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

我本来无欲无求,如今我有了浴球——永远HE

统一战线

君奉天,最近很郁闷。

 

自从八岐邪神的事情告一段落后,君奉天总觉得自己和仙门亏欠地冥很多,总想弥补。

 

不幸运的童年带来的心理阴影,虽然可怕,但是可以用爱来弥补,用爱来感化——来自某本被法儒宠幸许久的小黄书。

 

可是在第九十九次目睹自己送给地冥的心理学专著被撕得粉碎,第一百次被地冥用神泣叉出永夜剧场,第一百零一次看到被自己用叉烧包收买去帮自己说好话的风仔被地冥一剑怼上天,第一百零二次被邪说以“不想劳烦冥冥之神动手”的理由锁在永夜剧场门口外面的时候,君奉天沉默了。

 

虽然他一直很沉默。

 

痛定思痛,君奉天决定请教他人。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什么?二师兄你——”

 

“最近儒门新来了几个小儒生,和离经忘归他们相处融洽,但是见到我便颇感拘谨。我只是想......”

 

“噢噢噢,我知道了二师兄~小孩子嘛,就喜欢亲亲抱抱举高高啊”

 

君·单方面认为自己是兄长·小弟不理我·奉天为了表示自己对地冥的兄长情,决定实践小师妹的方法。

 

但是......

 

亲亲?十七会怎么看我......

 

抱抱?好像可以。

 

举高高?不说十七一身扎人的金属片,单纯想起风仔在风中凌乱的青春背影,君奉天就觉得这点可以pass.

 

那就——抱抱吧。

 

一切都是为了小弟。

 

 

 

 

 

 

 

 

 

 

-----------我是君奉天抱抱的分界线-----------------

 

 

“君奉天你干什么——!!!!!”

 

君奉天搂紧怀里扑楞乱动的无神论,低下头,用最温柔最苦口婆心的声音说:“十七,你是我的兄弟,你应该得到温暖和亲情,十七,我......”

 

地冥哪里有心情听君奉天的心理小讲堂,狠狠地撇了一眼缩在角落自以为很隐蔽的在偷窥中的双子,心里暗搓搓地在命运规划书给他们留下了一个不小的位置。

 

抬头,就看见君奉天巴拉巴拉上下颤抖的下巴。

 

挣扎ing,被君奉天再抱紧。

 

你高你了不起啊你!

 

地冥心里暗自气愤。

 

奈何事实上,虽然地冥屡次用神泣叉君奉天,但是也没有伤他。

 

就是傲娇呗。风仔表示自己飞上天的时候视野超级好,已经看穿了一切。

 

是啊,我接住你的时候也看穿了一切。邪说给了离凡一个白眼。

 

巴拉巴拉巴拉巴......

 

颤抖颤抖颤抖抖......

 

地冥出神地看着君奉天的下巴。

 

地冥宛如坐井观天的青蛙,目所能视,仅有一个——下巴。

 

Blablablabla......

 

抖动抖动抖动动......

 

地冥似乎发现了什么......

 

相同点......

 

地冥脑袋里开始单曲循环某首和某种海洋生物有关的歌曲。

 

下巴下巴

 

随波飘摇

 

下巴下巴下巴

 

浪花里舞蹈

 

下巴下巴

 

管它骇浪惊涛

 

......

 

至于地冥为什么会知道这首歌请不要追究某位大侠的责任。

 

 

 

“十七啊,心理问题不是难题,十七,只要你......十七?”君奉天发现怀里的地冥突然放弃了挣扎,盯着自己黯然出神。

 

“十七你,怎么了吗?”

 

“君奉天,”地冥突然咧开嘴,露出了一个完美的八颗牙笑容,“你——”

 

天啊小弟对我笑了!!!

 

抱抱真的有用!!!

 

君奉天表面还是一副严肃认真可靠的样子,其实内心已经炸开了花。

 

“十七——”

 

“君奉天——”

 

“小弟——”

 

“君奉天——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居然有三下巴哈哈哈哈——”

 

地冥——发出冥冥之神的声音。

 

 

 

 

 

 

 

 

----------------------------------------------

 

法儒宝宝心里苦。

 

法儒宝宝不说。

 

苦涩的沙——

 

吹痛脸庞的感觉——

 

像小弟的话语——“三下巴”。

 

君奉天摸了摸自己在海风中飘扬的三下巴。

 

法生凄凉。

 

风,好大。

 

啊,心好痛。

 

风,更大了。

 

啊,下巴好痛。

 

风,超级大了。

 

下巴在风里舞蹈。

 

这时候,一个没落的人,需要一个勇敢的水手来开导:

 

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我没有流泪。)

 

至少我们还有——(我有小黄书。)

 

不过来的不是海里的水手。

 

而是——

 

一位风中的男子。

 

君奉天之间风中出现一人的身影,眉头紧锁,一步一步、向海边走来。

 

负手而立。满面愁容。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君奉天秉承着救世济人的大道理,忘却小我关心他人的品德,上前问道:“这位兄台......”

 

瞪——

 

风中的男子瞪了君奉天一眼。

 

火花,就在一瞬间产生。

 

那种......异常熟悉的感觉?那种......相见恨晚的感觉......难道是?——

 

“在下杜舞雩。”风中的男子开口了。

 

“君奉天。”君奉天点头示意。

 

“兄台在此为何?”杜舞雩问道。

 

“啊......心有郁结,难以排解。”君奉天难得向他人透露了内心负能量的想法。

 

“在下也是......心有忧虑......敢问兄台是因何而心中郁结?”

 

“呃......”

 

这么熟悉的感觉......这么有缘分的气氛......

 

“吾......吾小弟对吾有所不满......”

 

杜舞雩听言心头一颤:“吾......吾好友也对吾心还不满......”

 

果真是同病之人。君奉天不禁生出相惜之心:“杜兄——”

 

“君兄——”

 

“敢问杜兄的友人对杜兄——”

 

“孔雀说我有屁股下巴......”

 

!!!紧张紧张紧张!!!!君奉天一把紧紧握住杜舞雩的手!!!!

 

“吾......吾小弟说吾有三下巴......”

 

“奉天兄!”

 

“舞雩兄!”

 

达成共识。

 

可喜可贺。

 

可喜可贺。

 

 

 

 

 

 

----------我是海边礁石后面的分界线-----------

 

 

两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家属。

 

“色号推荐一下?”×2

 

恭喜又一对嘉宾达成共识,成功牵手(大雾......)


评论(22)

热度(38)