离凡有几次都差点摔倒。嗯,肯定是没睡醒!


“老豆!爸爸!父亲!爹哎!Daddy, I Love You~~~~~~~~”离凡一脚踹开地冥的卧室门,向着正在床上醒神的剧作家地冥扑了过去。


地冥一脸尖叫脸。


卧槽......趴在地冥身上的离凡被地冥的震惊脸吓得清醒过来。老爸的眼睛第一次睁得这么大。绿色的瞳孔里写满了——恐惧......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爸生日快乐,mua~mua~mua~”剑随风何许人也,临危不乱见机行事才是真大侠。离凡给了亲爱的冥冥之神几个大大的么么哒。


地冥觉得自己要晕过去了。


“我FFFFFF......”永夜抖若筛糠。


“我佛慈悲。”鬼谛在思考要不要放弃做冥冥之神的教徒。


“我们眼睛业障重。”瑟斯自欺欺人中。


“不敢相信......”血闇源头捂住胸口。


“我的小心脏!”十七直接干净利落地昏过去。


“我选择虚无。”命运规划主表面上还是一只傲娇的鱼。


“离凡!给我下来!”突然门口噼里啪啦一阵声响,正是刚刚惊醒的邪说,一路飞奔,为自己的大意懊悔。邪说扒拉着门框,指着离凡:“离凡你敢对冥冥之神不......不......”


荼罗无疆啊......


啊不串词了......


冥冥之神啊......


邪说只见自己——没错就是自己——趴在冥冥之神的身上,双手搂着冥冥之神的脖子,一副极其大逆不道的样子。冥冥之神一脸少见的震惊!冥冥之神脸上还有几个鲜红色的唇印!那是自己?!我自己?!啥情况啊?!冥冥之神赦罪啊!!!


这边离凡也看到剑随风大侠宛如风一般冲了过来,手扒拉着着门框,对自己喊话。我怎么在门口?我的随风剑呢?哎哎哎我不是在亲爸爸吗?哎哎哎我是谁我在哪我是无辜的!


地冥觉得自己真的老了。


平日里对自己敬畏得深入骨髓的邪说,居然跨在自己的身上,给自己来了几个么么哒,还叫自己啥来着?


“邪说......呃......你先下来。”地冥对着身上的邪凡双子中的一个说道。


“好的老爸。”离凡一个翻身,准备下床。


听到“老爸”从邪说的嘴里、用邪说的声音说出来,地冥觉得整个地都不好了。


啪叽!


邪说啊不是......离凡在地上摊成了一张离凡饼,形态宛如几天前的喵喵饼。


“呵呵,小弟你还好吗?”门口的邪说,双手抱胸,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摔在地上的自己——啊不,小弟。


“你你你!”离凡翻身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好嘛这床垫又软,这腿又这么......然后就失去平衡摔了下来。


“这就是你对兄弟的态度?”地冥摆出冥冥之神的架子。地冥拒绝判断这是哥哥还是弟弟。


“冥冥之神赦罪!邪说知错。”邪说赶忙前去俯身拉起离凡。然后双子乖乖巧巧地站在冥冥之神床边。


地冥这时候才仔细看了看双子。


哦豁。


“紫色的眼睛,没有了之前的随风的风度,取而代之的是深渊。”永夜永远喜欢第一个发言。


“碧色的眼睛染上了叛逆,”瑟斯道,“当初的恭敬——不见了。”


“令人厌恶的灵魂互换。”鬼谛哼了一声。


“玉逍遥。”命运规划主道出了始作俑者。


“先静观其变吧,众人莫急。”血闇源头道。


“副作用的潜伏期这么长吗?”十七只是暗暗想,并没有发言。


“邪说。”


“冥冥之神。”


长马尾,江湖衣。地冥选择接受。


“离凡。”


“爸。”


我的小丑。地冥选择接受。


“可有何不适?”


“禀冥冥之神,邪说就是觉得今早起身,十分困倦,抵挡不住睡意就怠慢睡去了。”


“爸,大哥说的没错,我也困。”


不行了。地冥看着双子说着对方的话,简直觉得自己的脑袋要炸掉。


“嗯,”地冥慢慢思考着,“邪说你过来,眩者要去仙脚一趟。”


老爸你去仙脚叫邪说过去干嘛?不是去赶马车吗?离凡呆呆。


然后就听闻一声“是”,随即见到自己的身体带着邪说的灵魂重现了那天邪说扶起地冥的光辉战绩。


离凡看着以往看见老爸要不就躲开要不就挂上去的自己,如今在老爸身边毕恭毕敬地服侍,又是衣服又是发饰又是化妆品——一身衣服还有几件先这件再那件,发饰抛出来做暗器简直能谋杀整个德风古道,化妆品......离凡觉得如果这些化妆品是剑的话简直可以吓死森狱的四皇子。


“啊嚏!”离凡揉揉鼻子。


还带熏香啊这是......离凡总觉得这么熏下去,自己明年就能在苦境市场上叫卖大哥和老爸的五香熏肉——还是玫瑰抹香鲸蜂蜜等等一大堆自己不知道名字的混合香薰肉。


好无聊啊......


离凡不知不觉踱着脚步,走到地冥刚刚穿衣的落地镜子前,此时地冥正在化妆。


离凡看了看自己啊不......大哥。


又到处摸啊摸。大哥的身体啊,不摸白不摸!


第一次这么安全地看大哥摸大哥,不用担心什么末日武典。


小丑。就是永夜剧场的小丑模样。小时候每次大哥和一群永夜剧场的小丑在一起的时候,自己都认不出哪个是大哥。啊不对,还是能认出的,只要大哥走两步。


离凡向着镜子走了两步,就如同钟楼怪人般佝偻,一拐、一拐的。怪不得刚刚摔了下来。记得小时候偶尔被冥冥之神带出去游玩,他就听到有人喊大哥“长短腿”,当时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因为大哥的腿就是这样的,有什么稀奇吗?离凡就懵懵懂懂地跟着叫,然后当然是被冥冥之神用爱教育了一顿。之后离凡就没敢叫了。但是当时大哥是什么表情呢?当时大哥貌似没有穿着小丑的衣服,不像现在和之前,现在简直就是一个永夜小丑,之前的紫色毛毛袖子更是骚气。哎跑题了,所以大哥是什么表情呢?大哥似乎一直都没什么表情,除了被冥冥之神搂在怀里的时候会露出小迷弟一样的表情。


或许这就是表情呢。


不像自己,又笑又跳,又喊又叫,表情多得宛如剧场的变脸小丑。


切切切咋还是小丑。


大哥的木偶呢?我好像忘记拿来了。


离凡在一旁摆弄心思。地冥内心也不平静。


低头,看到之前叛逆的离凡乖乖巧巧的;抬头,看到之前恭敬的邪说在......到处乱摸自己。


简直了。


“你们忘了吗,当初互补的气息。”永夜道。


“双子心意灵魂互通,灵魂互换本就不是难事。”血闇源头道。


“所以?”瑟斯冷着眼睛看着众相。


“我不会再让之前的事情发生。”鬼谛说。


“还是找曙晨吧。”十七说。


“你们这次很镇静啊。”命运规划主。


“哈!”十七。









----------------------------------------------

核凸:广东话的“猥琐”意思。



插叙的手法如此炉火纯青是怎么回事......这一篇会有比较多的插叙和回忆,回忆部分是半原剧半私设吧,而且因为回忆的人不一样可能对相同故事的讲述也不太一样,就是会有一些简略和添加。


另外,为了这几篇群魔乱舞我还是重新看了一次邪说小哥哥的剧情(为什么不是随风大侠咧......因为我看到邪说小哥哥退场就......就看不下去惹......昨晚看冥冥自罚居然有提到邪说,还有邪说的小玩偶,莫名地高兴却伤感......原来大家还没有忘记邪说),感觉邪说被砍线了(嗯......每个霹雳人物都会遇上的事情......谁没被砍过线呢是吧),其中一个依据就是,邪说偷看偷听了(剧中表现出了至少有两次)地冥和帝释的对话,并对“帝父”这个称呼有所疑惑。邪说知道了这个事情,原本也可以作为玄尊之死的疑云或者末日十七的身份等等来继续发展剧情,没想到......书大送了他一程......知道这么重磅消息的人怎么就没有后续了呢......


这几篇文其实初衷是还念邪说的,傀一啊,傀一哥哥


不过......让我自欺欺人一次吧,邪说的退场也是很好的啦!

第一,作为一个当时台面上大多数人所认为的反派,邪说能被书大送便当也算是反派的承认(地冥有说过),还是书大回归的第一个便当,知足了。第二,地冥对小鸟的态度,表现了地冥对邪说的亲情,有这份情也够了。第三,后续内容还能提到邪说,相当于生命的延长吧......


地冥救活的那只小鸟——

就像孔雀退场的小拖鞋(这是昵称啦)

就像吊影退场的黄丝巾

就像太岁退场的小雕像

往往退场的时候再悲伤,被霹雳虐了千百次后,也忍得住了——然而霹雳就不会放弃,用这些小小的东西,再一次虐到忍不下去......


啊......这是欢乐文的啊......


跑题了跑题了


(六)继续欢脱











评论(1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