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

我本来无欲无求,如今我有了浴球——永远HE

[邪凡双子]爸爸的酒不能乱喝 (七)

温柔的结果就是——地冥怼不过玉逍遥,被奉天逍遥拉着下了仙脚体会凡人生日的快乐,顺带两只邪凡双子。

 

“愚蠢的选择!让眩者出去教训玉逍遥!”永夜的钢琴发出一声不和谐的哀鸣。

 

“不要违背自己的内心。”瑟斯按住炸毛的永夜。

 

“你一个欺骗相就不要在那里神神叨叨了。”鬼谛嗅了嗅手里的彼岸花。

 

“你们难道一点都不开心吗?”十七突然说。

 

“不要破坏躯体大脑的傲娇气氛,殉道者,”命运规划主游了一圈,说,“矜持点,我的魔幻师。”

 

“令人愉悦的氛围。”血闇源头把手里的第二株彼岸花递给了鬼谛。

 

我们的生日party队伍是这样子的:玉逍遥拉着剧作家的长袍袖子在最前面又走又跳,差点扯得地冥衣冠不整。地冥左右手分别拉着邪凡双子。君奉天走在最后观看天地邪凡修罗场。

 

难得的,地冥左右手都拉着人。

 

“街道上闲杂人多,你们又承受药力,要跟紧眩者。”说的是跟紧,身体特别诚实,一左一右就拉上了邪凡双子的手。看着玉逍遥一愣一愣的,这大清早的街上有啥人哦,想拉十七小手的梦想就这么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之前冥冥之神就没有这样拉过我们。邪说抬头看了看身边的冥冥之神,突然觉得自己看得不甚清晰。

 

怎么形容?

 

美好到不敢相信。

 

因为相信了就会信以为真,信以为真就会害怕现实。

 

从前的从前,都是离凡在前面跑跳,时不时回过头冲着冥冥之神喊几句话,但邪说一直听不清,是因为离凡口齿不清吧;但是冥冥之神每次都能听清楚,并且十分优雅地用自己和离凡能理解的修辞回答离凡的话。冥冥之神就走在自己旁边,和自己一起慢慢走,没有催赶,但是也没有拉着自己的手;自己有时候会摔倒,冥冥之神就在旁边不远处单膝跪下,金属的饰品折射出耀眼的光,让自己想去抓住。“起来。”冥冥之神温柔地说。然后自己就会半滚半爬地站起来,姿势一点也不优雅;冥冥之神看着自己站起来,随后自己也站了起来:“身上有尘土。”自己用沾满尘土的手拍拍沾满尘土的衣服,更多的尘土涌起来,呛到自己。“走吧。”冥冥之神笑笑看着。然后自己就继续慢慢地走,冥冥之神就继续在旁边和自己慢慢地走。前面是坐在地上歪着头等自己和冥冥之神的离凡。

 

假的吧。

 

邪说别信了。

 

邪说微微倾斜身子,看到了对面的离凡和自己的身体。

 

一拐一拐的。

 

......怎么对面也看过来了?

 

紫色的眼睛和碧色的眼睛眼神交汇——

 

看你不能乱跑的样子为兄很欣喜。

 

哼!那你怎么不乱跑快活一下?

 

为兄不像你。

 

你就是要缠着老爸,别以为我不知道。

 

离凡!

 

来啊,相互伤害啊!打架打脸要不要!

 

感觉到两边有宛如火花一样的物质产生,地冥对着邪凡双子问到:“有什么事情不能让眩者知道吗?”

 

“没!”小丑模样的离凡立刻答道。

 

小弟你暴露了啊......你当冥冥之神和你一样的吗......

 

“哎哎哎小十七你的语气放松一点啦~”玉逍遥凑了过来,指着不远处的一家店面,“你看你看,这家饺子店啊,可是我逍遥哥荣誉代言,味道超级好!来来来十七啊我们进去吃早餐啦~”

 

“人觉好友有什么感想吗?”

 

“......”

 

“其实非常君也很喜欢吃饺子,”后面的奉天终于开口了,“就是很正常的吃,就是很普通的饺子,十七你不要乱想。”

 

你自己就在乱想了好不好我的师弟哎......

 

离凡看着老爸和奉天逍遥斗嘴,老爸终于说话了,说的还是......还是什么来着。

 

离凡曾经一度以为老爸不会说话,除了自己和大哥的名字——谁让他一天说的话都没自己一分钟多。

 

就像自己认为老爸的面具就是脸的一部分一样。

 

好像,自己对地冥和邪说没什么太大的印象。唯独的印象可能就是远远地落在后面的一高一矮,还有大大的餐桌上的红酒杯,还有练功,然后就是......随风。

 

说好的唯独呢?怎么还是有这么多的印象。

 

“你们仗武欺人!”“你们是邪道!”

 

血如洪,漂流江东。风仔不会忘记自己看到的血河战役,不会忘记地冥召唤出的苍生灾祸,不会忘记风随行的......

 

所以我要离家出走啊!

 

海汹涌,孤舟破浪,前尘过往,雪泥飞鸿。早就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一路走来的了,离凡啊不,风仔,就记得自己很生气,从风氏父子的墓地中跑出来,然后浑浑噩噩地走跳苦境,一路上无所不为......啊不是......用错成语......反正就是为了成名啥都干过......这么表达也不太对......反正啦——成名了,我就是剑随风了,不是离凡了,我就和我的身世无关了;更重要的是,我可以证明自己,可以让地冥知道他是错的,让他知道邪不胜正,让风大叔知道我是正义的侠客!

 

他们就是坏人。

 

“我愚蠢的小弟啊。”

 

我宁愿愚蠢,也不愿像你们那样,用诡计做坏事!

 

你们要是不做坏事就好了。

 

你们要是迷途知返就好了。

 

你们要是......

 

我要是没有看见那幅画就好了。

 

平凡梦,旧人难忘,是非转眼空。

 

那幅画,平凡得让人......害怕......

 

你们不会再做坏事了吧,是不是?


你们不会再做坏事了吧,是不是?

 

回答我“是”啊。

 

回答我“是”啊!

 

然后我们就能......


就能......

 

 

 

 



“哇——”离凡突然觉得自己英俊帅气啊不,是大哥俊美骚气的脸要破相了。

 

邪说离凡一路心思不定,就算坐定在饺子店的木凳子上也还是眼神飘忽。地冥决定还是不勉强他们——毕竟邪凡双子的心思,地冥不是不清楚。

 

地冥让双子一左一右坐自己两边。奉天逍遥坐在了对面。地冥坐下来的时候,略略犹豫了一下......

 

“其实那张照片很不错,很温馨呐~”瑟斯终于抢在永夜之前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欺骗相你自己就是一个悖论呐。”永夜道。

 

“所以你们谁出手把本体按到凳子上?”命运规划主,“他看起来开始害怕凳子了。”

 

“我。”小十七一脸纯真无暇。

 

血闇源头抱着鬼谛抖了抖。

 

然后地冥就宛如结束了天人交战一般,视死如归地坐了下去。稳的。好。

 

这时候离凡一声惨叫。

 

桌上众人看着装着邪说灵魂的剑随风身体持着的小木偶突然一头扎到了小丑傀一脸上。

 

其实离奇自己也是懵ACDEF的。

 

明明拿着自己的人不是邪说,但是却有着邪说的气息。但是这身江湖打扮让自己很反感,一点冥冥之神的风格都没学到。相反,看了看另外一个,就是小丑的脸,小丑的步伐,冥冥之神喜欢的小丑妆容和装扮,虽然气息不太对。离奇在经过很久很久的思索后,还是决定屈服于表象,扑回傀一的怀抱。

 

结果身上的线绳被装着邪说灵魂的离凡外壳抓太紧了。

 

哎呦,硬着陆。

 

“你你你!”邪说当场炸毛,风仔的马尾都要翘起来了,“你你你,当年抢我冥冥之神,如今还妄图抢我的离奇!”

 

我的离奇!冥冥之神送邪说的!邪说一直带着呢!

 

......十七啊你一家子的台词要不要这么高度一致捏......

 

离凡捂着脸:“谁抢你离奇啦?再说我也没抢你冥冥之神!”

 

“冥冥之神一直在永夜剧场看着你你不知道而已!”

 

“卧......我我我......”

 

“邪说啊,你先冷静下来,我们慢慢讲。”君奉天按住剑随风的外壳。

 

作者你是想不出其他的台词了么......抄袭自己的原话有意思吗?

 

刘涛:有的有的。

 

玉逍遥正端来了五碗饺子......

 

“我打扰到你们了吗?”玉逍遥难得礼貌了一回。

 

离奇站在桌子上,身边围了一群巨大的人类,说话的声音让人,啊不是,偶,害怕。

 

离奇眨眨眼——虽然因为戴了很大的帽子,眼睛并没有露出来——看了看邪说的外壳。

 

“我不是邪说!”邪说的外壳说,“你撞得我脸很痛哎!”

 

有点分不清哪个是邪说。

 

离奇就记得自己曾经还是混混沌沌的永夜木偶,一天血闇源头突然带来了两个小生物,后来自己就被冥冥之神送给了小小的邪说,邪说就每天抱着自己不松手。后来邪说和离凡被冥冥之神带到一个地方,说要开始练习了,自己就突然有了灵识,开始和人一样思考。跟着邪说练习,跟着邪说搞事情、传递消息。也听邪说每天噼里啪啦对自己说一堆话,都是不敢和冥冥之神说的话。有一次邪说和自己说话的时候被地冥发现了,邪说很怕,离奇自己倒没什么,反正邪说一直都是这么怕冥冥之神的。但是冥冥之神没生气,问了邪说几个问题,然后给了邪说一个骷髅头,然后......然后......哼!邪说就不要自己了。不过过了一会,也不知道是多久,因为永夜剧场没有钟表,冥冥之神的时间永远是用不完的,邪说又来抱走自己了。邪说好像,有点高兴?还是什么?不知道。不想知道。毕竟是木偶的脑袋,并不能真正像人一样思考问题。后来,邪说难得的打了一两架,不过好像打完架后邪说都不太高兴。不是你自己之前总是和我抱怨不能出手的吗?这么反而出手打架了又不开心呢?再后来,就出现了一个头上都是金豆豆的,就像永夜剧场偶尔会出现的金色圆球巧克力一样的,一个人,然后,然后离奇就不想记得了,离奇差点以为自己永远见不到邪说了。

 

不过还好,我家邪说回来了。

 

这边邪凡双子正在幼儿园式撕逼中。

 

“要不来来来离奇你撞个爽,”离凡的灵魂和邪说的外壳突然一笑,指着自己的脸,“让邪说破个相。”

 

“离凡!”邪说一脸恐吓状,“你信不信我把你的随风剑给丢下黄泉三千丈!”

 

“你敢哦!”

 

“我怎么不敢!”

 

“安静。”地冥开口。

 

你冥冥之神永远是你冥冥之神。

 

玉逍遥抖了抖。玉逍遥觉得自己最近老在抖,是不是得了什么奇奇怪怪的病。

 

“吃啦吃啦!”玉逍遥把托盘放下,自己就先抱了一海碗饺子窸窸窣窣地吃起来。

 

五碗饺子,一碗海碗,四碗小碗。

 

“天迹你是在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吗?”

 

“我哪敢啊,”玉逍遥从碗里抬起头,脸上都是水汽,真不知是蒸出的汗还是冷凝的汤,“奉天啊你看着点十七,要不咱师兄弟俩等会一起洗碗抵债啊。”

 

“十七这么能吃?”君奉天刚把一碗饺子推给地冥。

 

奉天啊你瞎说什么大实话啊!

 

地冥眼角跳了跳。

 

“曙晨嘤嘤嘤我错了......”十七整个人都缩进了瑟斯的怀里,“我......我......我......”

 

“心理医生你好。”永夜对着瑟斯抛了一个飞吻。

 

“抱完血闇抱十七。啧啧啧。”命运规划主不想再看。

 

“你从水里出来,我抱你。”鬼谛。

 

“去抱你的血闇。”命运规划主。

 

“十七你别激动,玉逍遥知道你的心意的。”瑟斯选择无视几个傻逼。

 

“......”血闇源头无辜躺枪。

 

离凡趁机把离奇捞到了自己怀里。

 

离奇看着眼前的傀一的面庞,突然觉得还是另一边的脸比较有善意。

















---------------------------


话说道友都看了蝴蝶君笑龙傲天的片段了吧!


哈哈哈哈哈下篇(八)就是玉逍遥的笑!为了写玉逍遥的笑我可是把小蝴蝶的笑看了N次~~~~See you tomorrow~


评论(10)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