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

我本来无欲无求,如今我有了浴球——永远HE

粉证tan90°系列(二)——新年贺文《装修》·下

粉证tan90°系列(二)——新年贺文《装修》



这时候地下幽幽冒出一个声音:“哎呦大哥对不起啊~呼呼~”


------------------



慕少艾透过打穿的天花板看了看:“哎呦~同色系的朋友不认识一下吗~呼呼~”

 

这年头搞装修嘛,黄色,喜庆!

 

“打完洞就下来。”

 

“呼呼~老人家就下来就下来~羽仔你身强力壮我老人家不行了呀~”

 

“嘴贫。”

 

“嘿嘿~”

 

且说这边非常君激发了追杀弟弟的潜能正在往楼梯口狂奔,霎时——

 

玉逍遥携手君奉天怀里还搂着个紫色团子领着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地走过来。队伍中正是地冥,地茧,伏字羲,慕少艾,羽人非獍,竟然还有......越饺子啊不越骄子。

 

“......”我个打锤子的容易吗我......这是寻仇来了?寻仇寻我就行别带家属啊这!

 

非常君突然心疼自己的弟弟:“小弟!他们没把你怎么的吧?说!哥替你出头!!!”

 

“就你?捂着屁股顶着一头鸡毛吗?”饺子冷冷笑。

 

不能让仙脚因我遭难,让我弟弟来承担罪过吧!师父!师父!!![8]

 

非常君在心中表示这个弟弟我——爱过。

 

“哎哎哎放轻松放轻松~”慕少艾凑近非常君身边,“同色系的朋友啊,你不觉得我们忘了一件事情吗?”

 

你当你菩萨啊。[9] 非常君一点也不轻松。

 

“忘了啥?我的八十?!”非常君瞪着玉逍遥。

 

“哥啊,就演个小品,你咋入戏这么深捏~”饺子笑着走过来拍拍非常君。

 

“对啊对啊,我们今个儿还有一件大——事情!”玉逍遥就像被投喂了1mol多[10]叉烧包一样亢奋,吓得君奉天急急从他手里接过无辜的离经宝宝。

 

“天大哥,啥事儿啊?”地冥操着一口东北风情的咏叹调捧读到。

 

“地冥你刚刚的激情呢。”地茧用手肘捅捅地冥。

 

“烟消云散了。”地冥给了个大白眼。

 

玉逍遥:“咱们今天要给五湖四海的道友们——”

 

众人(作揖):“拜——年——啦——”

 

地冥:“玉逍遥你的‘今天’终于暴露了你是南方人。”

 

玉逍遥:“你的‘干啥捏’发音也不对啊!”

 

地茧:“带有一股意大利男高音风情。”

 

君奉天摸摸离经的头:“好了好了,我们还有新年祝福语没说呢。”

 

伏字羲蹭着小碎步靠近君奉天:“能把鹅几给我抱抱吗?”终于插上话了......

 

“我拒绝。”玉逍遥也冲上来和奉天一起抱着离经,画面真实兄友弟恭父慈子孝圣母光环......咳咳......请注意单身狗的感受谢谢啊......

 

不是单身狗,是单身小鸟——一旁正在担任背景墙的羽仔如是想。

 

慕少艾慈爱地拍了拍羽仔的肩膀。

 

“别皮了!赶紧的眩者还要回去写剧本呢!”

 

“感情你是要赶回去生个儿子。”伏字羲眯着本来就不大的眼睛看着地冥,瞟了一眼离经,又指了指非常君和越饺子。

 

玉离经。习烟儿。哼!

 

“哼!眩者难道与你们一般见识吗?”

 

“冥冥之神你可以生两个!”地茧赶忙顺毛。

 

玉逍遥闻声抖了抖。

 

“哎呀哎呀好啦~~~小十七别生气嘛~~~”玉逍遥蹦蹦跳跳地拉着地冥的手,“开始开始,就从我开始啦~祝道友们在狗年大吉大利,年年有余——”

 

地冥咔嚓一声用高跟鞋踩了玉逍遥一脚。

 

那不符合眩者身份的拖鞋早就换下来了好吗。

 

隔壁琉璃仙境探出一个白毛毛脑袋:“谁叫我?”

 

接着又被一个白毛毛脑袋摁回去了。那眉毛,夹死苍蝇,堪比奉天。

 

“呜呜呜十七......”玉逍遥用紫莹莹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地冥,得到的是命运规划主的尖牙齿的恐吓。

 

“嘤嘤嘤,那就换一句嘛......有话咱好好说嘛十七......”

 

你也知道有话要好好说啊。非常君想。

 

“嗯嗯,好啦好啦,那我宇宙最帅逍遥哥祝全天下的道友们——天天都有叉烧包!天天有香肠!”

 

“天天有瓜!”

 

“天天有饺子!”

 

“天天有糖吃~呼呼~”“别太激动,顺顺气。”

 

“天天有云朵厚片!”

 

“天天有小妹亲!”

 

“天天有儿砸抱!”

 

“天天有五三做!”

 

“......”

 

“......”

 

“......”

 

“优秀的同学,一定是优秀的同学。”玉逍遥觉得自己遇人不淑啊。

 

“哈!”君奉天晃了晃手里的离经,离经正瞪着紫色的眼睛看着一群大人在噼哩叭啦讲一堆自己听不懂的话。离经撇撇嘴,选择继续高冷宝宝的路线,不理会大人们。

 

君奉天突然笑了笑:“天天都能和重要的人在一起,做着最平凡的事情——”

 

“不问是劫是缘?”楼梯间突然探出一个毛绒绒的头。

 

“小最啊,你串词了。麦打扰人家拍摄咯,走啦走啦。”如果风有颜色,那么这一定是一阵白色的风,夹杂着纯粹的碧色琉璃色彩,带走了一个懵懵懂懂的小少年。

 

“新年是小蜜桃年哎!”

 

“哉啦哉啦~”

 

“呼呼~真羡慕哎~”“嘴贫。”

 

玉逍遥:“好啦好啦,那我们最后来一句——”

 

众人:“霹雳布袋戏,祝所有道友们——新年快乐!”

 

众人:“新的一年,永远——有你——”

 

伴随着众人的欢呼,隔壁琉璃仙境的管家应景地放起了电子烟花。

 

突然楼梯间又探出一个头:“各位朋友们,你们有看到我的欢欢吗?”

 

“我在这里啦~”5楼传来一声清脆。

 

 






-------------------------------



天了噜!

今天看了道友的图才发现三狗子是......龙?!

......我已经自动把三狗子归为狗年吉祥物了还来得及吗......

五条小龙我对不起你们......

别怪我,去怪编剧......给你们起的名字......

 


格式并不正确的Reference:

[1] 有参考成谦大大的《归家》剑随风回家的一段描写

[2] 非常君诗号改编

[3] 呵呵......香港警匪片中毒晚期......就是“警察叔叔你在哪里我想回家”

[4] 嗯,突然想到了《霸王别姬》里蝶衣的话“我揭发姹紫嫣红,我揭发断壁残垣”

[5] 《祝福》里的话

[6] 金津玉液,华池神水,都是呃......唾沫......

[7] 改了李清照的《声声慢》

[8] 《少林寺》原文“不能让少林因我遭难,让我来承担罪过吧”,用在这里表现觉君对自家小弟(嗯嗯,这里的设定不是双体,是双胞胎弟弟)这么怼自己的愤怒的想抛弃小弟的心情。

[9] 某年霹雳新春特辑净琉璃菩萨的名言“放轻松放轻松”。

[10] 嗯,有四川的道友吗?我一个四川同学和我说四川话的“很多”就是发音“1mol多”~

 

 

 


----------完结?并没有!--------------------------

 

 

在电脑前看着视频石化的孩纸们:

 

离凡:大哥,我说要看法儒给的老爸的云海仙门同学新年聚会纪念U盘的视频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阻止我?

邪说:我也在想......

玉离经(捂眼睛):不得了惹......

云忘归:想不到离经你是这样子的离经......

朱雀衣:还好还好我哥没崩......

习烟儿:啥?虾米?原来我这么老?!

离凡:原来真正的爸爸是这样的吗?!

邪说:冥冥之神赛高!

玉离经:又疯了一个。


地冥:君奉天,你那天给了离凡什么东西?

君奉天(一脸无辜):没什么,就海报。

地冥:嗯嗯?

君奉天:还有我们当年演的小品。

地冥:!

地冥:如遭火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